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一百五十六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赫连婉咬紧红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手指握紧,指甲陷进肉里,手上的痛比不上她心里的痛。

        风琰陌的话就像一把利剑深深刺进她的心。

        他就真的这么厌恶她,厌恶和她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风琰陌牵着风轻茗从赫连梓身旁走过,赫连梓朝风琰陌他们微笑着颔首,往旁边踏一步给他们让路。

        风琰陌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晦暗不明,但下一刻就恢复正常,牵着风轻茗离开。

        赫连梓轻轻瞥了一眼风琰陌他们离去的方向,一双勾人的桃花眸里有着不明意味的笑意。

        赫连梓展开手中的玉骨扇,走过赫连灼和赫连婉身边好心提醒道:“太子殿下,七妹,宫宴就要开始了,再不走,可就要迟到了。”

        赫连灼脸色阴沉地看着走在他们面前的赫连梓,对身旁心情低到谷底的赫连婉斥声道:“婉儿,不要再在风琰陌身上花费心思了,你的目标是南麟的皇上。”

        “你若是再不听劝,到时候不说我,就是母后也护不了你。”

        说完,赫连灼不再理会她,抬步向皇宫走去。

        赫连婉沉着脸,紧了紧握着的手,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定。

        风琰陌牵着风轻茗一路走到一座石桥上。

        风轻茗拉住他,“陌,宫宴要开始了,我们不回去吗?”

        风琰陌回头一笑,“不去,宫宴少了我们也还能进行到底。”

        风轻茗秀眉轻挑,余光看到桥下顺水而漂的莲花灯,便走到桥边往下看。

        一盏盏的莲花灯漂浮在水面上,就像一朵朵美丽的莲花绽放在水中,将整片水面照明。

        风琰陌走到风轻茗身边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

        “轻儿也想放?”

        “听说将自己的愿望写在灯上,然后放入河中,谁的愿望就能实现。”

        “轻儿,想不想试试?”

        风轻茗转头看向他,“什么时候你也信这些了?”

        “我自是不信,只是终归试试也是好的,就当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风琰陌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风轻茗轻笑,“那便去试试。”

        风琰陌牵着风轻茗去买了两盏精致漂亮的并蒂莲花灯。

        两人用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一起放入水中,让它们顺着水流越漂越远。

        风琰陌转头看向风轻茗,“轻儿写了什么愿望?”

        “我的愿望有很多,只不过我只写了现在我心里最希望实现的一个。”风轻茗转头望着风琰陌的凤眸。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风琰陌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手,“吾愿之所愿,我的愿望就是你的愿望。”

        “走,我们再去逛逛别的地方。”风琰陌牵着风轻茗融入人群之中。

        皇宫

        宴会已然开始,漓浅和茯苓已经坐着马车来到皇宫。

        擎风和御风站在一旁,水如掀开车帘,已经易容成风琰陌模样的漓浅走了出来,易容成风轻茗的茯苓也走了出来,就在她要跳下马车时,擎风和御风轻咳一声提醒。

        “王爷,您平时总是会抱着王妃下马车的。”

        闻言,漓浅和茯苓脸色一僵,漓浅忍不住心里诽谤一番。

        琰这个家伙,秀恩爱都秀到宫里来了!

        虽然是这么想,漓浅还是行动起来,在茯苓还没反应过来时,转身拦腰抱起她。

        茯苓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抱紧漓浅的脖子。

        下一刻脸色就爆红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被男人抱着,而且还是他的大师兄,关键是她之前还吻过他。

        其实漓浅也好不到哪去,怀里的小女人身子软软的,小小的,尤其是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脖子,离得很近,他都能清楚地闻到她身上的女儿清香。

        温香软玉在怀,他有些舍不得放开。

        感受到周围的人都目光,茯苓这才想起来这是在人前,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惹人怀疑,凑近漓浅耳边轻声提醒。

        “好了,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

        说话间,茯苓温热的气息轻轻洒在漓浅的肌肤上,温温的,糯糯的,弄得漓浅心头一紧,抱着她的手不由得收紧了一些。

        茯苓眉头一皱,脸色有些窘迫,“大师兄,你抱这么紧干嘛?快点放我下来。”

        “四师妹别忘了,莘王爷和莘王妃可是恩爱异常。”漓浅低头轻声说到。

        “为夫舍不得让娘子你走这么长的阶梯,还是让为夫抱着你上去吧。”漓浅迅速进入角色,抱着茯苓就向云霄殿走去。

        水妩和水如相视看一眼,捂着嘴偷笑,抬步跟了上去,而擎风和御风闪身消失在原地。

        怕坏了事,茯苓也不敢乱来,红着脸埋在漓浅的怀里。

        闻着他身上男子的清冽气息,茯苓脸色发烫,红得能滴出血来似的。

        一直走到云霄殿门口,茯苓都是像鸵鸟一样将脸埋在漓浅的怀里,不敢露出头来。

        殿门口的侍卫和太监看着漓浅抱着茯苓走来,心里不由得暗叹一句。

        莘王爷也太宠爱莘王妃了,竟然一路抱着莘王妃走过来。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眼前的莘王爷不是他们真正的莘王爷,眼前的莘王妃又不是真正的莘王妃。

        到了殿门口,漓浅这才把茯苓放下来,含情脉脉地看着茯苓,伸手替她将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

        然后转向门口的小太监,“怎么还不通报?”

        小太监现在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王爷恕罪,奴才只是一时走了神。”

        茯苓看着连连磕头的小太监,有些于心不忍。

        “你快起来吧,我们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毕竟是我们来迟了,你快点先起来吧。”

        小太监惊讶地看着茯苓,转头看向漓浅,似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茯苓用手撞了撞漓浅,漓浅微笑着,“嗯,我,本王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快点起来吧。”

        小太监脸色一喜,连忙磕头,“奴才多谢莘王爷开恩,多谢莘王妃。”

        “去通报吧”漓浅轻咳一声。

        “是”小太监立刻站起身转向殿内用高出比平常还要响亮的声音喊到,“莘王爷和莘王妃到!”

        漓浅拉起茯苓的手抬步走进云霄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