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重伤

第八十五章 重伤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赶着路,一刻也不敢停歇,生怕耽误了他们去救人。

        一直到风琰陌派去在前面查探的暗卫来报,说是在前面的草丛里找到了林姣,林唯急忙加快速度跑上去。

        看到靠坐在树根上昏迷过去的林姣,林唯心一紧,急忙上去查看,“妹妹,妹妹你醒醒,你怎么了?”

        风琰陌看着昏迷的林姣,眉头紧皱。林姣在这里,那他的轻儿呢?他的轻儿又在哪里?

        风琰陌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他连忙叫来暗卫,让他们到附近的地方去找。

        林唯身后的漓浅注意到林姣微微泛黑的嘴唇,微微蹙眉走上去给她把脉,“林小姐这是中了慢性毒药。”

        “中毒!”林唯惊讶一声,俊秀的脸上露出怒意。到底是谁这么狠毒,竟然给他妹妹下毒。

        “不过别担心,她体内的毒暂时被抑制住了,我这里有解药,给她服下就好了。”漓浅拿出一粒药丸递给林唯。

        林唯接过去给林姣服下,漓浅医圣的称号可不是虚的,林姣刚服下他的药,泛黑的唇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悠悠转醒。

        林姣睁开眼睛看到眼前脸色焦急的林唯,心里的委屈瞬间爆发,红着眼睛扑到林唯怀里,“哥哥。”

        “别怕,已经没事了。”林唯温柔地拍着林姣的背安慰到。

        “嗯”林姣靠在林唯的肩上,突然想到什么,从林唯怀里退出来,急急地环视周围的人,都没有看到那抹纤瘦的月白色身影,她急忙抓住林唯的手急切问道:“哥哥,漓浅公子呢?”

        听她问到漓浅,林唯有一刻的茫然,随即想到他的妹妹还没有知道“漓浅”的真实身份。

        看着妹妹急切的神色,林唯开口道:“我们来的时候只看到你一个人昏迷在这里,并没有看到她。”

        林姣一听,心立刻就悬了起来,她急急地抓着林唯的手道:“哥哥,快去救他,快去救漓浅公子!”

        茯苓一听,立刻上前抓着林姣的肩膀急声道:“你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娆娆她怎么了?”

        没有注意到茯苓对“漓浅”的称呼,林姣只是美目含泪道:“漓浅公子将我救出来,他带我到这里,嘱咐我在此好声躲着,他去引开那些恶人。”

        “什么!”茯苓松开手站起身后退一步,秀眉紧皱。娆娆的伤还没好,她一个人引开他们,会很危险!

        后面的水妩水如听了整颗心也都提了起来,面露担忧,她们齐齐看向风琰陌,却发现他早已不知去向。

        风琰陌在听到林姣说风轻茗独自一人引开贝啸,他就立刻飞身离开,凭着感觉在附近寻找,俊眉紧皱不放。

        他不应该答应她的,她居然敢独自一个人引开贝啸,竟然把危险留给自己,等他找到她一定要把她紧紧地囚在身边。

        就在风琰陌找得临近疯狂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一阵寒气,心下一惊,这么冷的寒气,莫不是轻儿……

        风琰陌迅速往寒气的源头跑去,越接近寒气越重,由于有高高的树木挡住视线,风琰陌走近了才看到那散发着寒气的是一道白色的冰墙,围成了一个半圆形状。

        风琰陌伸手抵在冰墙上,从墙上传来冰冷刺骨的感觉瞬间从手传到身体的每一处。

        轻儿就在里面。风琰陌蓄集内力要打破眼前的冰墙,但是强大的内力打在冰墙上就仿佛打在一团柔软的棉花上,毫无作用。

        风琰陌双眸直直盯着冰墙,仿佛要透过它看到里面的情况。

        而冰墙里面,上演着血腥的一幕,风轻茗握紧手里的冰剑,不断地挥舞着刺入侍卫的身体,白色的冰剑刺入,红色的冰剑出来,侍卫一个个倒在地上,血染红了白色的冰面。

        风轻茗月白色的衣袍上也沾上了几处血,白皙艳丽的脸上也沾上几滴,红色的血在她白皙的脸上给她更添一丝妖艳。

        冰蓝色的双眸冰冷至极,风轻茗面无表情地站在一个侍卫面前,冰剑从他的身前刺入,直直从后背而出,冰剑被血染红,有血珠滴落在地。

        侍卫痛苦地皱起脸,风轻茗将剑拔出,侍卫瞪大双眼倒在地上死了,风轻茗将剑一甩,剑上的血被甩在地上。

        风轻茗冷眼看向面前被她杀得只剩下的五六个拿着剑的侍卫,她握着剑慢步向他们走过去,而他们则是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风轻茗,在慢慢地往后退。

        一旁的贝啸突然觉得眼前的风轻茗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修罗,强大,嗜血,瞬间把他的手下杀得所剩无几,他看看四周,全都被冰墙围得死死的,毫无缝隙,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

        “乒乓”剑与剑之间相互碰撞的声音传入贝啸耳里,抬头就看到风轻茗和他的手下又缠斗起来。

        随手一剑,又是一个侍卫倒地不起,贝啸看着自己的手下在不断减少,面色一狠,凝聚内力于一掌,猛地飞身上前朝着风轻茗后背上的后心就是一掌。

        专注着和侍卫打斗的风轻茗就这样突然被打了一掌,整个人向前快走几步,险些站不稳。

        风轻茗“噗”地吐出一口血,手捂着心口,先前受的剪伤还未好,现在又被贝啸狠狠地打了一掌,伤口肯定是裂得更大。

        风轻茗蹙紧眉头,抓着心口的衣服,感觉到心脏在阵阵发痛,这种感觉和她当初初次修炼凝冰诀时的疼痛一样。微微喘着气,她感觉她现在很困,好想闭眼睡一觉,眼睑有些支撑不住,眼看着就要闭上眼睛,风轻茗狠狠地甩头,用剑抵在冰面上,撑着有些不稳的身子。

        不,她现在不能睡,她要为她父母报仇,要眼前的叛徒为亡去的贝家人赎罪。

        贝啸看着风轻茗身形不稳,脸色不佳的样子,忽地虎目微眯,勾起一抹阴邪的笑,伸手推着退在他面前的三个侍卫,“给我上,杀了她。”

        三个侍卫面面相觑,不敢上前,贝啸猛地踹他们一脚,“她已经受了重伤,体力不支,快点给我上,杀了她。”

        听了贝啸的话,三人心一横,握紧手里的剑朝着风轻茗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