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药性发作

第一百六十一章 药性发作

“唔”茯苓被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漓浅的吻慢慢地变得轻柔起来,在她的柔唇上轻柔辗转,茯苓趁着机会呼吸。

        良久,漓浅才离开茯苓的柔唇,经过亲吻,漓浅的薄唇变得殷红如血,像一朵妖艳的玫瑰花一样,诱惑着人。

        而茯苓的嫩唇略微红肿起来,水润润的,诱人至极,刺激着漓浅的感官。

        但是他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不会做一个趁人之危的人。

        漓浅不动了,但是他怀里的茯苓却在不停地乱动着,药力的唆使让她想要更多。

        茯苓埋首在漓浅的脖颈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男子气息,茯苓张嘴咬漓浅的脖子上。

        漓浅身子猛地一震,他抓着茯苓的手臂将她拉开。

        茯苓通红着脸颊,要紧红唇,小脸紧紧地皱起,“好热,好难受…”

        茯苓扯着身上的衣服,扯开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白皙如雪的肌肤。

        漓浅瞬间感觉全身血液都在沸腾,感觉全身就像触了电一般,所有的情动都集中到一点。

        漓浅强迫自己撇开视线,替茯苓把衣服拉紧,扣住她乱动的双手。

        动弹不得,茯苓委屈地看着漓浅,眼眸含泪,“我好难受,大师兄。”

        漓浅很心疼,他就不该让她喝下那杯酒的。

        “乖,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就好。”漓浅轻抚着茯苓的背安抚着她。

        外面驾车的擎风和御风让马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突然听到马车里传出漓浅的声音。

        “停下!”

        起初擎风和御风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正在疑惑之际,漓浅的声音又传出来。

        “把马车停下。”

        这下听得真实了,擎风立刻拉紧缰绳,让马车紧急地停下来。

        马车紧急地刹住停下来,在擎风和御风疑惑的目光中,漓浅抱着茯苓走出来。

        “我先带茯苓回府,你们继续驾着车回王府。”

        说罢,漓浅抱着茯苓施展轻功立刻消失在原地。

        合欢香一旦发作,就会越来越严重,时间不等人,茯苓也等不了那么久,他只能用轻功带她回去,这样会更快回到王府。

        皇宫

        赫连婉追着漓浅跑出来,结果还是没有追得上,一下子就不见了漓浅的踪影。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见莘王哥哥了?他们两个去哪了?”

        赫连婉不停地寻找着,想要找到漓浅的身影,可惜都找不到。

        风轻茗中了合欢香,本来是想趁她离开云霄殿的时候把她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让她和别的男人待在一起。

        可谁知那风轻茗竟然昏倒了,莘王哥哥还抱着她离开了,现在还找不到人了,让她的计划无法实施。

        而且风轻茗体内的药应该已经发作了,如果莘王哥哥还在她身边的话,那他们……

        不,她不接受,她绝不接受失败,她要找到风轻茗。

        赫连婉刚迈出去一步,就突然感觉浑身无力,脚步虚浮,赫连婉扶着旁边的假山,稳住身形不让自己倒下。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感到全身无力?

        赫连婉用手扇着脸,而且,她怎么还感觉这周围的温度突然变得好热。

        感觉体内有种被蚂蚁啃噬的感觉,很难受。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怎么跟那个药店老板说的,合欢香发作时的现象。

        “难道,难道她体内的药性还没彻底解完?”想到这里,赫连婉跌坐在地上,立刻拿出合欢香的解药。

        赫连婉把解药全部吃下去,但是过了许久,体内的燥热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剧烈,那种想要的欲望越发的浓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明明吃了全部的解药,体内的燥热还没有退去?

        难道是那个药店老板骗了她?

        忽然间,赫连婉余光瞥到前方有一个和风轻茗相似的身影,脸上一喜。

        终于被她找到了,看样子莘王哥哥不在她身边。

        赫连婉强撑着站起身,跟在那个身影后面。

        赫连婉跟着那抹身影一路来到御花园。

        看着周围熟悉的风景,赫连婉笑意更甚。

        她给风轻茗下药,是准备在风轻茗药性发作的时候离开云霄殿时,把她带到这里。

        在进宫之前她特地让人去路边抓了个乞丐,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带进皇宫,然后让他藏身在御花园里。

        等她把风轻茗带过来的时候再让他和风轻茗厮混在一起,这样就能让她风轻茗身败名裂,永远陷入泥潭不得翻身。

        毕竟一个皇室媳妇和一个臭乞丐厮混在一起,那可是皇室的一大丑闻。

        这样还能给南麟皇室蒙羞,名誉扫地,而且这样的话,她父皇可能就不会再让她和南麟皇上结亲了,这真是一箭三雕。

        想到这里,赫连婉脸上露出了狠毒的笑容。

        她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风轻茗名誉扫地的场景。

        然而赫连婉也忘了重要的一点,此时她自己也是身中媚药的,而且是已经发作起来了,她独自一个人也是很危险的。

        看到前面的身影停了下来,赫连婉也停止脚步,忍着身体的躁动隐身在暗处,观察着停在那里不动的身影。

        突然那抹身影转过身来,赫连婉立刻躲了起来,当她再次探出去看到时候,那个白色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赫连婉立刻慌了神,立刻跑到刚才那个身影站着的地方,环视了一下四周,都没有看到人。

        可恶,人到哪里去了?

        体内的药力让赫连婉脸上出现不正常的红晕,意识也有些模糊。

        突然从后面伸出一只手立刻捂住赫连婉的嘴,赫连婉下意识地去挣扎,呼吸间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赫连婉差点就要吐出来。

        “嘿嘿,莘王妃,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从身后传来一个猥琐的笑声,赫连婉被人从后面抱进怀里,一只咸猪手在她的身上胡乱摸着。

        听到这个声音,赫连婉立刻慌了起来,这个声音她听过,这是她找来的那个臭乞丐的声音。

        他把她当成风轻茗了!

        不,她不是风轻茗。

        赫连婉死命挣扎着,想要喊救命却被死死地捂着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呼吸间都是那股难忍的恶臭,臭得赫连婉差点要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