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 宴会进行时(一)

第二百零二章 宴会进行时(一)

“这样啊”千芊有淡淡的失落,不过很快就露出笑容,“那我就不耽误你们啦!”

        “哎呀,芊儿美人这么急着赶我们走,是想跟你的夫君单独相处啊!好桑心啊!”茯苓故作伤心说道,拉着风轻茗就走,朝身后的千芊摆摆手。

        “那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夫妻俩恩爱了。”

        看着茯苓一下子溜远的背影,千芊红着脸跺脚,茯苓总是这样,爱调笑人的毛病还是没变。

        蒙颜拥着有些炸毛的千芊温声道,“离宫宴还有几个时辰,先休息一会,再让楠姑姑为你梳洗,今晚你会是最美的,我的王子妃。”

        千芊羞涩地低下头,“比我漂亮的人多了去了。”茗茗就不用说了,她的美貌自然是无人能及。

        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诃芙,曾经也是有着皇都城第一美人的称号。

        还有一些世家小姐,也有比她漂亮的。

        “可是我眼里你最漂亮”别人都无及你美。

        千芊害羞地嗔他一眼,躲进他的怀里,只要在他怀里她才感觉有安全感。

        风轻茗和茯苓并肩走着,还未走出丞相府,茯苓看着迎面走来的人,勾起一抹调笑,“哎呀,茗茗,你家夫君还真是一刻都不愿多跟你分开啊!这才多久?就迫不及待地来找你了。”

        茯苓话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为风轻茗感到高兴,同时也有一丝羡慕,她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以为夫君?

        风轻茗也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风琰陌,他的发丝随风飘扬,衣袂飞扬,俊美妖冶的脸上噙着邪魅的浅笑。

        在看到她的时候,那双潋滟醉人的深邃黑眸里充满无限的爱意与柔情。

        风琰陌走近,伸手将风轻茗搂进怀里。

        风轻茗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浅笑,“不是说在外面等我吗?”

        风琰陌靠近她的耳边温声道,“一刻见不到轻儿你我就想得紧,这辈子我恐怕都离不开你了。”

        风轻茗脸颊呈淡粉色,“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进宫吧。”

        不然她都担心这妖孽又乱来。

        风琰陌轻笑一声,牵起她的手往外面走去,茯苓双手环胸和水妩水如走在后面。

        丞相府门口停了两辆马车,擎风和御风各站在每一辆马车的旁边,风璃钥坐在其中一辆马车里,趴在车窗上双手托着两腮盯着丞相府大门。

        当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时,一双大大的眼睛瞬间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小嘴一咧,冲着他们摆摆手。

        “皇叔,小婶婶,茯苓姐姐。”

        茯苓看着多出来的一辆马车,“哎呀,小璃钥也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跟小璃钥坐一辆车。”

        茯苓冲风轻茗他们摆摆手走向风璃钥在的马车。

        风琰陌和风轻茗相视一笑,风琰陌牵着风轻茗走向另一辆马车。

        “小璃钥,姐姐来陪你坐一辆马车了。”茯苓一把掀开车帘冲里面喊道,但是下一刻她的笑容僵在脸上。

        因为她看到了车里除了趴在车窗上回头看着她的风璃钥之外,还有一只惑人的妖孽。

        漓浅一身红色的华丽衣袍,把他裸露在外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头发用玉冠束起,模样像极了那些皇都城里的世家公子。

        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那双勾人的桃花眸也透着一股邪气,眼角的泪痣给他平添一丝魅惑。

        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一个出来祸害人的妖孽。

        茯苓看得心怦怦直跳,小脸微烫,怎么说她也是加过美男无数的,可偏偏就是在面对漓浅的时候就感到心跳不止,难道是因为那一吻?

        “茯苓师妹一直站着做什么?怎么不上来?”漓浅看着定定站在马车面前的茯苓轻笑道,磁性的声音也带着一股邪气,茯苓脸色更红。

        “茯苓姐姐,快点上来啊,我们要一起去皇宫呢。”风璃钥坐在漓浅旁边看向茯苓说道。

        茯苓犹豫了一下,抬腿走上马车,坐在风璃钥旁边,这就形成了漓浅和茯苓各坐在马车的左右两边,风璃钥小小一只坐在中间。

        马车很大很宽敞,三个人并排坐并不会觉得挤,而且风璃钥是小孩子,坐在中间占的地方也不大。

        茯苓低头看着身边的风璃钥,“小璃钥,难道我也要去参加宫宴吗?”

        “对啊,漓浅哥哥和茯苓姐姐是皇叔和小婶婶的师兄和师妹,皇奶奶就特地派人来邀请你们进宫去参加宴会。”风璃钥仰头看着茯苓兴奋说道。

        “哦,这样啊”茯苓若有所思地点头,转头看向窗外。

        直到马车开动茯苓也没有看旁边的漓浅一眼,其实她是故意不想看来着,只能说是漓浅今天实在是比往常还要俊美妖孽,她怕一会看得会犯起花痴来,影响她英勇的形象。

        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无视,也无法忽视漓浅投射过来的目光,有些火热,让她第一次感到无所适从。

        一路到了皇宫,茯苓不是和风璃钥相互玩闹就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反正就是尽量地避免和漓浅对视,说话。

        “回到皇宫了,好久没见父皇母后他们了。”风璃钥一等到马车停下来就迫不及待地跑出去。

        他已经有一月有余没有见到他父皇母后了,挺想念他们的。

        茯苓也准备跟着风璃钥下去,只是她身后的某只妖孽却半眯起黑眸,蓦地,伸手从身后将茯苓搂进怀里。

        茯苓只感觉腰间一紧,突然重心不稳向后倒去,下一秒后背就贴上了某个温暖的胸膛,伴随着清冽的男子气息。

        茯苓突然脸色爆红,心里感到莫名的紧张回头看了看身后抱着她的男人,“漓浅师兄,你,你这是干什么?”

        难道他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这样亲昵地抱着她,会遭人指点的。

        “终于舍得跟我说话了?从丞相府一直到这里你可是都没理睬过我。”漓浅温润磁性的嗓音在茯苓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让她莫名一颤。

        茯苓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漓浅师兄,你这样抱着我被人看到会被误会的。”

        “误会又如何?况且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漓浅不在意地说道,他巴不得别人看到误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