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为他流泪

第一百零九章 为他流泪

风轻茗漫无目的地随意走着,低着头想着遇到风泽的事,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风轻茗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撞进了个温暖的怀抱。

        “在想什么呢?也不怕摔着。”风琰陌拥着她,低头看着她。

        “和皇兄谈完了?”风轻茗抬头望着他,被他拥在怀里感觉到莫名的安全感。

        “嗯,谈完了,我们回去吧。”风琰陌温柔地看着她,伸手轻轻撩拨着她额前的刘海,拉起她的手往宫外走去。

        在回王府的马车里,风轻茗靠在风琰陌的怀里,闭着眼睛开口道:“陌,你对安炀王府了解多少?”

        风琰陌轻吻着她的额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梳理着她柔顺的长发,“轻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刚才在皇宫里遇到一个人,他说他是安炀王府的世子风泽。”

        “轻儿是说,你遇到了安炀王世子风泽?”

        “嗯”

        闻言,风琰陌眸子微眯,透露出些许冷光,感受到他的冷意,风轻茗坐直身子抬头看向他,“怎么了?”

        看着风轻茗,风琰陌眼里的冷意瞬间被温柔所取代,伸手揽住她的纤腰往怀里带,“没事”

        风轻茗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那你知道这个风泽是什么样的人吗?”

        “他,他是安炀王的义子,我的记忆里他是在十八年前被安炀王带回府里,但是却因为身子弱,一直生着病,最后只在安炀王府住了两三年,安炀王便把他送到寺庙里,让他接受佛光的普照,接受佛祖的保佑,以延长生命,我跟他没有什么交集,连面都没见过,只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回到了皇都。”风琰陌眼眸透露着冷意。

        安炀王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坐上那个皇位,现在他的义子回来,恐怕目的也不简单。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见到他时看他脸上带着病态的白,而且看上去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那个风泽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他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眼里总是带着嗜血的冷意,看着你就好像要把你给看穿。”那种感觉有点像以前的她。

        风琰陌拥紧她,轻吻着她的发丝,“能让轻儿都觉得危险的人,那他自然也不是个善茬,更何况他又作为安炀王的子女,安炀王野心勃勃,一直想要夺取皇位做南麟的皇帝。”

        风轻茗抬头望着他,“这就是你厌恶安炀王的原因?”

        当初在庆功宴上,她看到他看向安炀王的眼神是冰冷,带着杀意。

        “是”风琰陌脸上露出冷意,深邃的凤眸里充满悲伤,“更重要的是他为了那个皇位害死了我的父皇。”

        “他害得我和皇兄失去了父亲,害得母后失去了最爱的人丈夫,更害得皇兄他在十四岁就继承皇位,让他承受着无尽的压力,所以我恨他。”说着,风琰陌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

        “我之所以离开皇都,是为了建立属于我自己的强大势力,为了守护南麟的江山不落入奸恶之人的手中,为了保护好我的家人还有我最爱的人。”

        听着他的话,风轻茗突然感觉到了心疼,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眼睛湿润了,泪无声地流出来。

        风琰陌被她突然抱住,有些惊喜,下意识地搂紧她,低声在她耳边轻喃:“轻儿”

        “嗯”风轻茗后退一点看着他,脸上的泪水映入风琰陌的眼帘。

        风琰陌轻轻一愣,双手捧着她的脸轻声道:“轻儿,你,是在为我流泪吗?”

        泪?风轻茗伸手摸脸,碰到了凉凉的东西,定睛一看,手上果然有泪水。

        她竟然真的流泪了,这,好像是她第二次落泪,第一次是在看到贝家人葬身火海,因为原身的记忆而受到感触无声地哭泣,那这次,是因为听到他的遭遇跟自己的相似,竟然有一瞬的心疼。

        看着手上的泪水,风轻茗轻轻点头。

        “轻儿”风琰陌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低头吻走她的泪,然后吻在她略显红肿的眼睛,轻轻地将她抱进怀里。

        “轻儿,我真高兴。”你终于为我流一次泪。

        风轻茗伸手回抱着他,安静地靠在他怀里,两人都出奇地不再说话,享受着这安静温馨的时光。

        马车一路走到平康王府才停下,擎风和御风跳下马车,站在一旁,对着马车里说道:“王爷,王妃,平康王府到了。”

        “嗯”一个单音节传出,风琰陌体贴地抱着风轻茗走出来,走下马车了才放她下来。

        风轻茗看着眼前熟悉的王府大门,恍如隔世一般,虽然只是离开了半个月而已,但是却好像过了好久。

        “走吧”风琰陌拉着风轻茗走进王府,擎风和御风跟在后面,平康王府的婢女小厮看到他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脸上满是惊讶。

        风轻茗看着他们的表情,不由得轻笑出声:“你们都怎么了?看到我回来很震惊的样子。”

        听到风轻茗的话,那些婢女小厮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行礼:“奴婢(小的)参见小…哦不,莘王妃,莘王殿下。”

        “都起来吧。”风琰陌淡淡地说到。

        “是,谢王爷。”

        “我父王和大哥二哥他们呢?”风轻茗问道。

        一个领头模样的婢女走出来低头恭敬道:“回王妃,平康王和世子、将军他们现在正在正厅,奴婢现在就去通报。”说着,已经跑着离开。

        风轻茗挑挑眉,看向面前的人道:“你们都忙自己的吧,我和王爷去看父王和大哥二哥。”

        “是”

        “我带你去见我父王和哥哥们。”风轻茗牵起风琰陌的手微笑道,拉着他抬步走向正厅。

        风琰陌温柔地看着风轻茗牵着他的手,眼里满是宠溺。

        听到婢女说风轻茗回来的消息,正厅里的平康王立刻就坐不住了,连忙跑出正厅,风润璟和风润阳见此也跟着出去。

        出了正厅看到迎面走来的风轻茗时,平康王急忙跑过去。

        “茗儿,你何时回来的?这次出去玩得开心吗?”

        风轻茗看着平康王微微一笑,“我和陌是昨天傍晚回来的,玩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