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赫连婉的阴谋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赫连婉的阴谋

这段时间跟着漓浅学习的医术可不是白学的,再加上他们师父交给她的医书,她已经学得十之八九了。

        所以对各种药物的气味还是很敏感的。

        只是她都没想到,这个女人之前就给二师兄下过药,现在竟然也想给茗茗下药,真是枉为一国公主。

        看到漓浅阻止茯苓,赫连婉脸上闪过一丝慌张。

        难道莘王哥哥他发现了什么?上次她就给他下过一次药,只是不成功。

        这次她就像给风轻茗下药,然后再设计让别的男人跟她躺在一张床上,这样不仅可以让她身败名裂,还能让莘王哥哥对她彻底死心,失望,这样莘王哥哥就是她了。

        毕竟一个已婚女子跟别的男人偷情,还是皇家的媳妇,到时候不仅是莘王哥哥不要她,就是南麟国的百姓们也会唾弃她。

        她就会被冠上荡妇,不知廉耻和别人通奸的罪名,到时候她就在南麟待不下去,四处碰壁。

        穷途末路,风轻茗就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

        想到这些,赫连婉就觉得莫名地兴奋,她都已经迫不及待看到风轻茗在人前的丑态了。

        “莘王哥哥,这只是一杯果酒,喝一杯也没什么大碍的。”赫连婉微笑道。

        “况且这是我给莘王妃的道歉酒,莘王妃若是不喝,那就是莘王妃不愿意接受我,还没有想要原谅我。”

        赫连婉的话让茯苓身边的风璃钥很不爽,“坏女人,你是在逼我小婶婶喝下你的酒吗?”

        听到风璃钥喊她坏女人,赫连婉当即就像发怒,但是想到他是南麟的太子,皇上的儿子,还是忍着心中的怒火微笑着。

        “我不是坏人,只是单纯地想敬莘王妃一杯酒,向她道个歉而已。”

        漓浅不说话目光沉沉地看着赫连婉,盖在茯苓酒杯上的手不肯放开。

        茯苓抓着漓浅盖在酒杯上的手,“夫君,反正也就一杯而已,我还是喝得下的。”

        “不过,这酒我会喝,但是我喝了这酒可不代表我就原谅你。”茯苓看着赫连婉,拿开漓浅覆在酒杯上的手。

        “小婶婶,你不要喝,喝了坏女人的东西会不舒服的。”风璃钥抓着茯苓拿酒杯的手不放,可爱的小脸上布满担忧。

        他很喜欢这个大姐姐,他们面前的这个坏女人一看就坏得很,害怕茯苓喝了她的东西会有事,他一点都不希望她出什么事。

        赫连婉沉着脸,心情因为风璃钥的话差到极点。

        这个小屁孩,要坏她好事,还敢骂她,最好不要有那么一天落在她手里,不然她一定要撕烂他的嘴。

        茯苓微笑着摸摸风璃钥的头,“别担心,没事的。”

        就在茯苓要喝下那杯酒的时候,漓浅再次伸手阻止她,摁着茯苓的手,漓浅看向赫连婉。

        “赫连公主,这酒不应该只是我娘子一个人喝,你应该也要喝一杯,这样才能体现出你真心道歉的诚意。”

        赫连婉脸色不由得一僵,心一紧,握着酒壶壶耳的紧了紧,“这,这是我特地向莘王妃致歉准备的酒,我喝有些不合理。”

        “这没什么不合理的,这是你自己准备的酒,你要喝又没人阻止你。”茯苓顺势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赫连婉道。

        “我确实不能喝。”赫连婉推拒着。

        这是她给风轻茗特地准备的酒,放了不该放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喝。

        “赫连公主如此推三阻四不愿喝,难道是这酒里放有什么东西让赫连公主不敢喝?”漓浅看向赫连婉,眼神冰冷不已。

        赫连婉心里咯噔一下,眼角含泪看向漓浅。

        “莘王哥哥是不相信我吗?我是真心实意地向莘王妃道歉的,怎么可能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喝只不过是因为我没有酒杯,喝不了。”

        “哦?若是如此,那我这里倒是还有一个没有用过的空酒杯,赫连公主不防先用用。”漓浅拿起桌上的空酒杯递给赫连婉,看样子是非要她喝下那壶酒不可。

        “好,那我便喝一杯。”看着没有回旋的余地,赫连婉伸手接过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

        她若是不喝,只怕那风轻茗是不会喝的,虽然她买的这药药性虽强,但是却是有解药的。

        她庆幸她在买那药时也顺便把解药也买了下来,大不了一会她再去吃下解药就好了。

        赫连婉向茯苓一敬,“莘王妃,我先干为敬。”说罢,便仰头一口饮下。

        见此,茯苓也不再犹豫,拿起那杯酒仰头喝干。

        见茯苓喝下那杯酒,赫连婉悄然一笑,”多谢莘王妃肯给我这个面子,歉也道了,酒也喝了,我就不打扰莘王妃了,先回去了。”

        赫连婉快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拿出解药一口吞下。

        旁边的赫连灼看着赫连婉,“婉儿,刚才干什么去了?”

        他刚才看到她往风琰陌那边去,担心她又是去做什么出格的事。

        “没什么,只是去敬了杯酒而已,太子哥哥不用担心什么。”赫连婉随意地笑笑,她不打算告诉她哥哥她的计划。

        见此,赫连灼也不再多问。

        赫连婉满怀期待地看着漓浅他们的方向,等着药性的发作。

        “茯苓姐姐,你没事吧?”风璃钥见茯苓把那杯酒全喝光,担心地问到。

        看着风璃钥担心的小脸蛋,茯苓温和一笑,抚摸着风璃钥的小脑袋,“我没事,小璃钥别担心。”

        “小璃钥,姐姐这里的莲花糕已经吃完了,你还想吃的话就回到你母后身边好不好?”茯苓劝着风璃钥回到诃芙身边。

        她深知刚才她喝下的那杯酒里被下了什么药,为了不让小家伙担心,要先让他离开。

        风璃钥看着桌上的糕点盘已经见底,又看向茯苓的脸色没有什么不妥,才点头答应。

        “好,那茯苓姐姐,大哥哥,我就先回母后身边去了。”

        “嗯,去吧。”茯苓微笑着催促着他离开。

        她已经感受到体内的药性发作了,身体有些发热。

        看着风璃钥迈着小短腿回到诃芙身边,漓浅低着头看向茯苓,感受到她的呼吸有些沉重,心里担心。

        “这合欢香药性强烈,一但服下就会很快发作,而我现在身上有没有解药,只能是先想办法回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