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阴谋

第九十二章 阴谋

皇都

        安炀王府的书房里,风泽站在书案前,俊秀的脸上有着病态的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依旧是给人温和亲切的感觉,他身边还有一个暗卫跪在地上。

        安炀王坐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听着风泽的消息,他剑眉紧皱,沉默良久才沉声道:“你是说贝啸给血月楼传来求救信件,而当你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死了?”

        “是的父王,血月楼的暗卫送来贝啸的求救信件,说他的仇家找到了他,要取他的性命,要求我们派人去救他,因为当时父王您不在,情况也有些紧急,所以还没等您回来我就急忙赶去,只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当我感到时,贝啸和他的手下都已经死了。”风泽说的风轻云淡。

        回想起那血腥的场面,那血的气息,他就感到异常兴奋。

        “那你觉得,杀死贝啸的会是谁?”安炀王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若有所思道。

        “呵,父王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风泽轻笑一声,俊秀苍白的脸上扬着微笑,乍一看就像是那种我见犹怜的病弱公子。

        安炀王转头看向他,“果真是那凝雪阁的阁主姝娆?”

        “是,贝啸是死在霄林门的附近,几天前,武林盟主林承办寿宴,暗卫查到,寿宴那天,凝雪阁的人来送过寿礼。”

        “如此说来,到真是凝雪阁的人做的了。”安炀王脸色淡漠地回到太师椅上坐下沉思片刻,“罢了,死就死了,反正也不影响到我的计划。”

        风泽眼神晦暗不明,忽然想起什么,“父王,暗卫还查到一件事。”

        “何事?”

        “参加林承寿宴的,还有玄临堡的堡主玄陌。”

        “你说什么!”安炀王惊异地看着他,“他没有死?”

        “并没有。”

        “难道是那炎蛊对他没用?还是没有下到他身上?”安炀王皱起眉头,看向风泽,“你当初是找谁去给玄陌下毒的?”

        “是他身边的暗卫,叫彦炀。我把蛊毒给他之后没几天,他就回信说已经把蛊毒放进玄陌的饮食里,也亲眼看着他吃了下去。”

        “那为何现在玄陌他还活着?一点事也没有。”安炀王怒目看向风泽。

        “这个孩儿就不知道了,之前彦炀还向我们借了十几个人,说是要去截杀玄陌,结果后来就销声匿迹了,我先后派出十几个人去调查寻找,都没有任何线索,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风泽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对于安炀王的怒火旁若无视。

        “凭空消失?能够杀人不留下任何痕迹的也就只有凝冰诀了,难道凝雪阁和玄临堡有什么交集?”安炀王沉思片刻,最后垂眸一叹,“就算凝雪阁和玄临堡关系匪浅,他们也不会选择正面与我们交锋,此事暂且可以先放一放。”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就是尽快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安炀王突然面露狠色,看向那个暗卫问道:“可查到我那陌皇侄现在的行踪?”

        “启禀王爷,恕属下无能,没有查到莘王爷和莘王妃究竟是去了哪里游玩。”暗卫有些颤巍巍地回答。

        “废物。”安炀王眸色一狠,下一秒就突然来到那暗卫面前,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暗卫双脚离地不断地挣扎着,瞪大眼睛惶恐地看着他。

        风泽在一旁对此旁若无视,脸上依旧是微笑。

        “咔嚓”一声,暗卫的脖子被安炀王掐断了,头一歪,双脚停止了挣扎,瞪大眼睛没了气息。

        安炀王嫌弃地将他甩开,暗卫的尸体摔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外面听到动静的侍卫立刻走进来,面无表情地将地上的暗卫尸体抬走,动作很是熟练,好像这不是第一次。

        风泽看向安炀王微笑说道:“父王何必为了一个没用的废物动怒,要对付莘王,可以用别的方式。儿子记得,再过些时日皇家每年一次的围猎就要到了,到时候父王跟皇上提一提,还怕莘王到时候不会回来吗?”

        “也只能这样了,明日我就去上奏皇上。”安炀王平息好怒气,抬步走出书房。

        风泽站在那里,阴柔的脸上露出笑意,眼里充满嗜血的笑意。

        莘王风琰陌,真是期待见到你。

        林姣第一天去看风轻茗被拦在门外,但她依旧坚持不放弃,每天一到饭点,她就带着盛儿到清林院送补汤,一连三天都是如此,林承和林唯看着很是无奈,但也都劝阻不了她。

        守在门外的水如和御风也表示很无奈,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林姣,突然感觉有一股无力感。

        “林小姐,你其实不必天天都来的。”水如无奈叹息。她们姑爷是不会让她进去的。

        “漓浅公子是因我才身受重伤的,我只是想来尽我所能照顾他,不让我会很不安,还请二位通融一下,让我进去看看。”林姣轻咬下唇,语气有些恳求。

        她已经很多天都没有见到她心念之人了,日日夜夜都在挂念着他的伤势,茶饭不思,只要她一天见不到他,那她就一天都不放弃,她一定要见到他为止。

        “真的不好意思,林小姐,我们主子说了,除了我们这些暗卫,其余的不管谁来都不能进去,还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御风难得对除了他主子以外的人恭敬地说一次话。

        毕竟这些日子,林姣天天都来看望他们夫人,给夫人送补汤,虽然那汤最后是被倒掉的。

        林小姐每次来都是失望而归,但是却让他有些佩服她的坚持,但是主子的命令他是不会违背的。

        “但是我……”

        “姣儿,你在这里做什么?”林姣还想说点什么,却听到身后传来她哥哥的声音。

        林姣连忙转身,就看到林唯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林唯身边还站着俊脸带笑的漓浅。

        看到林唯脸上的怒意,林姣不敢再看他,低下头柔柔地喊了一句“哥哥。”

        漓浅瞥了一眼盛儿手里的食盒,微笑道:“林小姐这是来送补汤了?”

        这几天他给他师弟送药进去的时候总是看到桌子上有一碗补汤,只是没有人喝,最后还是被倒掉,当时他还好奇来着,现在他知道了,原来那汤是林姣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