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刺杀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刺杀

“赫连太子,赫连公主,能否让小女子跟你们二位组成一队?”风茹来到赫连灼和赫连婉身边行了个标准的礼,声音被她压得很低,听起来柔柔弱弱的,乍一看很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赫连婉对于突然出现的风茹很是厌恶,她正准备骑马去追赶风琰陌的,现在被风茹挡住去路,她本来就带着怒火,现在更是火气大,“你是什么人?别挡本公主去路,滚开!”

        风茹忍下心中的怒火,微笑着开口道:“赫连公主,我是南麟国安炀王的长女风茹,我也想去狩猎,可是我就一个人,不知我能不能和你们一组?赫连太子。”风茹又看向一旁的赫连灼。

        “南麟国安炀王的长女?哼!是庶长女吧。”赫连灼嘲讽一句。

        在来南麟国之前他可是派人调查过的,知道安炀王没有正妃,府里的女眷身份最高的就是一个林侧妃,只是她并没有给安炀王生下一子,就连世子都是领养的。

        听到赫连灼的话,风茹顿时笑容僵在脸上。

        她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庶女。

        听到赫连灼说风茹是个庶女,赫连婉眼里满是嫌弃,“哼!一个庶女,有什么资格跟我们一组。”

        她是嫡女,是东叶国皇后所出,她最讨厌的就是非正妻所生的庶子庶女。

        “太子哥哥,我们还是快走吧,要不然好的猎物都要被别人抢走了。”赫连婉无视风茹,拉着缰绳对赫连灼说到。

        “嗯,走吧。”赫连灼点头驾着马和赫连婉离开。

        风茹咬着唇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愤怒地握紧拳头,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

        “五皇子,您的马已经准备好了。”听到声音,风茹看向一边正翻身上马的赫连梓,抬步走过去。

        “赫连五皇子,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风茹低着头走到赫连梓的马前,模样像是在害羞。

        赫连梓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风茹,“哦!姑娘是想要跟我一组?”

        风茹抬头惊异地看向赫连梓,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自己的意思。

        赫连梓看着风茹的神情轻笑一声,就在风茹以为他是要答应她时,赫连梓开口打破她的想法,“我跟我的侍卫们一组,我可不会带一个拖油瓶在身边,而且,我们也不熟。”

        赫连梓的桃花眸里带着淡淡的嘲讽,刚才他可是看到了她和赫连灼他们说话,也看到了她那狠毒的眼神。

        赫连梓不再理会风茹骑马而去,留下风茹在那里吃一嘴的灰尘。

        风茹恨恨地握紧拳头,咬紧唇瓣不甘地回到自己的位子。

        这边,风轻茗和风琰陌两人慢悠悠地骑着马,完全不像是来狩猎的,反倒像是在骑马赏景,后面跟着的擎风和水妩也是。

        原本御风和水如也是要跟来的,只是他们两个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所以就只有擎风和水妩跟着。

        风轻茗和风琰陌并排而行,风轻茗侧头看着他道:“你说,千芊她现在有没有和蒙颜在一起狩猎?”

        风琰陌淡笑道:“肯定有的,轻儿不用为他们担心什么了,还是先好好和为夫再欣赏下这林苑的风景。”

        “这林苑作为南麟的围猎场,范围这么大,骑着马都要大半天才能全逛过一遍,恐怕还没开始欣赏就会被人给打搅了。”风轻茗微微敛眸,淡淡地瞥了一眼四周。

        风琰陌轻笑一声,后面的擎风和水妩都已经握紧手中的武器,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飒飒”风吹动枝叶的声音,落叶飘落在风轻茗他们周围,地上的落叶被风吹起。

        “咻咻”利箭划破长空的声音传来,突然有十几支箭从四周射来。

        擎风和水妩眸色一凝,立刻飞身下马来到风轻茗和风琰陌身边用武器将四周飞来的利箭打落。

        箭不间断地射来,擎风和水妩也不间断地挥舞着武器,落在他们脚边的利箭越来越多。

        就在快要堆成一座小山的时候,对方停止了攻击,风轻茗和风琰陌飞身下马,随后周围突然出现十几二十个蒙面的黑衣人把风轻茗四人团团围住,人人手里都拿着锋利的长剑。

        风琰陌将风轻茗搂进怀中,淡淡地看着围住他们的黑衣人轻嘲道:“想要我的命,就只派这么点人来,真是太高估自己了。”

        “哼!这么点人?莘王爷真是好大的口气,就你们四个人,我们可是我们主子手下的精英,要取莘王爷你的命易如反掌,兄弟们,上。”黑衣人头领下达命令,所有黑衣人都直接冲上去。

        擎风和水妩全神贯注对付着黑衣人,护在风轻茗和风琰陌跟前,不让黑衣人靠近。

        看着周围的黑衣人,风轻茗就觉得有些手痒,她也想要动动手。

        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风琰陌搂紧她在她耳边轻声道:“乖乖待着,你现在还不适合自己动手。”

        听着风琰陌的话,风轻茗有些不情愿地点点头,乖乖呆在风琰陌的怀里,等着擎风和水妩把那些黑衣人全都消灭。

        与此同时,围猎场的另一边,也就是林苑的的东面,那里支起一个个帐篷,是专门供参见围猎的所有人休息的地方。

        漓浅和茯苓穿梭在支起的大大小小的帐篷之间,每间帐篷都相隔很远,他们两个轻巧地避开巡逻的士兵,来到一个豪华的大帐篷面前,看着在帐篷门口看守的御风和水如,漓浅和茯苓就直接出来走过去。

        “我师弟那个腹黑坑货真是,要我们一起跟着来就跟着来,还非要我们这样偷偷摸摸地来。”还没走近,漓浅的抱怨声就传到御风和水如的耳朵里。

        “漓浅公子,要是让王爷知道你在这里发牢骚,不知道您会怎样。”御风微微一笑。

        漓浅眯起眸子看向他,似笑非笑,“长能耐了御风,敢威胁我。”

        “不敢,只是王爷和王妃现在正在围猎场中狩猎,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遇到危险。”御风拱手笑道。

        “茗茗和二师兄虽说是在围猎场里,但是就看那些个阴险小人,肯定会埋伏人去刺杀他们。”茯苓担心地看向围猎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