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相信她

第一百六十七章 相信她

“莘王妃难道是敢做不敢当?”赫连灼带着怒意看向风轻茗。

        “赫连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风琰陌危险地眯起寒眸瞥向赫连灼,他很不爽赫连灼用这样的语气跟他的轻儿说话,就好像他的轻儿真的做错了什么。

        “什么意思,莘王爷想知道是什么意思,不如问问你的王妃。”赫连灼皱眉冷眼看向风轻茗,带着隐含的怒火。

        风轻茗轻笑一声,“我还真不知道赫连太子你说的是什么,还请明示。”

        赫连灼咬咬牙,“好,既然你敢做不敢说,那我也就不再给你面子了。”

        “赫连太子,你从刚才起就在众人面前一直在逼问着我,何时给过我面子?”风轻茗含笑说道,只不过那笑不达眼里。

        面子,就算他给,她也不要。

        “莘王妃,我妹妹说昨晚你给她下药,还把她引到御花园,找了个乞丐羞辱她,这个,你作何解释?”赫连灼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还有你们南麟,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赫连灼愤怒地看向风倾钰说道。

        “解释?这有什么好让我的轻儿解释的,这只是赫连公主的一面之词,一个不配入我轻儿眼里的人,她是绝对不会为此花费精力去算计这些的。”风琰陌搂着风轻茗,说出的话让赫连婉深受重击。

        赫连婉咬紧红唇,不停地颤抖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莘王哥哥,我都被折磨成这样了,你还在相信这个女人是清白的吗?”

        风琰陌搂紧风轻茗,一双寒眸瞥向她冷然道,“我的妻子,我当然相信。”

        风轻茗抬头微笑着看向他,因为他的信任而心里很暖。

        “就是,莘王表哥说的对,你口口声声说我小妹陷害你,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一道洪朗的声音传来,众人望去,只见风润阳站出来指着赫连婉逼问着。

        “仅凭你自己的一面之词就想把罪名安在我小妹身上,你又是何居心?”风润阳为风轻茗出头,这让平康王很是满意。

        他这个木头儿子,今日可算是做对了一回。

        “本王的女儿绝不许平白无故地被人这样冤枉,所以,赫连公主,你可要想清楚再说,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陷害你。”平康王语气不悦地说道。

        敢这样冤枉他的宝贝女儿的人,他都不会有好脸色,哪怕是邻国的公主。

        平康王身上有着不怒而威的高贵气势,俊眉皱起,俊美成熟的脸上有着冷冽的威严。

        这样的平康王是连风润阳这样的勇猛刚强的汉子都害怕,毕竟是被从小惩罚到大的。

        就更不用说像赫连婉这样受尽宠爱的娇贵公主了。

        赫连婉被平康王的眼神吓得心漏了两拍,再加上心虚,完全不敢和他对视,甚至是把自己全部躲在赫连灼身后。

        平康王全身的冷冽气场,哪怕他不开口,也能给人一种威慑力,使人不由得害怕。

        “平康王这是在逼迫我妹妹吗?别忘了,我妹妹才是受害者,是在你们南麟国的皇宫里被人羞辱的,要是你们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那我东叶国也不是好欺负的。”赫连灼把赫连婉护在身后,怒目而视。

        这是个打击南麟国的好机会,趁着给他妹妹讨公道,可以给南麟一个重击。

        “赫连太子,朕觉得确实需要好好调查此事,虽然赫连公主是受害者,但是也不能仅凭她的一面之词就就直接判定这就是莘王妃做的。”风倾钰沉声说道。

        他们南麟国的人也不是任人污蔑,欺负的。

        赫连灼阴沉着脸,“南麟皇上的意思,是不相信我妹妹的话,还是在偏袒你们南麟皇室的人?”

        ”朕偏袒的是真相,赫连太子与其跟朕在次争辩这个,倒不如把真相调查清楚。”风倾钰淡然地瞥了瞥他,转头目光看向跪在殿中瑟瑟发抖的男乞丐身上。

        凤眸敛起,“朕问你,你是何时,又是怎么进入到皇宫里来的?来宫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风倾钰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语气中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吓得男乞丐连连磕头。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是有人说给我一百两银子,要我去强暴一个人,我当时见钱眼开,一时财迷心窍,就立刻应了下来,之后那人就把我带到了一个花园里,让我躲在那里等他消息。”

        但是他哪里知道那人带他去的地方是皇宫的御花园。

        风倾钰凛冽的凤眸微敛,“那你可知让你这么做的是何人?让你凌辱的人又是谁?”

        “是谁我也不知道,他来找我的时候是穿着斗篷的,又挡住了脸,再加上当时是黑灯瞎火的,我看不清那人的脸,只凭声音听出他是男子,不知道他是谁。”男乞丐回想着当时的情况,颤抖地说着。

        “但是那男子在带我进宫之前,带我去了另一个地方,只是当时我被蒙住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我能听到那名男子和一名女子的说话声,我听见他喊那名女子“小姐”,之后那名女子便对我说,要我帮她毁掉一个女人的清白。”

        “那女子让我凌辱的人就是莘王爷的王妃,她说她憎恨莘王妃抢走她的一切,要我听她的命令,在定好的地点,她会把莘王妃引来,让我趁机凌辱莘王妃。”

        当男乞丐说出这番话时,大殿里的气温瞬间下降,众官员都齐齐地抖了抖身子,提前感受到了冬天的寒冷。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看了看龙椅上面的风倾钰,他眉头紧紧皱起,释放出来的威怒让他们恨不得立刻夺门而出。

        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恐怖的就是他们旁边的平康王和风润璟还有风润阳了,眼里蹭蹭燃烧的怒火,那个想要杀人的恐怖眼神啊!

        但是周围温度下降最低,脸变得比墨还黑,眼神恐怖得宛如地狱里的死神一般嗜血的,那就是站在风轻茗旁边的风琰陌了。

        竟然找一个街边的乞丐来毁他的轻儿的清白。

        好,很好!他一定会千倍万倍地送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