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出事

第八十一章出事

清晨

        风轻茗睁开眼,就看到离自己不到一指距离的妖冶的俊脸,那双深邃的凤眸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玫红色的薄唇勾起一抹浅笑,因为两人靠得近,他们铺在枕头上的发丝紧紧缠绕在一起,有着结发共枕的模样。

        看到她醒来,宠溺地柔声道:“轻儿的睡颜真是可爱。”

        风轻茗怪异地看着他,可爱?她现在可是带着假脸的,男人的容貌,说她睡颜可爱,难不成他还有断袖之癖?

        不对!他是不是断袖关她什么事?

        风轻茗没好气地别过脸,“既然醒了就放开我,我要起来。”

        都抱了她一晚上了,手还是一直紧紧地抱着她,一刻也不放松。

        风琰陌低声一笑,松开搂着她细腰的手,风轻茗得了自由,立刻坐起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

        风琰陌也跟着她坐起来,因为他的动作,原本身上松松垮垮的里衣完全地敞开,露出了修长、完美的身形,看得风轻茗小脸有些不自觉地发烫。

        风琰陌看着她的小脸微红,突然靠近她的耳边轻笑:“轻儿一大早就看着为夫发呆,是在胡想什么?”

        胡想?把她当成什么人了?风轻茗蹙眉瞪着他。

        “别挡在这里,碍着我下去了。”风琰陌坐在床外围,风轻茗要下去只得推开他,于是她也确实伸手搭在风琰陌的肩膀上要推开他。

        然而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粗鲁地推开,水妩急急地冲进来,“小姐小姐,出大……事了。”

        在看到坐在床上的风轻茗和风琰陌,水妩直直地愣在那里,随即反应过来双手捂脸转过身去,“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水妩,你别急好不好,要是吵到小姐就……不好……了”后面跟着进来的水如在看到床上的人时也愣住了。

        看着床上的两人,她尴尬地笑两声,“哈,哈,小姐,我们不知道你和姑爷在,我们这就出去。”说着立刻拉着水妩走出去,还不忘关上门。

        出到外面,水如捂着通红的俏脸,有些不可置信。

        天啊!她居然看到小姐和姑爷坐在一张床上,关键是小姐还是一副要推倒姑爷的模样,姑爷还,衣衫不整的!

        风轻茗看着水妩和水如一脸尴尬紧张地退出去,又看看自己和风琰陌的姿势,有些暧昧,就知道她们肯定是误会了。

        风轻茗皱着眉,猛地推开他。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被水妩水如她们看到这样的场面,还误会了她。

        风轻茗下床穿好鞋子,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前打开门走出去,然后在砰的关上。

        看着风轻茗离开的背影,风琰陌轻笑两声,他的轻儿害羞的样子也真是可爱。

        门外的水妩水如刚退出去,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看到一脸冷意的风轻茗开门走出来。

        水妩和水如下意识地看了看她身后,心想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姑爷呢?

        风轻茗瞧着她俩的动作,有些危险地眯起双眸,“你们俩在看什么?”

        感受到风轻茗身上不妙的气息,水如立刻笑嘻嘻摆手道:“没,没什么,小姐。”说着还偷偷地推推身边傻愣的水妩。

        水妩这才反应过来傻愣愣道:“没有看什么,我们只是在好奇怎么小姐这么快就出来了。”

        “哦!”风轻茗眯起的眸子染上冷意。

        水如打了个寒颤,她怎么有个这么傻愣的妹妹啊!竟然全招了。水如一副认错的表情说道:“小,小姐,你别生气,我们错了。”

        风轻茗无奈地看着她们轻叹一声,“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啊!差点忘了,小姐,是那个关在霄林门石牢里的江珧他死了。”经风轻茗这么一问,水如这才想起来要告诉她的事。

        “死了?”风轻茗蹙起眉头。她昨天去见他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一早就听到人死了,难道是贝啸来过了?

        “对啊,今天一早我和水如就听霄林门的婢女们说,江珧死在石牢里,而且就连着林姣小姐也失踪了!茯苓小姐让我们来通知你,她现在正在石牢那边。”水妩皱紧秀眉急急地说道。

        “走,去石牢!”风轻茗沉着脸,快步走出清林院。

        江珧的死,林姣的失踪,这一定跟贝啸脱不了关系!

        而且林姣失踪,林前辈一定很着急。

        水妩和水如对视一眼,也急忙跟上。

        石牢外面站满了霄林门的弟子和婢女小厮。

        风轻茗一进石牢,就看到一旁坐在轮椅上脸色沉重的林承和他身后的林唯,还有蹲在尸体旁边的茯苓和漓浅。

        风轻茗看正对着门死在地上的江珧,他趴在满是血的地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脸上还保持着临死时不可置信的表情,看样子是死不瞑目。

        看到风轻茗进来,蹲在尸体旁边观察的茯苓连忙起身走向她,“娆娆。”

        “究竟是怎么回事?”风轻茗皱眉问到。

        茯苓看了一眼地上的江珧沉声道:“昨晚有人打昏看守石牢的侍卫,杀了江珧,又把林姣小姐给掳走,还留下了一张纸条。”

        “什么纸条?”

        “就是这张。”林唯走过来将一张纸条递给风轻茗脸色复杂道。

        风轻茗接过一看,眸色一冷,纸条上面用血写着:“要救人,就让贝轻茗独自一人来隐楼。”

        风轻茗拿着纸条的手收紧,脸色阴寒。看来贝啸是知道了她没有被困死在石室里,才特意抓走林姣为了引她上钩。

        抓紧手中的纸条,寒声道:“既然林小姐是因我被抓,那我就去吧她换回来。”

        “不可以!”一旁蹲在尸体旁边的漓浅站起身沉声道,“江珧是被匕首直接封喉而亡,那两个昏倒的侍卫我也看过,是被人从身后毫无预兆地打昏,这就说明对方不止一个人,你一个人去,会有危险。”

        再说了,他的师弟也不会允许她一个人去冒险救一个不相关的人。

        “对啊娆娆,这摆明了是冲你来的,你一个人去就正中对方的下怀了。”茯苓也附和着劝到。

        “即便这是阴谋,即使对方人多,林姣姑娘是因我被抓,我自然要去把她平安地救回来。”风轻茗垂眸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