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自食恶果

第一百六十六章 自食恶果

马车里飘荡着早膳的香味,躺在风琰陌怀里的风轻茗闻着香味醒来。

        “唔……”风轻茗睡眼惺忪的,从风琰陌怀里坐起,揉着有些刺痛的双眼,模样像极了刚睡醒的婴儿一样,可爱至极。

        风琰陌一时被惊艳住,他还没见过他的轻儿如此可爱的模样,一时没忍住,低头吻上她的柔唇。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风轻茗突然被吻住,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却被风琰陌抱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承受着他的索取。

        直到风琰陌吻够了,才放开她。

        风轻茗的唇被他吻得略微红肿起来,变得红润红润的,就像被雨水清洗过的娇嫩都花瓣一样,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风琰陌也确实这么做了,就在他要再次吻住那抹娇嫩的红唇都时候,风轻茗伸手挡住他。

        “停下,先吃早膳,我饿了。”风轻茗的声音软软的,略微显得有些沙哑,像一把小刷子一样轻轻地扫过风琰陌的心脏,弄得他的心痒痒的。

        风琰陌忍下要吻住她的欲望,虽然他现在很想吻她,但是考虑到他还没有吃东西,而且一会还要进宫,只得先放过她。

        风琰陌轻笑一声,抱起风轻茗让她背对着自己坐在他的腿上,将她圈进怀里,拿起桌上盛粥的碗要喂她。

        风轻茗伸手想要拿过他手中的碗,“我自己来。”

        风琰陌手一扬,躲过她伸出的手,“还是让为夫来吧,昨晚轻儿累着了,所以现在还是让为夫照顾你吧。”

        说着,风琰陌勺起一口粥伸到风轻茗嘴边。

        风轻茗回头瞪着他,“还说,也不看看是谁让我睡得那么晚,害得我醒得这么迟!”

        “是为夫的错,来,先喝点粥。”风琰陌给风轻茗一口粥喂进去。

        担心把粥给弄洒了,风轻茗也不敢乱动,只能乖乖坐着,风琰陌给她喂什么都只能张嘴吃下。

        一路上风琰陌都在喂风轻茗吃早膳,他自己却很少吃,风轻茗也不想他这样饿着肚子,也只能亲手喂给他。

        风琰陌自然是很乐意的,所以两人就这样你喂我,我喂你,桌上的早膳在到了皇宫的时候,已经都被吃完了。

        风轻茗是被风琰陌抱着下马车的,等候的人看到风琰陌和风轻茗,立刻就请他们往云霄殿走去。

        云霄殿即是举行宫宴的地方,更是上早朝的地方。

        走到云霄殿门口,风琰陌才把风轻茗放下,两人十指相扣走进云霄殿。

        云霄殿上昨晚举行宫宴的东西已经被收拾干净,没有太监在外面通报,所以在风琰陌和风轻茗走进云霄殿的时候,除了龙椅上的风倾钰还有他身旁的陈公公看到他们两个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他们进来。

        云霄殿上站着满朝的文武百官,从门口走进去,就看到正对着门口的一条通道上跪着一个人。

        那人头发披散着,颤抖着跪在地上。

        衣服破破烂烂的,上面不知沾上了什么,很脏,黑糊糊的,似乎还有着令人难忍的臭味,旁边的官员想要捂着鼻子和嘴,但是迫于有皇上在场,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偷偷地捂着口鼻。

        那人看起来就是一个街边的乞丐。

        而在乞丐的右边,赫连灼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目光看着跪在地上的乞丐,眼里是浓浓的厌恶和杀意。

        一名女子被赫连灼抱在怀里,女子身上披着一件外袍,看身影就能知道那女子就是赫连婉。

        赫连婉的脸埋在赫连灼怀里,看赫连婉的背影可以看出她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头发很是凌乱。

        风轻茗和风琰陌微微愣了一秒,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径直走过去向风倾钰微微行礼。

        “见过皇兄。”

        看到风轻茗和风琰陌,在场的人除了风倾钰和陈公公,脸色都不约而同地有些不自然。

        不过风轻茗选择无视,不过感受到几个熟悉的眼神,风轻茗抬头看去。

        看到在前面的平康王和风润璟风润阳,他们眼里都带着担忧,风轻茗朝他们微笑,示意他们安心。

        听到风轻茗和风琰陌的声音,赫连婉立刻转头看向他们。

        看到安然无恙,和风琰陌十指相扣站在那里自然形成一道靓丽画卷的风轻茗。

        赫连婉的眼镜就像淬了毒一般,死死地看着风轻茗。

        昨晚那一幕幕屈辱的画面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强烈刺激着她。

        都是风轻茗的错,害得她失去清白之身,成为一个残花败柳。

        她要杀了她!

        “风轻茗!”赫连婉挣扎着要冲向风轻茗,赫连灼立刻拉住她,赫连只得阴狠地看着风轻茗。

        风轻茗淡淡地看了一眼过去,有些震惊。

        赫连婉白皙娇嫩的脸上有两个明显的巴掌印,左右各一个,眼角还有一点擦伤,嘴唇被咬破,嘴角还有这淤青,一看就知道是被人虐待过了。

        尤其是她露在外面的脖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被人啃咬过的痕迹,有许多地方还依稀可以看到牙印。

        原本是一个水灵灵的美人,现在却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看来昨晚是很惨烈的。

        风琰陌看着这样的赫连婉,寒眸里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冷意。

        如果昨晚师兄他们没有识破赫连婉的阴谋,那么现在站在这里被折磨成这样的就是扮成轻儿的茯苓。

        再如果,他没有带他的轻儿去逛灯会,而是和她一起来参加宫宴,那么他的轻儿……

        越往下想,风琰陌就多愤怒一分,眼里的冷意和杀意就多一分。

        这个女人,竟然会有如此歹毒的心肠,居然想以此方式毁他的轻儿的清白。

        “皇兄,不知一早就召我们来所为何事?还有赫连公主这是怎么了?”风轻茗不明所以地看着风倾钰问道,又瞥了瞥那边发疯似的赫连婉。

        “风轻茗!我怎么了难道你不清楚吗?我现在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还没等风倾钰开口,赫连婉就嘶吼出声,声音尖锐难听,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甜美动听。

        “赫连公主为何这么问?我又该知道什么?”风轻茗从容淡定地说道。

        她知道的确实是不多,因为不想让她担心,所以风琰陌也没过多地告诉她这些事情。

        所以她也就知道赫连婉想设计陷害她,结果却把自己给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