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为她受伤

第八十六章 为她受伤

风轻茗看着冲过来的人,提起冰剑站直身子,拭去嘴角的血,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来吧!”

        三个人的长剑直直指向风轻茗,她眸色一凝,踮脚跳起,踩在其中一个人的剑上,借力在空中翻身一转,飞身来到三个侍卫的身后,手臂一横,转身背对着他们。

        风轻茗握剑的手在轻微颤抖,冰剑上滴着血,三个侍卫的后颈,血如喷泉般地涌出来,他们的后动脉被割破了。

        三人倒地,风轻茗忍着困意,强撑着不倒下,冷冷地看向贝啸,“现在只剩下你了,贝啸,做个了断吧。”

        贝啸看着她轻蔑冷笑,“大小姐,就以你现在的状态,可不是我的对手。”

        “呵!”风轻茗蓦地轻笑一声,清冷的眸子坚定地看向他,冰剑指向他,“不是你的对手?,这么早就下定论,也不怕闪了舌头。”

        “大小姐,太过自信也是会吃亏的,既然你这么想念你的亲人,那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他们。”说着,贝啸脸露狠色,以掌为刃向风轻茗飞身劈去。

        风轻茗闪身躲过,借此挥剑刺向贝啸,由于深受重伤,再加上心口阵痛有些无力,动作有些迟缓,被贝啸轻易化解。

        “大小姐竟然还不如我这个上了年纪的人,动作竟如此缓慢。”贝啸得意一笑。

        他知道风轻茗受了伤,出手才没那么敏捷,这是一个好机会,杀掉她的好机会。

        趁着她受伤,杀了她,这样他就没有后顾之忧,也不用再担心会有人来找自己报仇。

        至于凝冰诀,等杀了她,再在她身上找,再不然,他就去找那个人,带人攻入凝雪阁,到时自会找到。

        想到这里,贝啸的眼里也充满杀意,他再次朝着风轻茗攻击过去。

        风轻茗用冰剑接下他的掌刃,冰剑和掌刃相碰,发出的强大冲击力把风轻茗和贝啸两人震开。

        风轻茗被震开后退几步,手里的冰剑掉在地上,手紧紧抓着心口的衣服,秀眉紧蹙,心口的疼痛让她紧闭眼睛,脸色有些苍白。

        而贝啸被震开往后一跃,他感觉喉咙腥甜,咳出点血,站定后看到风轻茗痛苦的样子,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受了伤还能有这么强的内力接下他的攻击并把他震开,不过这样反而是让她自己的伤势加重。

        贝啸瞬间凝聚全部的内力,想要给她致命一击。

        而冰墙外的风琰陌不断地用拳头捶打着冰墙,手擦破了,血流出来也毫无感觉,依旧朝着同一个地方一拳一拳地打过去,冰墙被打出一个洞来,血沾在冰墙上,显得很明显。

        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化开,开出一道血红妖艳的血花,但他并不在意,他只是感觉心里的恐慌在不断扩大。

        想到他的轻儿在里面有危险,他就无法淡定。

        风琰陌站在冰墙前,眸色越发沉重冰冷,凝聚全部的力量在手上,用力地朝着他打出的凹洞一拳打过去。

        终于,冰墙上出现了裂痕,心下一喜,再次一拳打过去,厚厚的冰墙被他瞬间打出了一个缺口。

        风琰陌快速从缺口走进去,看到里面完全是冰的世界,地上的冰面布满尸体和鲜血,但他没有注意这些,因为他看到贝啸正朝着风轻茗冲过去,想要给她致命一击。

        风琰陌心一紧,想都没想就立刻飞身上前将风轻茗紧紧地抱在胸前,用后背替她生生地受了贝啸致命的一击,抱着她向前倾倒在光滑的冰面滑出去一段距离。

        因为贝啸使出的是全力,而他刚刚又在外面耗费了许多内力,现在又为风轻茗挡了一掌,风琰陌即刻吐出血来,鲜红的血染在他玫红色的薄唇上,更让他的俊颜多了一分魅惑。

        风轻茗愣愣地看着她眼前风琰陌的俊颜,看着他嘴角的血迹有些颤抖道:“你……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替她挡住这个攻击?她明明不值得。

        “你受伤了,我会心疼的。”风琰陌温柔地抚上她毫无血色的脸颊,凤眸宠溺地看着她,抱着她的手无力地松开。

        风轻茗从他的怀里出来,眼里带着嗜血的冰冷扫向跪坐在冰面上的贝啸,伸手拿过旁边死了的侍卫的长剑,站起身提着长剑走到贝啸面前。

        因为内力损耗太大,贝啸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看着提剑的风轻茗一步一步地走进,他脸上露出恐惧,害怕的神色。

        风轻茗将贝啸踢倒在地上,双手握紧长剑狠狠地刺进他的心口,贝啸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瞬间没了气息。

        风轻茗松开手,身形踉跄地要走到风琰陌身边,可是还没走几步,她就已经支撑不住,眼眸半闭,身子缓缓倒下。

        风琰陌快速地冲过去接住她,“轻儿!轻儿!你怎么了?”

        倒在风琰陌怀里,风轻茗看着他为她焦急的俊颜,想说什么,但是她的眼皮如灌了铅似的,没有办法睁开,只得闭上了眼睛。

        风琰陌见她只是轻轻蠕动了唇瓣,没说出什么就闭上了双眼,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身体在变冷,他的心慌了。

        为什么,为什么轻儿的身体开始变冷,她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体温却在下降。

        周围的冰墙在风轻茗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就开始碎裂,大风一吹,冰墙全部碎成小冰粒随风而漂。

        而后敢来的漓浅和茯苓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空中全都是随风飘荡的冰粒,还有鲜血染红的地上躺慢了尸体。

        茯苓在看到风琰陌怀里抱着的风轻茗时,急急地跑过去,“娆娆你怎么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风琰陌紧紧抱着风轻茗冰冷的身子,没有回答茯苓的问题,漓浅立刻走过来蹲下为风轻茗把脉。

        只是一碰到风轻茗冰冷的手腕,漓浅一惊。为何她的身体如此冰冷?

        听着风轻茗的脉象,漓浅的俊眉狠狠地皱起。

        内力耗尽!心脉受损!体内还有股寒气乱串!漓浅抿紧唇,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见他把完脉抿嘴不说话,风琰陌扯着漓浅的衣襟怒吼:“你怎么不说话?轻儿她究竟是怎么了?”

        漓浅抓住他的手,皱眉道:“琰,你也受伤了,先冷静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风琰陌猛地甩开漓浅。

        漓浅被甩得后退几步,有些生气地皱起眉头,他手中多了一根金针,朝着风琰陌的睡穴刺去。

        风琰陌一心在风轻茗身上,没有防备地被刺中,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