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真相

第七十七章 真相

“爹爹您千万别这么说,您是受害人,您没有错。”林姣擦擦眼泪,带着鼻音说道,眼睛有些红肿。

        “对了,不知那个假扮我父亲的恶人现在在哪?”林唯收住难过,转头看向在一旁的风琰陌和漓浅问道,微红的眼睛里带着恨意。

        一想到他的父亲被关起来折磨了这么多年,自己和妹妹也被那个小人欺骗了多年,还喊了他这么久的“父亲”,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那个江珧现在正被我们的人看管着,就等着林盟主处置呢。“漓浅微笑答道。

        “一定不能轻易地放过那个恶人,哥哥你定要让他给爹爹赎罪。”林姣擦掉眼角的泪水,俏丽的脸上也露出了狠色。

        “嗯,姣儿放心,我会的,也请父亲放心,儿子一定会让那个小人付出代价的。”林唯皱紧眉头,面带狠色。

        就算不说,他也不会轻饶了那个害他们兄妹和父亲分离多年的小人,他一定会把他父亲所受的苦从他身上千倍万倍地讨回来。

        “林公子,处置那个江珧先不急于一时,现在要紧的是把霄林门里归属于江珧的清理出来,以绝后患。”风琰陌适时建议到。

        “嗯,玄陌公子是的没错,先清理门户,把霄林门里存有不轨之心的人清理出去,以免威胁到霄林门和武林的安危。”林承也赞同风琰陌的提议说道。

        “唯儿,这件事为父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办好的。”

        “是,父亲,儿子一定会办好,把那些有私心的人全部驱逐出霄林门,不让他们威胁到武林的安定。”林唯拱手道,脸上的神情严肃,郑重,颇有林承当年的风范。

        林承欣慰地点头,不愧是他的儿子。

        在林唯离开后,漓浅命人去弄了一把轮椅过来,给林承当代步工具,这样就可以自由走动,不用一直闷在房间里了。

        林承坐在轮椅上,林姣在后面推着轮椅走动,原本她不用做这些的,这是她却觉得自己的父亲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她没有尽到一个做子女的职责,所以想要多为父亲做点事情,尽孝道。

        一路来到正厅,林唯已经让人把霄林门所有的弟子和婢女小厮,以及来参加寿宴还没有走的其他门派的弟子都召集到了正厅。

        正厅里,婢女小厮都站成一排,霄林门的弟子也都在他们旁边站得方正,而那些宾客,则是站在一旁。

        当看到坐在轮椅上被林姣推着进来的林承时,原本安静的正厅瞬间沸腾起来。

        “盟主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在了轮椅上,还被大小姐推着进来?”

        “林盟主的精神看上去和昨天的完全不一样啊,好像瘦了好多。”

        ………

        “安静!”听着众人吵闹的议论声,林唯皱眉冷漠地呵斥了一声,身上散发着不亚于林承的威严,吓得议论纷纷的人立刻闭了嘴,直直地抬头看向他。

        林唯冷冷地扫了一眼他们,才转头看向风琰陌和漓浅,朝他们点了点头,漓浅会意一笑,往外面招招手,接着就看到一身黑衣,带着银面具的擎风和御风抓着被五花大绑的江珧走进来。

        见此,安静的众人再次沸腾起来。

        “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会有两个盟主啊?”

        “这两位林盟主长得一模一样,难道是林盟主的同胞兄弟?”

        “没听说过林盟主还有同胞兄弟的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旁站着的其他门派的弟子看向林唯问道:“林公子,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令尊会有两位?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对啊,给我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道。

        林唯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诸位,如你们所见,出现了一个跟我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

        林唯走到林承身边说道:“这位是霄林门的门主,也是江湖上的武林盟主林承,更是我的父亲,而他。”

        林唯看向被绑着的江珧,眼里满是浓浓的恨意,指着他冷声道:“是囚禁了我父亲十二年,并且还假扮了我父亲坐上盟主之位的阴险小人江珧。”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阵惊呼,当然,这并不包括风琰陌他们。

        林唯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他继续说道:“十二年前,这个江珧下毒设计了我父亲,并且把我父亲囚禁在他房间里的暗室里整整十二年,害得我父亲承受了整整十二年的与儿女分离的痛苦。”

        说着,林唯的眼眶湿润了,林承身后的林姣也跟着掉下了眼泪。

        看着眼睛通红、湿润的林承和林唯,还有哭得眼睛红肿的林姣,在场的人都被勾起了伤心的回忆,一些婢女被感动得落了泪,同时也用怨恨的目光看向江珧。

        风琰陌抿紧唇,低下头,十二年前,他也和他的父皇分离了,永远地分离了……

        一些正义感强烈的人被林唯的话震动了,开始指着江珧辱骂起来。

        “真没想到还有如此阴险狡诈的小人,竟然对武林盟主下毒,还设计把他囚禁了十二年,甚至还要取而代之。”

        “就是,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样的阴险小人了,竟然害得人家林盟主与儿女分离十二年之久。”

        “可一定要好好惩罚他,给林盟主讨回一个公道。”

        “惩罚怎么够,应该杀了他,才能够弥补他犯下的罪行。”

        “对,杀了他……”

        江珧浑身发抖着承受众人看他不屑、鄙夷、厌恶的目光,在听到说要杀他,憔悴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他想要挣扎,但是却被擎风和御风抓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只得开口喊着:“不要,不要杀我,我只是听命行事的,我也不想的,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不管他怎么说,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诸位请安静下来”林承用苍劲有力的声音开口说道,不怒而威,让众人都安静下来看向他。

        “诸位,虽然江珧他囚禁了我十二年,也害得我和儿女分离了十二年,但是我不想取他性命,只要废除他的武功,让他在霄林门的石牢里度过余生,永远都不能离开。”这是对他最大的折磨了。

        “盟主大人宽宏大量,我等敬佩。”虽然觉得这样的惩罚太轻了,但是受害人都开口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