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千芊出事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千芊出事

风琰陌幽怨地看着她,“轻儿,你担心那个臭小子,都要把我晾在一边了,难道你就不担心我为夫我晚上睡不着觉吗?”

        说话间,风琰陌已经抱着风轻茗来到冰莲阁主卧旁边的一间偏房。

        将风轻茗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风琰陌顺势压上去,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潋滟迷人的凤眸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

        一只手执起她胸前的一缕秀发,放在唇边印下一吻。

        风轻茗羞红着脸,拉回自己的秀发,“我想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你也要去上早朝。”

        “不急,一会再睡。”风琰陌将风轻茗贴在脸上的秀发拨到耳后。

        脸上痒痒的触感,让风轻茗不由得抿紧唇瓣,风琰陌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她娇嫩的脸颊,带着温暖的触感。

        风琰陌火热的凤眸紧紧盯着风轻茗,就好像时刻准备把她拆吞入腹。

        风轻茗被他盯得脸颊发烫,轻轻别过脸去,闭上美眸。

        这样无疑是最诱人的,风琰陌再也忍不住,捧着风轻茗的脸,在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时就堵上她的娇唇。

        一切水到渠成,一夜无眠。

        清晨,风轻茗睁开睡眼醒来,看了看旁边,已经没有了某人的身影,想来是上早朝去了。

        想着在隔壁的风璃钥,风轻茗要起床,但是动一下浑身就酸痛得不行。

        风轻茗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看着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就知道风琰陌昨晚是有多么的禽兽。

        不过还算他有点良心,还给她披了件衣服。

        “吱呀”这时门被人推开。

        风轻茗穿好身上的衣服,看见水妩和水如端着洗漱用品走进来。

        水妩水如得到风琰陌的吩咐,晚一些再来叫风轻茗起床,只是刚进来看到就看到风轻茗已经醒来。

        “小姐,你醒了!”

        “嗯“风轻茗看了一眼窗外的灿烂阳光。

        “现在是什么时辰?”

        “小姐,现在已经是辰时了。”水如放下手中的水盆说道。

        “辰时?都已经这么晚了!”

        “是啊小姐,以前你是很少睡到这么晚的。”水妩不明情况地说一句。

        风轻茗瞥过眼去意味不明地看着她。

        水如轻咳一声,用手戳了戳水妩。

        水妩不满地回头怒目而视,“水如,你戳我干嘛?”

        好好的,干嘛突然又戳她啊?

        水如翻了个白眼给她。跟她这样的傻孩子她没法解释。

        风轻茗起身走到水盆旁边捧起水洗脸,温暖的温水洗在脸上很是舒服。

        水珠顺着她白嫩的脸颊流下,聚集在她小巧的下巴。

        长长的睫毛沾了水黏在一起,给她增添一丝妩媚。

        唇瓣被水洗过,变得更加水润,像果冻一样让人想要咬一口。

        伸手接过水如递过来的白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露出粉嫩嫩的脸颊。

        就像被雨水洗涤过的花瓣一样,娇艳欲滴,水出芙蓉般的清纯美丽。

        突然想起来,风轻茗转头看向水妩和水如,“璃璃他现在在哪里?”

        她睡到这么晚,璃璃可能已经比她早醒了。

        起床看不到她,璃璃会害怕的吧。

        “太子殿下一早就被王爷送到茯苓小姐那里去了,现在茯苓小姐正陪着他呢。”水如接过风轻茗递回来的毛巾说道。

        “原来是这样”算他还能想到,知道找人照顾璃璃。

        风轻茗穿好衣服就要去找茯苓和风璃钥,刚走出冰莲阁,就看到管家慕伯急匆匆地跑过来。

        风轻茗抬步走过去,“慕伯,何事这么着急?”

        “王妃,左丞相大人,来了,说是,找您有急事,老奴看他脸色不好,很是着急的样子,就立刻跑来找王妃你了。”慕伯气喘吁吁地说道。

        从王府门口一路跑到这里,可真是累死他这把老骨头了。

        千伯伯?风轻茗面露惊讶,现在应该还是早朝时间,千伯伯怎么会来找她?

        急事?难道是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说完,风轻茗就立刻消失在原地。

        水妩和水如也立刻跟上,慕伯愣在原地,一会才反应过来,往王府门口走去。

        哎呦!王妃速度还真够快的,可苦了他这把老骨头了。

        风轻茗使用轻功飞速来到王府门口,就看到千铎满脸焦急地等在那里。

        “千伯伯”

        看到风轻茗出来,千铎一时激动地上前,“茗儿,快跟我走,芊儿她出事了。”

        “千芊?千伯伯,请你说清楚,千芊她怎么了?”风轻茗脸上也露出着急的神情。

        “现在也没时间多说,我们路上边走边说。”千铎挂念家中的妻女,急着拉风轻茗走。

        “好”风轻茗立刻点头,回头看向刚跑出来的慕伯。

        “慕伯,我去一趟左丞相府,你跟王爷说一声。”

        “是,是,老奴知道一定会告诉王爷。”慕伯大喘着气应道。

        风轻茗坐上了千铎的马车,刚坐稳,马车就开动了。

        “千伯伯,千芊她到底是怎么了,看得出您很着急?”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晚芊儿一个人很晚才回来,眼睛红肿,脸色憔悴的模样。”

        “之后就突然昏倒了,虽然现在醒了过来,但是芊儿她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谁去劝她都不理不睬。”千铎疲惫地揉着眉心。

        昨晚折腾了一晚,又关心千芊的安危,他是一晚上没睡,如今都被搞得头都大了。

        风轻茗看着千铎很是疲倦的样子,有些担心,“千伯伯,您没事吧?”

        “无碍,先回去看看芊儿吧。”千铎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千芊的关爱。

        千芊是他唯一的女儿,是他跟他爱妻的爱情结晶,他怎么可能让她会出事。

        “嗯。”风轻茗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

        只是,到底是什么能让千芊这么乐观的人变成这样?

        她倒要去看看,问清楚。

        马车赶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左丞相府,风轻茗和千铎走下马车就立刻往千芊的院子走去。

        还没走进,就听到韩潇在呼唤千芊的声音。

        “芊儿,你听娘的话,把门打开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