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解药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解药

“嘿嘿,都说莘王妃你是南麟国的第一美人,今天我就要尝尝这第一美人的滋味如何。”男乞丐抓着赫连婉拖到暗处。

        男乞丐开始撕扯着赫连婉的衣服,一只手还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赫连婉不停地挣扎着,但是她体内媚药发作,浑身无力,力气比不过男乞丐,被压得死死的。

        赫连婉瞪大眼镜,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

        不,她不要被这个臭乞丐碰,那样她还有什么资格嫁给莘王哥哥,还有什么颜面面对父皇母后。

        她不想成为被人唾弃的人,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妓女一样的女人。

        那个人不应该是她,而是风轻茗才对。

        水如站在外面,听到从暗处那里传来的暧昧声音,无动于衷,冷冷地站在那里。

        “水如,那个赫连公主她……”水妩穿着一身白衣裙出现在身后,听着那痛苦似的呻吟声,有些害怕。

        “水妩,你记住,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水如把手搭在水妩的肩上说道。

        脸色凝重,没有了往日整人的调皮,也没有了那玩世不恭的样子,只是一脸的严肃,冷漠。

        这样的水如对水妩来说是陌生的,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水如。

        “可是她……”

        “水妩,你别忘了,这个女人她多次想对小姐下毒手,之前围猎时你也知道了,她对姑爷下药意图勾引。”

        “现在又对茯苓小姐下药,想要毁她清白,现在这些都是她咎由自取的,怪不得别人。”水如拉着水妩的手说道。

        这丫头就是太容易心软,很容易被人利用和欺骗,这是她的软肋。

        但这何尝又不是她的优点,水妩心地善良,心思单纯,是她们凝雪阁里最纯洁的人,是她们四大护法之中年龄最小的。

        “好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漓浅公子吩咐的事都已经做完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看看茯苓小姐怎么样了。”水如拉着水妩离开。

        “对啊!茯苓小姐是昏迷着被漓浅公子抱回去的,我们快点回去看看。”经过水如的提醒,水妩这才想起茯苓,拉着水如快速离开皇宫。

        话说漓浅抱着茯苓使用轻功快速回到莘王府,立刻跑回他的西厢房,将茯苓放下,翻箱倒柜地找着合欢香的解药。

        找了半天没找到漓浅有些急了,他明明是记得有的,怎么找不到?

        “好难受,我受不了了,好热啊!”床上的茯苓难受地喊出来,不断扯着自己的衣服。

        漓浅打开自己放在柜子里的药箱,打开里面找着,终于看到一个白色的瓷瓶,漓浅脸色一喜。

        总算是找到了。

        漓浅赶紧把药给茯苓吃下,y解药很快就见效,茯苓渐渐地不再乱扯自己的衣服。

        开始安静下来,原本变得通红的脸蛋也慢慢恢复正常,体温也慢慢下降到正常温度。

        皱紧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只是因为忍受着痛苦,茯苓身上出了不少汗,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不少,脸上有几缕发丝被汗水沾湿贴在脸上。

        漓浅心疼地替她拨开发丝,整理好她扯开的衣服,指腹轻轻触在她娇嫩的脸蛋上。

        “若是我坚决不让你喝那杯酒,你也不用承受着这样的痛苦,若是我将解药带在身上,你也不会难受这么久。”

        “茯苓,今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漓浅低下头轻轻地吻在茯苓的额头。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漓浅坐直身子看向门口。

        已经逛完灯会的风轻茗和风琰陌回到王府,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到慕伯说漓浅抱着茯苓一路狂奔回西厢房。

        风轻茗担心茯苓出了什么事,就立刻往西厢房跑,风琰陌也连忙跟着。

        跑进房间,目光看到躺在床上的茯苓,风轻茗的心就担心起来,迈开腿立刻走过去。

        “茯苓她怎么了?你们在宫里发生了什么?”

        “茯苓喝了被下有合欢香的酒,不过好在已经服了解药,现在药性已经清除。”漓浅站起身来说道。

        “三师妹,你给茯苓擦擦换身衣服吧,她现在这样也不方便给她泡澡。”

        “好”风轻茗看出漓浅还有话没说,但是他不说,她也没有心思多问。

        风琰陌和漓浅走出房间,风轻茗给茯苓换衣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茯苓她怎么会喝下有合欢香的酒,这又是谁干的?”

        一出了房间,风琰陌就看向漓浅问道。

        “是东叶国的公主赫连婉,她以道歉为由,用下了药的酒向茯苓敬酒,让她不得不喝。”漓浅凝重着脸色说道。

        “竟然又是她!”风琰陌寒眸敛起,透露出森森杀意。

        上次她给他下药,他还没有找她算账,竟然现在又想给他的轻儿下药。

        若不是他陪着他的轻儿去逛灯会,那么喝下那杯酒的就是他的轻儿。

        “现在有两笔账要跟她算了,即使她是东叶国的公主,哪怕她再怎么受宠,我都不会放过她。”

        对他下手他可以饶她一命,但是敢对他的人下手,敢把歪心思动到他的轻儿身上,那就是触了他的逆鳞。

        那就该死!

        “茯苓喝的那杯酒,赫连婉也喝了一杯,虽然她有解药,不过也没什么用了。”漓浅不在意地说道。

        风琰陌挑眉看向他,“你做了什么?”

        “她不是喜欢给人下药吗?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让她尝尝被人下药的滋味。”

        所以他才会让水妩和水如去查一下赫连婉今天的行程,知道她把一个街边的乞丐带进了皇宫。

        他就让水妩和水如把赫连婉引到那里,至于是什么下场,那就看她是想怎么对茯苓的了。

        赫连婉想让那乞丐怎么对茯苓,那那个乞丐就会怎么对她。

        “只不过这样做,东叶国和南麟国的和亲就会告吹了,关系也会破裂。”

        “没事”风琰陌垂眸淡然道。

        “反正皇兄他本来就无意于跟东叶国和亲,而且东叶国和南麟国本来关系就不好。”

        破裂了就破裂,虽然表面上东叶和南麟互不侵犯,但背地里东叶国一直都有人在南麟境内打探他们南麟的军事部署。

        而且东叶国一直都是对南麟虎视眈眈的,一直都有着吞并南麟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