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痛苦的回忆

第一百五十一章 痛苦的回忆

“你个小馋猫”男子宠溺地刮刮小女孩的小俏鼻,吩咐后面的侍卫将一个食盒拿上来,从里面拿出几碟精致美味的点心出来。

        “啊!好多好吃的,还有我最爱吃的莲花糕。”看着桌上的糕点,小女孩两眼放光,挣扎着要下来。

        男子高兴一笑,拉着美貌妇人走向石凳坐下,让小女孩坐在自己腿上。

        美貌妇人含笑嫣然,拿了一块莲花糕给小女孩,“给,小馋猫。”

        “谢谢娘亲!”小女孩拿过妇人手里的糕点吃着。

        “夫人,这是你爱吃的。”男子拿起一块糕点递到美貌妇人嘴边,一言一语皆是柔情似水。

        美貌妇人嫣然一笑,轻轻咬了一口,“嗯,好吃。”

        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着糕点,这是多么温馨幸福的时光,这应该是贝府还没有被灭门之前的记忆。

        想来那位美貌妇人就是原主的母亲希芸,而那名男子,便是贝家家主,南麟国的首富贝岩,原主的父亲。

        风轻茗眼眸微微一笑,突然画面一转,周围的景色一变,刚才还处在的亭子变成了一个厅堂。

        厅堂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夹杂着人痛苦的哀嚎,歇斯底里的救命声,还有刀剑没入肉体的噗呲声。

        “贝啸,你要做什么?”身后传来女子的喊声。

        风轻茗回头看去,只见贝岩被人打在地上,嘴唇泛黑,明显是中了毒,嘴角还流着血。

        而他的面前,站着手握长剑的贝啸,希芸想要冲过去贝岩身边,却被两个男子抓住。

        “咳咳,贝啸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贝岩捂着胸口咳嗽一声,抬头看着贝啸,眼里满是失望。

        他没想到昔日的兄弟会背叛他,给他下毒,还带着外人来灭他全家。

        “为什么?贝岩,难道你不知道吗?”贝啸把剑抵在贝岩的心口上,脸色阴狠道。

        “贝岩,你是富家子弟,而我,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被父母抛弃。”

        “你是南麟国的首富,事业有成,有美貌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你有温馨幸福的家庭,而我,什么都没有,除了是你贝家的管家之外什么也不是。”贝啸说着语气突然激动起来。

        “所以你们都瞧不起我!”

        贝啸蹲下身抓着贝岩的衣领吼道:“可是凭什么!我也想有一番作为,我也想要一个夫人这么貌美的妻子。”

        “贝啸,我没有瞧不起你,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兄弟……”贝岩看着这样的贝啸有些痛心。

        他也知道贝啸以前的遭遇,但是他从来就没有瞧不起任何人。

        “兄弟?哈,哈哈哈!兄弟!”贝啸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大笑起来。

        “你知道你跟我称兄道弟,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我吗?”

        突然贝啸脸色一变,变得阴沉至极,“他们都说我是在巴结你,说我只是你身边的一个下人,一条狗!没有资格跟你做兄弟。”

        “所以你不要跟我谈兄弟,你把我当兄弟对待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讽刺,你待我越像亲兄弟,我心里的耻辱就多重一分。”

        贝啸狠狠地推开贝岩,长剑刺进他的身体再拔出,“所以,贝岩,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贝岩被刺破的地方流着黑血,可见那毒已经渗入五脏六腑。

        “夫君!”希芸看着贝岩受伤,心疼不已,美眸含泪,想要过去救他,但是却被身后的男子狠狠钳制住,功力又被封住,动弹不得。

        “夫人”贝岩躺在地上侧头看向希芸的方向,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容颜,看她挣扎着要往他这边过来。

        但却被身后的男子紧紧抓住,手腕被抓得通红也不顾。

        贝岩看着心疼不已,明明他发誓过要护她永生,宠她永世,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但是现在却因为他而伤心落泪,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现在他身中剧毒,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风轻茗在旁边看着这揪心的一幕,手指不自觉地握紧。

        “贝岩,现在告诉我,凝冰诀在哪里?”贝啸一脚踩在贝岩身上问到。

        “咳,原来你做的这一切,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凝冰诀。”贝岩平躺在地上,咳出的黑血顺着光洁的下巴流下,因为身体的疼痛而俊脸皱起。

        “修炼凝冰诀天下无敌,得凝冰诀者得天下,没有谁不想得到它,就是这样的珍宝,却被你们贝家当做传家宝,根本不能发挥它的作用。”

        “与其这样被你们埋没,倒不如把它给我,发挥它应有的价值。”贝啸眼里显露出一丝贪婪。

        “呵!“贝岩冷笑一声,眼里尽是失望。

        “只怪我当初瞎了眼,认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做兄弟,贝啸,我就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得到凝冰诀。”

        “既然你这么不识时务,那我就成全你,去死吧!”贝啸脸色一狠,举剑刺入贝岩的胸口。

        风轻茗看着贝啸的动作,下意识地想要冲过去阻止他,但是已经来不及,贝啸手里的剑已经没入贝岩的胸膛,风轻茗直直定在原地,眼镜一阵刺痛。

        “夫君!”希芸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钳制,跑到贝岩身边用力推开贝啸。

        “夫君”希芸抱起贝岩的,想要扶他起来,“夫君,夫君你不会有事的,我们去找大夫,去找大夫。”

        贝岩伸手轻轻握住希芸的手,嘴角无力地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看着她布满泪水的小脸,想要伸手替她擦眼泪。

        但是已经无力回天,握着希芸的手无力地落下,那双充满爱意与柔情的凤眸已经永远的闭上,但是嘴角上扬的弧度没有改变。

        “夫君!”感受到怀里的人没了气息,希芸哭得撕心裂肺。

        风轻茗心里难受得喘不过气,清冷眸子染上一层水雾。

        被推开的贝啸看着没了气息的贝岩,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死了,死了,他死了,他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什么,贝啸笑着,脸上却流下了眼泪,嘴里一直轻喃着,“死了,贝岩他死了。”

        希芸哭到声音沙哑,哭到眼泪再也流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