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谋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谋

“小婶婶,你看皇叔嘴角上还有一点酱汁呢。”风璃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漓浅的薄唇上还残留着的酱汁。

        茯苓顺着看过去,果然看到漓浅的嘴角还有一点酱汁,看起来不但不狼狈,反而更添一丝魅惑。

        风璃钥扯扯茯苓的衣服,“小婶婶,你不帮皇叔他擦擦吗?”

        茯苓轻咳一声,别过脸去不看漓浅,怀里拿出一条手帕递给漓浅,“给你,自己可以擦的。”

        漓浅没有伸手接过,一直盯着茯苓看。

        “你看着我干嘛?快拿过去擦擦。”茯苓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催促一下。

        良久,漓浅才开口道,“我看不到,不方便擦,你帮我。”

        茯苓顿了顿,伸手到漓浅嘴边替他擦去嘴角的酱汁。

        擦就擦,反正现在在人前的他们是夫妻,而且又不是他们的真实模样。

        茯苓的手帕上有着她独有的女儿清香,温软的手指隔着手帕轻轻触碰着漓浅柔软的薄唇,让两人的心里都有一些异样的感觉,有些莫名的悸动,某种别样的情愫在慢慢发酵。

        漓浅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握住茯苓的手,眼神直直盯着她看,仿佛是透过了那张人皮面具,看到了她面具下可爱的萝莉脸。

        茯苓突然被他握住手,懵了一秒,下一刻就要挣脱,还未开口就听到殿外的太监通报。

        “赫连太子,赫连五皇子,赫连公主到!”

        从殿外走进来两男一女,漓浅和茯苓同时看过去,已经忘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

        赫连灼他们倒没见过,所以没认识,不过赫连梓和赫连婉他们倒是清楚得很。

        茯苓看着那三人走到大殿中行礼,看着赫连婉那我见犹怜,温婉贤淑的模样,不由得咂舌。

        这幅在人前的模样和在背后的样子可真是差得不是一点两点。

        现在是一副皇室公主模样,真是很难让人相信她给人下药时的那副恶心的模样。

        伪装得真是可以的,真是人不可貌相。

        赫连婉就要入座时感觉到有不同寻常的目光看着自己,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了易容成风轻茗和风琰陌的茯苓和漓浅他们两人。

        赫连婉有些疑惑,真两人现在不是应该还在逛灯会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宫宴上,还是在他们之前!

        目光触及都漓浅和茯苓相握的手,脸色突然一狠,不过转瞬即逝,扬起微笑看向漓浅和茯苓他们。

        “莘王哥哥和莘王妃怎么如此之快?刚刚还在热闹的街市上碰到莘王哥哥陪着莘王妃在逛灯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在我们之前就到了皇宫,而且途中我们还没有相遇。”

        赫连婉的明显是带着刺,也有着一丝试探的意味。

        “王爷是见我在家里闷,所以才陪着我在宫宴之前去逛逛灯会,只是竟凑巧跟赫连公主你们巧遇。”茯苓微笑着看着赫连婉说道。

        其实心里早就火大起来了,但是现在她是顶着茗茗的i脸,又是在人多的大殿上,她要忍住打人的冲动,保持着茗茗淡定从容的样子。

        “我跟王爷是见着宫宴快开始了,才急着从街市上赶回来,至于为何遇不到赫连公主你们嘛,可就不清楚了。”

        “可能是当时街市上的行人太多,我跟王爷从赫连公主你眼前走过也很难看到的。”茯苓说得义正言辞。

        言意下就是我们从你眼前走过你都看不到,那只能说明你们眼神不好了。

        赫连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忍下心中的怒火,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手指在袖子下面暗暗地握紧。

        走到赫连灼身边坐下,淬了毒的眼光看向茯苓。

        风轻茗,莘王妃,呵,你就趁现在还能享受就多享受一下吧,今晚我就要让你身败名裂,过得痛不欲生。

        想着,赫连婉把玩了一下左手上戴着的戒指,在别人没注意到的时候轻轻旋开戒指上的暗槽,伸手像是不经意地触碰了一下桌上的酒壶,偷偷地将戒指暗槽里的药末倒进酒壶里。

        然后又假装好奇似的,拿起酒壶不经意地摇了摇,让里面的药顺速搅拌均匀。

        然后再勾着得意的笑看向漓浅和茯苓。

        宴会进行到了一半时,赫连婉拿起桌上的酒壶,走向茯苓。

        正在和风璃钥讲笑话的茯苓突然觉得头顶上一暗,疑惑地抬起头,就看到赫连婉拿着酒壶站在她面前。

        茯苓不喜欢赫连婉,所以看到她心情也没那么好,本来不想理会她,但是顾及到礼貌,还是开门问道:“赫连公主有事?”

        “莘王妃,我之前任性不知礼数,和莘王妃你有些许的摩擦,现在我想向你道个歉,希望你喝下我这杯道歉酒,能不计前嫌,原谅我之前犯下的错。”赫连婉倒了一杯手里的酒递给茯苓,脸上认错的表情很是真诚。

        茯苓犹豫着,这女人喜欢二师兄,之前和茗茗有着过节,现在怎么可能这么爽快地过来道歉。

        而且这女人诡计那么多,这酒里面恐怕有点什么东西吧。

        见茯苓半晌未动,没有要接过她手中的酒的意思,心里有些着急。

        “莘王妃,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是真心向你道歉的,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赫连婉轻咬着下唇,拿着手中的酒杯再往前一伸,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

        茯苓看着都要伸到自己嘴边的酒杯,心里不悦。

        这哪里是在道歉,这分明就是在强迫她接受她,喝下她的酒。

        看着周围的人都看过来,茯苓是不接也得接,她可不能因为这个女人让茗茗的声誉受到影响。

        茯苓伸手接过赫连婉手中的酒杯,“酒我就接下了,但是要原谅你,是不可能的!”

        赫连婉的脸有一丝的僵硬,很快就微笑起来,“没关系,只要莘王妃肯喝下我的酒就够了。”

        喝下这杯酒,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赫连婉有些激动地抓紧手中的酒壶,兴奋地看着茯苓。

        漓浅将一切尽收眼底,他眼眸一沉,看着茯苓手中的酒杯。

        刚才他可是闻到了酒里散发出来的香气,里面有着一种特殊的香气,那是合欢香的气味。

        漓浅伸手挡在茯苓的酒杯上,盖住那杯酒,“娘子,你刚才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不便再多喝了。”

        茯苓转头看向他,知道他也知道了酒里放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