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六章

“别急,你很快就能见到她的,只是到时候你不要太过惊讶才是。”想起他的三徒弟,尘恒真人就觉得头疼无奈。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他这个师父,毕竟他当初收她为徒时那个丫头还那么小,而且还是很嫌弃他这个师父的。

        “哦,那好吧。”见尘恒真人不愿多讲,茯苓也不再多问,只不过心里早就已经忍不住开始描绘起了她那三师姐的模样了。

        “师父,他明明是个男子,怎么会是师妹,应该是师弟才对。”漓浅指着茯苓纠正尘恒真人的叫法。

        “臭小子,你是在质疑为师的眼力?”尘恒真人生气地将手中的茶杯咂向漓浅。

        漓浅连忙闪身躲过它,只听见“啪”的一声,茶杯碎在了地上。

        “没,没有,徒儿怎么敢质疑师父您的眼光,只是他……”

        “只是什么只是,你小子一直都不好好地钻研为师传授给你的医术,都不参透为师医术的精髓,现在就连你四师妹是女扮男装你都看不出来,真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混过来?”尘恒真人气得吹胡子瞪眼,又是一个茶杯飞过去。

        “女扮男装?”漓浅闪身接住尘恒真人飞过来的茶杯,抬眼看向尘恒真人身后幸灾乐祸捂嘴偷笑的茯苓。

        茯苓竟然是女子?漓浅难以置信,怎么说他也是阅人无数,见过的美女不在少数,没想到他和茯苓相处这么多天,他居然看不出来!漓浅都要严重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了。

        看到漓浅被尘恒真人教训,茯苓掩嘴偷笑,有一个这样的师父还真好,替她教训了一下漓浅,让他这些日子总是把她当药童使唤,哼!

        不过见好就收了,茯苓捶着尘恒真人的肩膀道:“师父,您就别生气了,这也不全是大师兄的错,我先前为了行事方便,这才女扮男装,隐瞒了大师兄这么久,大师兄认不出也是情理之中的。”

        漓浅听着青筋凸起,嘴角抽搐。这是在说他蠢吗!

        不过。

        漓浅突然勾起一抹意味深明的笑,“四师妹聪明伶俐,是师兄愚,昧,无,知了!”

        茯苓听出了漓浅说到最后几个字时,特地加重了语气,看着漓浅脸上意味不明的笑,茯苓就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师父,那我去看看娆娆醒了没有,您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徒儿我先走了。”说完,还没等尘恒真人说话,茯苓一溜烟就跑了。

        漓浅看着某人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的弧度越发大。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听到茯苓是女儿身时心里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丝窃喜。也许,他可以顺从自己的心意一次。

        隔壁房间里

        风琰陌让所有的人都出去,他正在给风轻茗肩上的伤口上药,因为受了贝啸一掌,原本只是一个小伤口,现在却开裂成了大伤口,血肉模糊的伤口,还有几条开裂的血丝,在风轻茗白嫩的雪肤下衬得更明显,更恐怖,让风琰陌的心微微抽痛。

        因为她体内的寒气,所以在她昏迷的这些天里伤口并没有恶化,但也没有好转,不管他擦多少药上去,都无法吸收药性愈合伤口,然而现在她的体温恢复了,没有了寒气阻止药性发挥作用,于是他必须给她的伤口继续擦药。

        给风轻茗上完药包扎好后,风琰陌转过身去用放在床边的水盆里的水洗手,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床上的人的玉指微微动了动,紧闭的眸子轻轻一动,慢慢睁开。

        风轻茗睁开眼睛,亮光有些刺眼,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她不适地眨巴眨巴眼睛,视线彻底清楚了。

        她看到坐在床边的风琰陌,脑子里回想起了他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抱住她,为她挡下贝啸的那一掌。回想起她在倒地昏迷之前看到他焦急紧张的神色。

        心里的坚冰彻底融化,嘴角微微上扬樱唇轻启。

        “风琰陌……”

        正在擦手的风琰陌听到声音,擦手的动作一滞,猛地转回头,看见原本床上躺着的人儿此刻已经醒来,睁开眼睛坐起来,正在看着他,嘴角带着柔柔的笑。

        风琰陌一把丢掉手中的毛巾,猛地伸出手把人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脸上满是欣喜,“轻儿,你醒了!”

        “嗯,我醒了。”听着他的颤音,感觉抱着她的人身子在轻轻颤抖,风轻茗心一暖,手轻轻环上他的腰身,回抱着他脸埋在他的胸膛前,闻着他身上清冽的薄荷清香,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自己应该吓到他了吧,突然在他面前倒下,想到这里,风轻茗心里升起一抹愧疚。

        她更加用力地抱紧他,“对不起,风琰陌。”

        对不起,让你为我受伤,对不起让你为了我难过,也对不起水妩她们。

        她应该听他们的劝,不自己一个人去救人,是她太过于自信了,才害得别人为她伤心难过。

        见她肯主动抱自己,风琰陌心下大喜,一手抱着她的细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更加用力地把她抱住,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他低头在她的耳边柔声道:“傻轻儿,你没事醒来就好,没什么好道歉的。”

        语气温柔如水,还带着满满的宠溺。

        风轻茗眼圈一红,抬起头看向他深邃含情的凤眸,微微一笑,“谢谢你,风琰陌。”

        谢谢你对我的爱,还有那无微不至的照顾。

        “傻丫头,你是我的妻,还说什么谢谢。”风琰陌双眸含情,轻轻吻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低头与她的额头相抵,潋滟迷人的凤眸近距离地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

        “轻儿,可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

        “嗯?”哪一句?

        风琰陌看着她疑惑的眼神,心下一叹,没良心的小丫头,竟然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风琰陌低头靠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说过,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就将你紧紧地囚禁在我身边,不让你离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