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吃醋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吃醋了

就在走到驿馆门口的时候,风轻茗正要进去,却被风琰陌一把拉住,跌进他的怀里。

        “你干嘛?”风轻茗抬头望着他。

        “我吃醋了”

        “嗯?”风轻茗不解地看着他。

        风琰陌气恼地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一口,“你跟蒙颜还有着我不知道的小秘密,我吃醋了。”

        风轻茗捂着嘴看着他无语凝噎。

        这个醋缸为了这事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亲她!

        “这算什么小秘密,知道的人也是多了去了。”

        “我不管,只要是我不知道的,都是小秘密。”风琰陌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后面的擎风等人都震惊地看着,王爷这神似小孩子撒泼的语气是什么情况?

        “哦!那我跟蒙颜王子之间还真就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小秘密,还是不可告人的那种。”风轻茗推开风琰陌转身就要走进驿馆。

        刚迈出一步,就被身后的某个黑下脸的男人一把拽了回去。

        风琰陌沉着脸扳正她的脸对着他,“你跟蒙颜还有什么小秘密,我要知道,轻儿你要全都告诉我。”

        风轻茗巧笑嫣然看着他,“都说了是小秘密了,怎么能告诉你。”

        风琰陌皱起眉,随即邪肆一笑,“娘子不告诉我,今晚我就让你求着告诉我。”

        风轻茗脸上染上红晕瞪着面前笑得妖孽的男人。

        这男人脑子里都成天在想的是什么?难道都是那些色色的东西吗?

        “穆林参见莘王爷,莘王妃。”这时,风倾钰安排在驿馆外守卫的护卫队队长穆林走过来行礼道。

        “免礼,本王和王妃过来调查一下东叶公主的死因。”风琰陌收起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淡漠。

        “这……”穆林愣了一下,有些为难。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风轻茗问道。

        “是的,不久前东叶国的太子殿下就派人来吩咐,不准任何人进到驿馆里去,所以,请王爷王妃赎罪,末将没有办法。”穆林难为地说道。

        “无碍,本王就和王妃自己进去,赫连太子也不会迁怒你们的。”说完,风琰陌牵着风轻茗越过穆林走进驿馆。

        驿馆外面是南麟的侍卫把守,进到里面就是东叶国的侍卫。

        风轻茗和风琰陌一进去,就有人立刻跑去向赫连灼报告。

        此时赫连灼正坐在一个冰棺旁边,脸上满是悲伤痛苦的神色。

        他低头看着躺在冰棺里面的赫连婉,手指紧紧地握住。

        他漂亮可爱的妹妹就这样毫无声息地躺在冰冷的冰棺里,再也感受不到世界的暖意,再也不会喊他哥哥,向他撒娇。

        昨天他还跟她在说话,却没想到今天她就躺在了冰棺里。

        他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害死他的妹妹,他要把他碎尸万段!

        “扣扣”这时敲门声响起。

        赫连灼冷冷地看向门口,“不是说了没有什么事谁也不来烦本太子的吗?”

        “属下知错,请太子殿下赎罪,只是,南麟国的莘王和他的王妃来到我们的驿馆,属下迫不得已才来打扰殿下您。”那人立刻跪在地上恭敬道。

        “风琰陌和风轻茗”赫连灼念着这两个名字,咬牙切齿地带着恨意。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他的妹妹也不是失去最重要的清白,更不会成为别人唾弃的对象。

        “本太子正要找他们算账呢,他们自己倒是自己送上门来。”赫连灼起身,看着冰棺里的赫连婉。

        安静的睡容,要是忽略掉白皙的脸上那些可怕的伤痕,那一定就会看做是正在睡觉的睡美人。

        “婉儿,你放心,哥哥一定会给你讨个说法,然后将你最喜欢的和最讨厌的人都送去给你。”

        赫连灼走出房间,一路走到驿馆的饭厅,看着被他的人包围住的风琰陌和风轻茗。

        看到赫连灼一出来,那些围着风琰陌他们的侍卫都站到一旁,作势是在给赫连灼让路。

        赫连灼冷笑着走到风琰陌和风轻面前,“真不知道莘王爷和莘王妃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

        “我们来调查一下赫连公主的死因。”风琰陌听出赫连灼语里的讽意,但他却丝毫不在意。

        “哼,调查我妹妹的死因?”赫连灼冷哼一声,愤恨地看着风琰陌旁边的风轻茗。

        “我妹妹是被什么人害死的,难道莘王妃不知道吗?还用得着莘王爷亲自来这里调查吗?”

        “赫连太子的意思是,怀疑赫连公主的死和我有关了?”风轻茗淡然看着赫连灼说道。

        她丝毫不在意赫连灼把脏水泼到她的脚跟,反而是脸色淡然,仿佛是在说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

        “怀疑,还用怀疑吗?所有人都知道在南麟只要你和我妹妹有着莫大的过节。”赫连灼冷笑说道。

        “如今我妹妹死得这么惨,难道最开心的不是你莘王妃吗?”

        “她赫连婉连做我的对手都没有资格,我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地害死她。”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去做。

        还有就是,赫连婉虽然下药想害她,结果却害苦了茯苓,虽然她是很想回报赫连婉。

        但是她自己都还没动手让赫连婉受点罪,让她受点教训,她就自己出事了,想让她出手都不想出手了。

        “莘王妃这么说,怕是只是给自己开脱的说辞吧。”听到风轻茗在贬低自己妹妹,赫连灼连连握紧拳头。

        “赫连太子可不能无凭无据就说我的王妃是凶手,这里不是东叶国,诬陷南麟的皇室王妃,可是诛九族的。”风琰陌冷然说道,原本是想要动手,却被风轻茗拉住手。

        敢污蔑他的轻儿,要不是他的轻儿拦着,他一定让赫连灼葬身在南麟,哪怕他是东叶国的太子。

        “莘王爷这是在护短了?”赫连灼怒声说道,“我们诚心诚意来到南麟与你们和亲,以让东叶和南两国交好。”

        “而我们得到的又是什么?我的妹妹被害死在你们南麟,现在你们又维护着害死我妹妹的凶手……”

        赫连灼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