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 异动

第二百零九章 异动

        “谁说我要出去?”风琰陌的话在耳边响起,风轻茗抬头看向他。

        “你不出去我怎么洗?”

        风琰陌凤眸染上一丝笑意,“当然是我们一起洗,省时间。”

        风轻茗脸色爆红,推搡着抱着她的男人,“谁要跟你一起洗!快点放我下来,然后出去。”

        风琰陌不为所动,扣紧她的纤腰,低头吻上那抹红唇,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这一洗就洗了很久,风轻茗被某人吃干抹净,出来的时候已经累得沉睡过去。

        风琰陌看着她熟睡的娇颜,眼里满是柔情,许久,才在风轻茗额头印下一吻抱着她沉沉睡去。

        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等风轻茗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风轻茗撑着床榻坐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腰,看了一下旁边,不见风琰陌的身影。

        看了一眼外面,猛然想起什么,掀开锦被就要下床,只是脚一碰到地面就开始发抖,险些站不稳。

        风轻茗心里低骂着昨晚某个兽性大发,把她吃得连渣都不剩的邪恶男人。

        走到衣柜面前拿了件衣服换上,就急忙打开门跑出去。

        今天是千芊离开的日子,她要去给她送行。

        只是太心急,没注意到门槛,被拌了一下,一下子重心不稳,就要往地上栽去。

        幸好回来的风琰陌眼疾手快接住她,避免了她和地面亲密接触。

        “这么急做什么?差点摔倒。”风琰陌笑着抱起风轻茗往里面走去。

        风轻茗看着外面跟着风琰陌走进来端着膳食的水妩她们,又看着风琰陌。

        “千芊呢?”

        风琰陌抱着她坐在桌子旁边,替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服,“她已经和蒙颜在回北境的路上。”

        闻言,风轻茗皱起眉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正在摆膳食的水妩和水如还是感受到了她们小姐身上的低气压。

        快速将膳食摆好,给了风琰陌一个“姑爷您自求多福”的眼神就迅速退出去。

        笑话,她们小姐生气起来也是很可怕的,此时不溜,更待何时!难道还要留在这里找揍?

        水妩和水如逃一般地跑出去,风琰陌好笑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风轻茗,“轻儿,你这样会吓坏小孩子的。”

        虽然他并不觉得他的轻儿这个样子很可怕,相反的觉得可爱。

        风轻茗抿嘴不说话,风琰陌摇头一笑,拿起桌上精致的白瓷碗,里面盛着香喷喷的香菇瘦肉粥。

        微微搅拌了一下,勺起一勺递到风轻茗嘴边,风轻茗抿嘴不动。

        风琰陌轻叹一声,轻声哄道,“轻儿生为夫的气也不能委屈自己,不能不吃饭,一会轻儿想怎么惩罚为夫都好,现在先吃点粥可好?”

        风轻茗伸手挡住他要喂她喝粥的手,抬头看着他淡然道:“千芊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辰时”风琰陌放下手中的瓷碗说道。

        “为什么不叫醒我?”现在是巳时,若是她早醒来一点,也许还能赶上。

        “昨晚轻儿你太累,我不忍打扰你休息。”

        “那也不看看是因为谁?”风轻茗气恼地瞪着风琰陌。

        她真的是发现自从遇到他,她的表情就变得丰富多样了。

        看着她这样,风琰陌就知道他的轻儿不生气了,重新端起瓷碗讨好的笑着。

        “是为夫的错,轻儿别生气了,先喝点粥。”

        风轻茗这才张口吃下,等到风轻茗把一碗粥全部吃完,风琰陌才开口道,“皇兄派了阿阳护送沐阳公主去北境,所以轻儿你也不必担心什么,等过段时间我再陪你去北境看看,嗯?”

        面对这样的风琰陌,她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他总是比她先想到一步。

        “不许再有下次”否则她就不会那么容易就原谅他了。

        “多谢娘子,我就知道娘子不会舍得不理为夫的。”风琰陌抱紧风轻茗,埋头在她脖子上轻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引得她轻轻一颤,“你别抱得那么紧,快点放开我,我还要吃东西。”

        风轻茗推搡着,他这个样子弄得她有些不适,心跳得飞快。

        风琰陌看着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大笑出声,风轻茗偏过头去不看他。

        这么爱笑就笑个够吧,她还要吃东西。

        就在风轻茗准备动筷子的时候,擎风就急匆匆地跑进来。

        “王爷,王妃,玄临堡传来密报,说近日血月楼有异动,好像是在准备着什么。”

        “而且玄临堡附近总是发现有可疑人靠近。”

        闻言,风琰陌和风轻茗脸色都有些凝重,风轻茗放下手中的筷子,“看来是血月楼要对玄临堡出手了。”

        “王爷,需要属下怎么做?”擎风看向风琰陌。

        “静观其变”他倒是想看看血月楼打算怎么对付他玄临堡。

        “是,属下明白”擎风了然,领命退下。

        他知道他主子的意思,敌不动,我不动,谁动谁就会被对方捏在手里。

        再者他们玄临堡也不是随便想进就能进的,就算让血月楼先动手也无妨。

        看着擎风退下去,风轻茗浅笑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不打算回去看看?”

        闻言,风琰陌目光一柔,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水晶虾饺喂给她,“不必,交给擎风就好,为夫就在家里陪着轻儿你就够了。”

        “你就不怕他把你的玄临堡给丢了?”风轻茗嘴里吃着虾饺,脸上鼓起一个小包,模样可爱极了。

        不是她不相信擎风的能力,毕竟是他的人,只是血月楼的人诡计多端,就是再厉害的人也会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风琰陌脸色一柔,低头吻在她的脸上。

        “你干什么?”风轻茗捂着被他亲过的地方,红晕慢慢爬上她小巧的耳朵。

        这男人怎么就突然亲她?

        风琰陌勾唇一笑,“轻儿这么关心为夫,这是给轻儿的奖励。”

        “我跟你说正事呢”风轻茗无语地瞪着他,这人,想亲她就直说。

        风琰陌不在意地笑笑,“丢了便丢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再重新创建一个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