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人证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人证

大殿里的人都惊讶地看着走进来的蒙颜,就连风琰陌都晦暗不明地看着他,没想到会是蒙颜带着人来。

        余光扫到不着痕迹回到身边的擎风,擎风朝他点点头,眼里的意思风琰陌看得明白。

        “蒙颜王子,你所说的人证是什么人?他能证明什么?”风倾钰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看着蒙七抓着的药店老板。

        “南麟皇上,此人是一间药铺的老板,他说昨日有人向他购买了一瓶合欢香。”蒙颜拱拱手说道,眼神示意蒙七。

        蒙七将药铺老板往前面拽去,药铺老板看着上面的风倾钰,连忙跪下。

        “草,草民参见皇上。”

        “刚才蒙颜王子说的,有人向你买了合欢香,你可知是谁?”

        “回禀皇上,昨日店里是来了一位姑娘,说是要买一些催情的烈药,草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一个姑娘家的,穿得又不差,为什么要买这些药?”

        “担心是有什么坏用途,草民就想说没有那些药的,但是那位姑娘硬是要买,还拿刀架在草民的脖子上,说是无论如何都要买到那些药,否则就要砸了草民的药铺。”药铺老板哭丧着脸,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因为那间药铺是我爹传给我的,是我爹一生的心血,我不能让它毁在我的手里,所以我不得已就答应了她,只得将药铺里唯一的一瓶催情药合欢香卖给她,并连同解药一同卖给了她。”

        听着药铺老板的话,众官员一阵唏嘘。

        这是什么样的刁蛮女子?不卖给她药,就拿刀逼,还要砸人家的店铺!

        然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赫连婉恐慌的神情。

        她没有想到会有人查到这个药铺老板身上,早知如此,当初她就应该在买得药之后杀了他,以绝后患。

        “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找这么一个药铺的老板来,就只是知道了一个女子从他那里买了瓶催情药。”

        “这个和我妹妹被人凌辱有什么关联?你们可不要随便找一个不相关的人来糊弄本太子。”

        赫连灼满脸怒火地看着蒙颜带来的药铺老板。

        “赫连太子先别急啊!想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何不先听完他说的话。”蒙颜转头看向药铺老板。

        “陈老板,你可还记得去你店里买药的那位姑娘的样子?”

        “记得记得,那姑娘来我店里的时候并没有做任何的遮掩,所以我记得她的样貌。”

        “她是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女子,穿着挺华丽的,所以我猜测她应该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吧。”药铺陈老板点头说道。

        他只是一个小药铺的老板,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人生第一次进皇宫,不但见到这么多的达官贵人,还见到了天子,他的心里是紧张的。

        这要是换做平时啊,遇到这些事情,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但是现在他除了恐慌就是害怕。

        他不过是被人逼着卖了一瓶催情药,结果现在却给自己招来了大麻烦,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那你就来看看在场的女子里,有没有昨日在你店里逼着你卖药给她的那个姑娘。”蒙颜眼眸含笑扫过在场的人。

        其实,在场的女子也就只有赫连婉和风轻茗,还有就是风轻茗身后的水妩和水如她们两个而已,其余的都是男人,还有…太监。

        “陈老板,你可要抬起头看仔细了。”上面的风倾钰开口。

        陈老板这才颤巍巍地抬起头看着大殿上仅有的四个女子。

        目光扫过风轻茗还有她身后的水妩和水如,陈老板脸色都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当他的目光看到躲在赫连灼身后的赫连婉时,陈老板瞳孔一缩,手指颤抖地指向赫连婉。

        “是她,就是她,她就是昨日进我店里逼着我卖药给她的那名女子。”

        “唰唰”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赫连婉,眼里带着浓浓的震惊。

        真是令他们想不到,一国公主竟然做出这种强盗般的行为,而且目的还是为了买一瓶催情都禁药。

        赫连婉的脸色已经全无血色,比那死人的脸还要苍白,众人看向她的目光令她很是恐慌。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药店老板会出来指控她。

        “婉儿,他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为了买一瓶催情的禁药而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赫连灼有些难以置信。

        “我,哥哥,我……”赫连婉浑身颤抖着,眼睛躲闪着不敢看赫连灼,因为害怕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婉儿,你太令我失望了。”

        看着她躲闪的眼神和苍白的脸色,赫连灼知道,她是真的这样做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妹妹身为一国公主,有着高贵的血统,接受着高等优越的皇室礼仪规范,居然会去做那些有违身份,只有下等人才会做的事情。

        还是在别人的领土上,做这些事情,让他们看尽笑话。

        笑话他们东叶国的皇室教育就是如此的不堪,竟然教养出这么一个蛮横娇纵的公主来。

        “哥哥,不是的,我没有,一定是他们串通在一起来污蔑我,我真的没有买什么合欢香啊!”

        赫连婉做着垂死挣扎,她一定不能承认,一旦承认了,那她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皇上,草民说的句句属实,昨日确实是这个姑娘来我店里买了合欢香,我是不会记错的,请皇上明查。”,陈老板跪在地上磕头说到。

        风倾钰凤眸一敛,看了旁边的陈公公一眼,陈公公立刻会意,转身走到旁边。

        从一个小太监手里拿过一个酒壶再走回来。

        风倾钰看着陈公公手里的酒壶说道,“这酒壶是昨晚赫连公主给莘王妃敬酒时用的酒壶,里面的酒并没有什么少一些什么。”

        赫连婉看着陈公公手里的酒壶,脸上已经出现了绝望的神情。

        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却是漏洞百出,一下子就被人抓住把柄。

        这次是真的没有退路了,她算是毁了。

        风倾钰还让陈公公叫来了宫里的御医,让他和陈老板一同检查酒壶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