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看着风琰陌倒在风轻茗旁边,漓浅对着身后的人吼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把他们都带回去!”

        擎风和御风立即上前把倒地的风琰陌扶起,而反应过来的水妩和水如也上前帮茯苓扶起风轻茗飞身离开。

        漓浅径直走到林唯跟前,“林公子,我需要你的人帮忙去寻些药材。”

        “好,没问题。”漓浅话音刚落,林唯就一口答应,俊秀的脸上满是愧疚。

        若不是为了救他妹妹,玄陌堡主和贝姑娘也不会深受重伤,只要是能让他们好起来,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在漓浅他们离开没多久,一双暗红色的长靴踩在染血的草地上,走到贝啸的尸体旁边。

        抬头望去,长靴的主人面容俊秀,脸色有些病态的白,嘴角扬起的浅笑给人以亲近之感,只是那双黑眸却是森冷,血腥。尤其是在看到地上贝啸的尸体和插在他心口的长剑时。

        “凛夜”俊秀男子轻喊一声。

        “少主有何吩咐?”一个暗红色劲衣的侍卫出现在他身后单膝下跪恭敬说到。

        “去查”他要知道是谁杀了贝啸。

        “属下遵命。”暗卫领了命,即刻消失在原地。

        俊秀男子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忽然勾起一抹嗜血的笑。

        真是有意思!

        霄林门清林院

        躺在床上的风琰陌突然惊醒过来,额头上有几滴细汗,俊美的脸上带着慌乱。

        他刚才做了个恶梦,梦到他的轻儿离开了他。

        风琰陌急切地环视四周,没有看到他轻儿,顾不上这是在哪里,他立刻翻身下床,突然胸口一痛,他皱着眉头抓住胸前的衣服,被贝啸打了一掌让他受了内伤,但他咬牙站起走到门前打开房门。

        在门外守候的擎风御风看到风琰陌出来,脸上皆是一喜,“主子,你醒了。”

        “轻儿在哪?”

        “主子你脸色不是很好,要不要属下找漓浅公子过来?”御风看着风琰陌苍白的脸色担忧道,没有仔细听风琰陌问的问题。

        “我问你轻儿在哪?”风琰陌眯起双眸,眼里有些冷意。

        稳重冷静的擎风感受到他身上危险的气息,抱拳行礼道:“主子,夫人她在隔壁,漓……”

        擎风话还没说完,风琰陌就绕过他们快步往隔壁房间走去,擎风御风相视一看。

        他们主子一醒来就要找夫人,都不顾及一下自己的,这样可怎么得了。两人摇头轻叹,抬步跟上去。

        风琰陌快步来到隔壁房间,一进去就是看到风轻茗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风琰陌心如刀割般的疼,他抬步走过去。

        站在床前的水妩水如和茯苓都站到一旁,给他让道。坐在床边给风轻茗把脉的漓浅看到他来,轻叹一声,也识趣地起身站到一旁。

        风琰陌坐在床边,执起风轻茗白皙冰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另一只手轻抚上她布满寒霜的苍白脸颊,以往对她深邃含情的凤眸此刻满是心疼地看着她。

        “轻儿情况如何?”薄唇轻启,语气淡然如常,没有一丝波澜。

        漓浅犹豫了一下,最终垂眸说道:“情况很危险,她被内力震伤,心脉受损。”

        “怎么会这样?”水妩倒在水如肩膀上,泪如雨下,一双杏眼哭得红肿起来,俏脸布满泪水。

        一旁的擎风面露哀伤,他看着水妩在水如怀里哭得伤心,一阵心疼,很想把她拥入怀里安慰她,但是他现在却不能这样做。

        水如轻拍着水妩的背以示安慰,她看向漓浅,“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救救小姐吗?”

        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但她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御风看着她,不由地心里暗叹,真是个坚强的女子,明明自己也很想哭,但是却强忍着泪水安慰着别人。

        面对水如的疑问,漓浅摇头,有些无力道:“她伤及心脉,体内还有强大的一股寒气乱窜,我,没有办法。”

        “为什么没有办法,你不是号称医圣吗?你不是医术高明吗?为什么你没有办法救娆娆。”茯苓失控似的抓着漓浅的衣襟歇斯底里地喊到。

        娆娆是她最好的姐妹,她不能接受也不能相信没有办法去救她。

        漓浅低头看着抓着他衣襟,只到他胸口的茯苓,看到她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放荡不羁和玩世不恭,可爱的俏脸上满是痛苦,清澈灵动的眸子此刻充满哀伤,刺痛了他的双眼。

        漓浅艰难开口道:“即便我有医圣的称号,即便我的医术高明,现在也只是能护住她的心脉,但却无法治愈她。”

        他其实也不好受,作为一名医者,有一身医术,现在却救不了他师弟最爱的人。

        茯苓绝望地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床上毫无生气地躺着的风轻茗,眼泪瞬间流下来。

        难道就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好姐妹死去吗?

        因为漓浅的话,房间里一时间陷入沉静,充满哀伤的气氛。

        良久,一直没有开口的风琰陌看向漓浅,语气平静道:“用内力给轻儿疗伤不就可以修复她的心脉?”

        漓浅无力地摇头道:“这个方法可以是可以,但是她体内的寒气却是一个阻碍,如果强行给她灌输内力疗伤,会与那股寒气产生冲突,到时候她的情况会更糟,甚至还会立刻血管爆裂而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没有人可以救夫人了吗?”御风急急问到。

        他也很担心他们夫人的伤势,因为他们夫人是除了主子之外他最敬佩的人了。

        从初见到夫人时,看到她用奇异的手法帮他们杀死叛徒的时候,他就开始崇拜起了她。

        当知道和他主子成亲的人是她时,最高兴的就是他了,他最敬佩的人都是他的主子。

        漓浅思索一番,“或许,有一个人可以。”

        “谁?”漓浅的话让所有人重新燃起一丝希望。

        “是我和琰的恩师,尘恒真人。”漓浅蹙眉说到。

        “尘恒真人?是那个曾经纵横天下,武艺非凡,医术了得的尘恒真人?”茯苓惊讶地看向漓浅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