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到达玄临堡

第二百一十六章 到达玄临堡

        有了千里马的辅助,从皇都到玄临堡的路程就大大缩短了,仅用了半天的时间便到了。

        风轻茗看着在玄临堡面前的空地上有着已经干涸的血迹,空气中偶尔飘来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让风轻茗不禁皱紧眉头。

        抬头看向面前紧闭的玄临堡大门,风轻茗骑着马走过去。

        水妩他们紧随其后,城墙上的人看到了风轻茗她们,也认得风轻茗和漓浅,连忙跑下来开门迎接。

        “属下参见堡主夫人,漓浅公子。”一群穿着特制黑色劲衣,带着面具的人出来对风轻茗行礼。

        风轻茗轻轻颔首,对着站在最前面的黑衣男人道,“有多少人受伤?受伤程度如何?”

        那人微微一愣,他没想到他们夫人一来就先问他们的伤亡情况,但还是答道,“多谢夫人关心,属下们的伤都是轻伤,并无大碍。”

        “那便好,你且将这些天的情况都告诉我。”她要先知道这几天的情况做出应对的法子。

        “夫人一路舟车劳顿,属下已经让人收拾好房间,夫人和各位不如先去休息一下。”他不敢让他们堡主夫人受累,不然堡主可不会放过他。

        “你叫什么?”风轻茗看着面前的男子问道。

        那人一顿,“回夫人,属下叫烛影。”

        “烛影,给你一盏茶的时间,把所有人召集到我面前,说说这几天的情况。”风轻茗敛眸说道,眸中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

        烛影身形一顿,“是,夫人,属下这就去。”

        跑去叫人的烛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嘴巴怎么就这么快,夫人是主子,他区区一个属下怎么能违抗主子的命令。

        该打!

        见烛影离开,其他人都自觉地站到一旁,“夫人,请!”

        他们才不会像烛影那么傻,他们堡主夫人的话就是他们堡主的话,作为下属,他们不能公然违抗主子的命令。

        风轻茗轻轻瞥了一眼玄临堡不远处的树林里的某个地方,然后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抬步走进玄临堡。

        等到玄临堡的门关上,风轻茗刚才瞥过去的地方有人影闪动,只一秒就恢复正常,仿佛什么都没有来过。

        玄临堡的正堂里,风轻茗坐在上方,水妩水如分别站在她两侧,在她的右下方坐着漓浅和茯苓。

        “小姐,您为何放过外面那个人?”水如轻声问道。

        方才在玄临堡外面的时候她就察觉到在玄临堡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人在偷偷观察着她们,她都能发现,她相信以她家小姐的能力肯定早就发现了。

        只是她疑惑的是,以她小姐以往的作风,肯定会把那些躲在暗处的人全部处理掉的。

        “没有这个必要。”风轻茗淡淡说道。

        “为什么?”水如更加疑惑。

        “噗,水如,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脑子转不过来了?”茯苓忍不住笑出来。

        平时都是一点就通的。

        水如看向茯苓,突然恍然大悟,对啊,那个人是来监视玄临堡的一举一动的,刚才她们进入玄临堡的举动肯定被他看在眼里,那他肯定会回去告诉他的主子。

        她们小姐让他走,是要让他回去通风报信,同时也是在宣战。

        这时,烛影带着几个人走进正堂。

        “夫人,这几个都是玄临堡暗卫的头领。”烛影指着他后面的人说道。

        风轻茗抬眼看去,三男一女,女的风轻茗刚好认识,是上次来玄临堡时,风琰陌派去照顾她的那个侍女木芷。

        五个人见风轻茗看向他们,都抱拳行礼道,“属下见过夫人!”

        “嗯,说说这几日玄临堡的情况吧。”风轻茗目光落在左边的一个黑衣头领烛风身上,示意他先说。

        烛风拱了拱手道,“夫人,这三天以来,血月楼都是派一些怪人来对我们发起进攻,那些人似活人却又不像是正常人,似死人却又像活人一样行走,着实奇怪。”

        “是啊夫人,那些人不仅奇怪,还长得可怕,而且就像发疯的猛兽一样见人就冲上去咬。”黑衣头领旁边的绛黑色俊逸男子烛恒说着还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想起那些人他就觉得恶心得紧。

        “也不知道这血月楼从哪里弄来这些怪人,行为奇怪,而且还不知疲倦地攻击我们,也杀不死打不倒的,他们总是出其不意地向我们进攻,弄得我们不得不时刻做好应战的准备,我们的兄弟们已经三天三夜没好好休息了。”烛光时不时地打个哈欠,俊秀的脸上有些疲倦,眼睛下面还有重重的黑眼圈。

        “这是在夫人面前,你给我注意点,这么懒散的像什么样子?”木芷不满地锤了烛光一下。

        “我哪里懒散了?我就是太困了。”话是这么说,但烛光还是向风轻茗拱手道,“夫人莫怪。”

        “无妨,我也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遮遮掩掩的,那样不真实。”风轻茗轻笑一声对烛光道。

        “你若是太困,那便回去休息一天,顺便也让那些同样劳累的兄弟们也回去休息。“

        “夫人,这怕是不妥,血月楼不知何时又会再次进攻玄临堡,这时候让兄弟们去休息,会让他们降低警惕,那血月楼就会乘虚而入。”烛影连忙说道。

        “是啊夫人,其实我一点也不困的。”烛光连忙甩甩脸,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

        风轻茗轻轻摇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们养好精神才能专心对付敌人,血月楼的目的是要耗光你们的精神力,然后再一举将玄临堡拿下,你们这样强撑不是明智之举。”

        “可是夫人,我们……”木芷还想说什么,却被风轻茗制止。

        “这是命令,你们通知下去,让所有人都回去休息一天,养好精神,在此期间就由我和漓浅师兄守护。”风轻茗凝眸冷然道。

        “夫人……”五个人齐声喊道。

        “堡主夫人的命令就是堡主的命令,难道你们是想抗命?”漓浅也冷下眸子扫过五人。

        五人脸色一变,连忙跪下,“属下不敢!”

        “既然如此,那就照堡主夫人说的去做。”漓浅脸上有着少有的严肃。

        “是,遵命。”见漓浅这样,他们也只好听从。

        就在他们要退出去的时候,漓浅又加了一句,“若是有人不愿的,那就给他下点迷药,让他好好睡一觉,还有你们也是,必须养好精神。”

        五个人面面相觑,最后拱手道,“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