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真相大白

第一百七十章 真相大白

等检查结果出来,被证实了酒壶里的确是有合欢香的成分。

        这下赫连婉是再也站不住了,直接跌坐在光滑的地上,手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

        经过这一系列的思考,调查,终于证实了赫连婉确实买过一瓶催情的合欢香,而且是要用来陷害莘王妃。

        结果就是自食恶果,自己把掺了合欢香的酒给喝了下去。

        “皇上,小人想起来了,小人被蒙着眼睛时见的那个女子,她给我吩咐命令时,我嗅到了她身上的香气,跟我昨晚强暴的女子香气是一样的,而且声音也是一模一样的。”男乞丐突然说到。

        这句话在众人中间再次惊起一番涟漪。

        “这么说的话,这赫连公主不仅是给莘王妃下药,而且就连这个臭乞丐也是她找来的了……“

        “这是肯定的了,不然也不能够解释为什么赫连公主只是单单给莘王妃下药而已……”

        “这个男乞丐一定就是赫连公主找来的,是为了毁掉莘王妃的清白,结果自己却中了自己的陷阱里面去……”

        众官员你一言我一语的。

        “哼,果然是报应,竟然妄想毁掉我小妹的清白,结果现在自己却中了自己的招。”风润阳讽笑道。

        当他知道赫连婉买了合欢香给他小妹下药,他整个人都是提心吊胆的。

        竟然敢在宫宴上对别人下药,还是在他面前赤裸裸地给他小妹下药,真是找死!

        “一国公主,竟然就是这样的歹毒心肠,真不知贵国的教养是什么样的?”平康王冷漠看向赫连灼和赫连婉。

        对他们的厌恶一字一句地传到赫连灼的耳朵里,这令他感到无比的耻辱,而这耻辱,竟然是因为他一直都宠爱着的亲妹妹。

        “赫连太子,这下真相大白了,赫连公主出事,完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我的小妹,而且这也与我们南麟的责任没有多大的关系。”风润璟看着脸色难看至极的赫连灼说道。

        赫连灼握紧拳头,看着跌坐在地上苍白着脸的赫连婉,眼里没有了往日的疼爱,只要浓浓的厌恶。

        “这次确实是我没有管教好我妹妹,才让她做出如此难以容忍的事情。”

        赫连灼转向风轻茗微微拱手道:“这次是我没有管教好妹妹,还冤枉了莘王妃,还请莘王妃能够原谅我们兄妹的过失。”

        风轻茗看着道歉的赫连灼,眯了眯眼眸,红唇轻启,“道歉就不必了,我还没有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毕竟没有这个必要。”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玛利亚,原谅三番两次得罪她的人,这种事情还从来没有过。

        闻言,赫连灼的脸色瞬间僵住了。

        风轻茗不理会赫连灼的神情,径直越过他走向赫连婉,微微弯腰凑近赫连婉。

        “就你这点小伎俩,根本不必我出手,你永远都是赢不了我的。”

        风轻茗的话刺激到了赫连婉。

        失败,她从不接受失败,她才是真正的赢家,她不是失败者,该赢的人是她才对。

        害她变成这样子的,是风轻茗,是她!

        “风轻茗!是你,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我要杀了你!”

        赫连婉不顾这是在朝堂之上,也不顾周围的官员,更是忘了这不是在东叶国,而是在南麟国。

        赫连婉阴狠着脸站起身,冲向风轻茗,想要掐死她。

        赫连婉突然的动作,所有人都始料不及,赫连灼来不及阻止她。

        看着赫连婉恶狠狠地冲向风轻茗,风琰陌眸色一冷,迅速将风轻茗护在怀里,一脚将赫连婉毫不留情地踢开。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没想到莘王爷竟然对他们的邻国公主下手,哦不,下脚这么狠!

        赫连婉被踢得老远,猛地咳出一口血,可见风琰陌那一脚是有多用力。

        “婉儿!”赫连灼连忙过去扶起她,查看赫连婉的伤势。

        即使他对她再怎么失望,那她也是自己的妹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忍着身体的疼痛,赫连婉勉强地坐起来,但是动一下就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她的肋骨被踢断了一根,但是身上的痛比不得心上的痛。

        他真的是厌恶极了她,也恨极了她,为了风轻茗,都想要毫不留情地杀了她。

        “风琰陌!即使我妹妹做得不对,你也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

        赫连灼怒目而视,他妹妹被如此对待,在这么多人都面前,风琰陌竟然丝毫不给面子,这根本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她想要杀我的王妃,给她留条命就已经是仁慈了,若不然,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风琰陌散发冷意的寒眸瞥向他们,带着些许的戾气。

        “你!”赫连灼咬紧牙关,手指握得“咯咯”响。

        “婉儿她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为我?”风琰陌寒眸一敛,“为我而伤害我的妻子。”

        “即使这样又如何,她连我的轻儿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有什么值得我宽容。”

        在赫连灼怀里的赫连婉,昏过去之前听到风琰陌的这句话,最后仅存的爱恋被击得粉碎。

        “婉儿!”赫连灼心中不平地抱起赫连婉。

        “南麟皇上,我妹妹昏死过去了,我要她先回驿馆。”

        “嗯,赫连太子随意。”风倾钰轻叹一声,点头应许。

        赫连婉和赫连灼一走,风倾钰就让人将那个男乞丐和药铺的陈老板出宫去。

        然后带着威严地看着下面的大臣。

        “今日之事,谁也不许透露出去,违者严惩不贷,退朝!”

        “是,臣等遵旨。”大臣们都应声退朝。

        大殿里除了剩下风倾钰和风琰陌风轻茗,还有就是蒙颜还有平康王他们,以及一些值得信任的人。

        风倾钰从龙椅上走下,无奈地看着风琰陌。

        这宠妻狂魔。

        “皇兄不觉得这样给他们施威,是没有一定作用的吗?”风琰陌不留情面地怼着风倾钰。

        “有用无用还重要吗?”风倾钰无语地看着他。

        “给皇兄带来麻烦,是我们不对。”风轻茗带着歉意说道。

        “无妨,只是母后很担心你们,一会去看看她吧。”风倾钰说完就离开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