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勾引,下药

第一百二十八章 勾引,下药

赫连婉的话让风琰陌不悦地眯起双眸,“想要我的王妃和赫连太子赛马?赫连太子也不怕别人说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的王妃?”

        赫连灼脸色也不怎么好,低头靠近赫连婉低声道:“婉儿,你这么说是想做什么?”

        “太子哥哥,我有我的打算,求哥哥帮我这一次好不好?帮我支开莘王妃。”赫连婉恳求地看向赫连灼。

        如果不把这个莘王妃支开,她就没办法实施她的计划。

        “好吧,但是你不能乱来。”虽然他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但这毕竟是他疼爱的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看着她眼里的恳求,赫连灼心也软了下来。

        赫连灼看向风轻茗道:“莘王妃,我在东叶国听闻了南麟和北境的战役,知道莘王妃的巾帼不让须眉,很想跟莘王妃比试一下,不知莘王妃可否赏脸?”

        不知道他们是在耍什么鬼把戏,风琰陌眸色一冷,“赫连太子和赫连公主这是存心想要欺负我的王妃不成!”

        赫连婉微笑道:“莘王爷别误会,这怎么算是欺负。”这算是算计。

        赫连灼脸色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就着赫连婉的话,“这只能算是挑战,而且有这么多的侍卫在,我怎么会欺负莘王妃,若是莘王爷还不放心,可以让你们的两个侍卫跟着。”赫连灼指着风轻茗和风琰陌身后的擎风和水妩。

        “陌,让我去吧。”风轻茗回头看着风琰陌说道。

        她倒要看看他们兄妹俩想要搞什么把戏。

        望着她明亮的双眸,风琰陌无奈一叹,“好,小心一些。”风琰陌看了一眼赫连灼和赫连婉,飞身下马。

        “保护好轻儿”风琰陌对后面的擎风和水妩嘱咐道。

        “是”擎风和水妩齐齐点头。

        赫连婉握紧缰绳驾着马走到一旁,眼神不甘地看着骑马走到赫连灼旁边的风轻茗。

        擎风和水妩也驾着马来到风轻茗的身后,风轻茗朝着风琰陌自信一笑。

        “我们现在差不多是在围猎场的中心,从这里开始跑,一直到围猎场的边缘,谁先到谁就胜,莘王妃准备好了吗?”赫连灼做好准备出发的姿势看向风轻茗。

        “当然,随时可以开始。”风轻茗也做好准备出发的姿势。

        “那么,就,开始!”赫连灼话音一落,风轻茗和赫连灼同时猛地一夹马腹,两人的马几乎是同时开跑,两人的马虽不是什么汗血宝马,但是也是品种优良的好马,速度不相上下。

        在风轻茗和赫连灼起跑的同时,擎风和水妩还有赫连灼的侍卫们也驾着马跟在后面。

        风琰陌站在路边看着风轻茗跑远的身影,周围现在只剩下赫连婉和风琰陌,还有两个留下保护赫连婉的侍卫。

        赫连婉看着看着风轻茗远离的身影,得意地勾唇一笑,视线转向风琰陌,看着他完美的俊颜,赫连婉脸颊酡红,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赫连婉翻身下马,把马交给身后的侍卫,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迈着莲步走向风琰陌。

        “莘王爷”

        风琰陌冷冷地瞥了一眼走过来的赫连婉,没有搭理她。

        见风琰陌没有搭理自己,赫连婉轻咬唇瓣,“我知道莘王爷对我有些误会,但是……”

        “误会?赫连公主怕是想多了,我跟你连交集的没有,何来误会?”风琰陌冷冷地打断赫连婉的话,看向她的眼里带着淡淡的嘲意。

        赫连婉眼睛带着点点泪花,她稍微走进风琰陌一点,“我,我知道莘王爷你在生气,那日我不应该对您和您的朋友发脾气的,我不是故意的,那并非我本意。”

        “哦?难道赫连公主是想说你自己发个脾气都是受人胁迫?”风琰陌轻嘲道。

        他最厌恶这种把自己装得楚楚可怜的女人。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向莘王爷你道个歉,还有就是……”赫连婉跑过去抓住风琰陌的手臂,“还有就是我喜欢你,从我在皇宫里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不知道赫连婉会突然上来抓住他,风琰陌看着抓着他手臂的手,闻到从赫连婉身上飘来的浓浓脂粉味,风琰陌脸色一沉,眸色一冷,运功一掌震开赫连婉。

        赫连婉毫无防备地被震飞出去,猛地吐出一口血,那两个侍卫看到风琰陌对赫连婉出手,立刻扶起赫连婉,并拔出剑带着杀意看向风琰陌。

        他们是赫连灼的忠心侍卫,只听从赫连灼的命令保护赫连婉,他们不管刚才赫连婉对风琰陌做什么,他们只知道风琰陌出手伤了赫连婉。

        风琰陌立刻扯掉被赫连婉碰过的袖子扔在地上,看着吐血的赫连婉,眼里没有怜惜,只有浓浓的厌恶和冷意。

        他厌恶除了他母后和他的轻儿以外的女人触碰自己,更厌恶那些女人身上难闻的脂粉味,他最喜欢的还是他的轻儿身上清新自然的莲花香。

        看到风琰陌对自己出手,看到他扯掉她碰过的袖子,还有他看向她眼里的厌恶,赫连婉眼睛通红,眼泪瞬间掉下来,“莘王爷,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风琰陌冷眼看着赫连婉,“如果你不是东叶国的公主,那你现在一定就是一具尸体。”

        风琰陌狠狠地甩袖子,转身朝着风轻茗离开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几步,就突然感觉身体有些热,风琰陌危险地眯起双眸,转身看向冷冷地看向赫连婉。

        “你对我做了什么?”

        赫连婉看着风琰陌的样子,知道是药效发挥作用了,她微微一笑,“莘王爷,我喜欢你,我怕你会拒绝我,我只是擦了一点独特的异香在手上而已。”

        赫连婉看着自己白嫩的双手。

        风琰陌森冷的凤眸看向赫连婉的手,身上的杀意已经很浓,“你竟然对我用媚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赫连婉温柔一笑,“莘王爷,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我知道这样你会难受,但是只要你肯接受我,你就会没事了,而且若是你肯娶我,那你就是东叶国的驸马,到时候……”

        “住嘴!不要脸的女人,本王告诉你,你休想!”风琰陌冷冷地打断她。

        体内的媚药被风琰陌用内力压制着,但是风琰陌的额头上出现了点点细汗,可见药效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