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征( 二)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征( 二)

        次日,天边泛起鱼肚白。

        风琰陌早早就醒了,也可以说他根本没有睡觉。

        看着躺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风轻茗,狭长的凤眸里满是柔情,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眉眼。

        开着外面泛起鱼肚白,知道时间不早,在风轻茗唇上吻了一吻,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下,生怕将她吵醒,可即便是这样,怀里的人儿还是醒了。

        “醒了?是我吵到你了?”风琰陌温柔地看着睡眼惺忪的风轻茗。

        “没有”兴许是刚刚睡醒,风轻茗的声音软软的,像把小刷子轻轻扫过风琰陌的心房。

        看着风轻茗眉眼间透露的些许疲倦,风琰陌心下愧疚,昨晚折腾了她许久,凌晨才放过她。

        轻轻在她额间印下一吻,“时候不早,我该出发了,你再睡会吧,先休息好,去玄临堡的事不急。”

        风轻茗睁开惺忪的睡眼,双手搂上风琰陌的脖子,覆上他性感的薄唇,风琰陌眸子一敛,搂住她的纤腰,加深这一吻。

        而外面,水妩和擎风等人都已经等候在冰莲阁外面,等着房里的主子们醒来。

        “水如,这次你去玄临堡一定要小心啊!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要保护好自己,还有……”御风拉着水如说个不停。

        一会就要分开了,还是好长一段时间,他舍不得!

        “哎呀!你烦死了,有完没完?一大早的就说个不停,像个老妈子一样。”水如捂着耳朵打断御风絮絮叨叨的话,她最烦的就是有人在她耳边说个没停。

        “水如,一会我们就要分开好长一段时间,我舍不得你,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讲呢。”御风走到水如面前要拉开她的手继续说。

        要去玄临堡对付血月楼,他很不放心,要不是不允许,他铁定要跟水如一起去。

        “哎呀,我不想听,不听不听。”水如转过身去背对他。

        “不行水如,你不听我也要说,你………”御风不死心地走到水如面前,水如再背对着他,他又不死心地走过去,嘴里说个不停。

        水妩在一旁双手托腮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小嘴嘟起。

        嗯…水如和御风感情真好,好让人羡慕!还有御风对水如也真好,还不停地嘱咐水如要照顾好自己。

        要是水如知道她脑袋里的想法,肯定赏她一个爆栗,再大吼一声“好什么好啊!一个大男人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死了。”

        “水妩”听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水妩转过身,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擎风。

        “擎风大哥?”

        “嗯,去玄临堡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伤,知道吗?”他担心水妩看到那些丧尸会害怕,更担心她会被丧尸伤到。

        “我会的,我可厉害了,一般人伤不到我的。”水妩自信地说道。

        “嗯,我的水妩是最厉害的,要平安回来,我等你。”擎风摸摸水妩小脑袋微笑道。

        被夸赞的水妩没有注意擎风对她的称呼,她只知道有人夸她,心里很开心,“好!”

        看着眼前正在道别的四人,漓浅笑着搂住茯苓的腰,心里得意。

        连他那个天天都在秀恩爱的师弟都要和自己媳妇分离,而他不用跟他的媳妇分离,还能时刻跟在媳妇身边,没有什么比着更得意的了。

        “手别乱放。”茯苓狠狠拍掉腰上某人的手。

        “苓儿”漓浅摸着被拍疼的手委屈喊一声。

        茯苓幽幽看了他一眼,“下次再敢乱来试试?”

        “苓儿,昨晚为夫才与你花前月下,浪漫一夜,怎么才一晚过你就这么狠心对为夫?”漓浅一脸忧伤的神情。

        茯苓抬头瞪向他,这男人在胡说什么?昨晚他们不过就在别人家的屋顶上接个吻而已,什么花前月下?什么浪漫一夜?说得他们有多那啥似的。

        “漓浅,你要是再乱说,一会我就把你甩得远远的,然后再去找其他的美男子。”茯苓恶狠狠地威胁道。

        果然,漓浅脸色秒变,一把抓住茯苓的手咬牙切齿道,“你敢!”

        这丫头竟敢想抛弃他去找别的小白脸!

        “你看我敢不敢?”茯苓无畏地迎上他的目光。

        漓浅觉得头上青筋凸起,他是不是对这丫头太好了?才让她这样肆无忌惮地反驳他。

        “嘎吱”一声,房门被打开,风琰陌已经穿戴整齐走出来。

        “姑爷/王爷”水妩和擎风恭敬喊了一声。

        “嗯”风琰陌微微颔首。

        听到声音,水如和御风也停止打闹,站直身子,拱手道,“姑爷/王爷。”

        漓浅看着走出来的风琰陌,戏谑一笑,“我还以为师弟你要久点才出来呢。”

        风琰陌对漓浅调侃直接无视,边走边对擎风御风说道,“出发!”

        “是”最后再告一次别,擎风和御风就跟风琰陌离开莘王府。

        皇都城门口集结了上万人的军队,个个都排列整齐,一切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出发。

        风琰陌来时就看到风倾钰和众多官员都站在城门口,骑马走过去翻身下马走到风倾钰面前,“皇兄,臣弟来迟了。”

        “无碍”风倾钰拍拍风琰陌的肩膀,“要平安归来。”

        “我会的,而且还会凯旋归来。”风琰陌轻笑道。

        风倾钰会意一笑,“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阿陌,要保重。”平康王走过来拍拍风琰陌的肩膀,“要是阿阳那小子在,就不会让你和茗儿这么快就分别。”

        “七皇叔,身为南麟的王爷,为南麟而战义不容辞,而且我跟轻儿都有打算,她也理解我。”风琰陌目光一柔。

        “好”平康王欣慰地点头。

        风润璟走过来,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风琰陌轻轻颔首。

        风琰陌轻松一笑,“拜托你了,阿璟。”

        “侄媳和阿陌感情深厚,怎的阿陌要出征了,也不见侄媳来送行啊?”安炀王一语双关道。

        风琰陌眸色一沉,“本王的王妃不需要面对着这分别的场面而伤心落泪,我会心疼,舍不得走,所以就让她在府里休息。”

        安炀王脸色一僵,“陌皇侄还真是疼爱侄媳啊。”

        “皇兄,臣弟该走了,请皇兄代我向母后道别。”风琰陌翻身上马,对风倾钰和平康王他们抱拳,驾马走在军队前面。

        风倾钰他们站在城墙上看着军队走远,安炀王脸色阴沉,看看身边不知何时不见了风泽的身影,于是甩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