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炎蛊复发

第一百二十九章 炎蛊复发

“只要是能够成为你的女人,随你怎么说我。”赫连婉微微一笑,好似没有看到风琰陌眼里的厌恶和冷意。

        “你们两个还不快带着莘王哥哥跟我走,没看到莘王哥哥很难受吗。”赫连婉对着身边的侍卫低喝道。

        “是,公主。”两个侍卫收起剑,抬步走向风琰陌。

        两人刚一走近风琰陌,其中一人就被风琰陌狠狠地掐住脖子。

        另一个要拔剑,风琰陌眸色一凝,狠狠地踢了一下他的膝盖,伸手抢过他手中的长剑,立刻一剑抹了他的脖子。

        风琰陌又握着剑刺入被他掐住脖子的侍卫体内,将剑又拔出来。

        赫连婉看着两个侍卫都被杀死倒在地上,娇养在皇宫里,没见过死人的她立刻被吓得跌坐在地上。

        风琰陌提着被血染红的长剑一步一步走向赫连婉,眼里满是无尽的冷意和杀意。

        赫连婉被他的眼神还有手里的剑吓到,顾不得身上的伤口,连连往后退,“莘,莘王哥哥。”

        风琰陌举剑指向赫连婉,“若是你死了,我想即使你再怎么受你们父皇的宠爱,他也不会真为了你就冒然出兵攻打我们南麟。”

        “不,不会的,我父皇那么宠我,如果我在南麟出事,父皇他一定会出兵攻打南麟的。”赫连婉颤抖地说着。

        “是吗?那就试试看他到底会不会真的为了你攻打南麟。”风琰陌冷着眸子举剑正要杀了赫连婉,却突然感觉心口一阵绞痛。

        风琰陌抓着胸前的衣服,俊眉蹙起,他感觉到体内突然像是燃起了一把火,感觉到深入骨髓的疼痛。

        这疼痛,是炎蛊!

        风琰陌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半跪在地上,手握着剑撑在地上。

        看着脸色很不好的风琰陌,目光瞥到他脖子上出现的红丝,赫连婉有些担心,“莘,莘王哥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说着想要过去看看。

        “你若是敢靠近我,我立刻就杀了你。”

        赫连婉被风琰陌毫无温度的声音吓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真不是七皇妹嘛!怎么这么狼狈地坐在这?还有这不是南麟的莘王爷嘛,脸色这么差,是怎么了?”赫连梓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骑马出现在赫连婉身后。

        “赫连梓?”赫连婉看着突然出现的赫连梓宛如看到了救星。

        “赫连梓,救我。”

        “哦?七皇妹这是做了什么需要人救啊?依我看最需要救的是南麟国的莘王爷吧。”赫连梓微笑着下马走到风琰陌身边。

        风琰陌忍着痛冷眼看着走近的赫连梓,充满警惕。

        赫连梓像是没看到风琰陌的警惕,轻笑一声扶起风琰陌。

        见赫连梓没有过来帮助自己,赫连婉看向赫连梓带来的侍卫,“你,过来把我扶起来。”

        那侍卫像是没听到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七皇妹不用喊了,旭烨是我的贴身侍卫,只听我的命令。”

        “赫连梓你什么意思,我才是你的妹妹,你居然去帮别人而不帮我,你个弃妃所生的贱种。”赫连婉怒目看向赫连梓。

        闻言,赫连梓眸色一冷,“真是太聒噪了,旭烨。”

        旭烨朝赫连梓弯腰拱手恭敬地点头,然后走向赫连婉。

        “你,你要做什么?”赫连婉连连后退,怒目看向赫连梓,“赫连梓,你要是敢动我,太子哥哥不会放过你,父皇母后也不会放过……”

        赫连婉还没说完,就被旭烨一掌劈下去,昏倒在地上。

        赫连梓冷冷地看着地上的赫连婉,感受到风琰陌身上的温度在上升,转向他刚想说什么,就看到有两个人往这边走来。

        漓浅和茯苓一路寻找过来,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人,就立刻走过去,看清楚眼前的场景就愣在那里。

        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死在地上,还有一个女人倒在地上不知死活,旁边还站着三个人。

        “琰!”当漓浅看到赫连梓扶着的风琰陌,立刻走过去从赫连梓手中扶过他。

        触及到风琰陌的手,碰到他身上吓人的温度,看到他脖子上出现的红丝,漓浅心一惊,“琰,你这是!”

        “二师兄这是怎么了?”茯苓看着风琰陌脖子上出现的红丝也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脖子上的红丝是什么?

        茯苓看着一旁的赫连梓,拿出身上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是不是你对二师兄做了什么?”

        “喂喂!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做啊。”赫连梓举起双手低头看了看脖子上的匕首,又看向一旁拔剑的旭烨,“旭烨,不得无礼,把剑放下。”

        漓浅看着赫连梓虽然被茯苓拿匕首架着脖子,但是眼里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感觉到风琰陌的体温越来越高,看着他潮红的脸,漓浅给他把脉。

        果然是炎蛊发作了,只是,“怎么还会中媚药?”

        “媚药?!”茯苓美眸圆睁,手里的匕首又贴近赫连梓的脖子,“你还说你什么都没做,看你长得挺帅的,没想到你竟然敢对我二师兄起歹心,你,你还想对他用强的!”

        二师兄是属于她的茗茗的,是她的茗茗的丈夫,没想到二师兄的美貌竟然招惹这么一个男人。

        茯苓此话一出,在场的男人都呆住了。

        “喂!小姑娘,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我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才不是什么短袖!”赫连梓睁大眼睛,不悦地反驳。

        他不过就是想帮个忙而已,竟然被人误会成是短袖,看来闲事不该多管。

        “鬼信你的话,如果不是你,还有谁?”茯苓明显一脸的不信。

        赫连梓指着地上昏过去的赫连婉道:“是这个女人干的,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赫连梓又看向风琰陌。

        “莘王爷,好歹我也帮了你,替我解释一下啊。”

        风琰陌忍着身上的入骨之痛,俊眉狠狠地皱起,艰难地开口道:“跟他没有关系。”

        赫连梓微笑着看向茯苓,“听到没有,跟我没关系。”

        “哼”茯苓收回匕首走到漓浅身边,“我们先把二师兄带回去吧。”

        “嗯”漓浅点点头。

        “等一下”风琰陌阻止漓浅的动作,“先去找轻儿,她被赫连灼支走了,我怕她会出事,快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