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亲生父子父女重逢

第七十六章 亲生父子父女重逢

“嗯”水如眨巴眨巴眼睛,让自己的视线清晰起来,这才拿起水盆边沿上的毛巾浸浸热水,将它拧了拧,使它保持湿润却又不滴水,然后才轻轻地擦拭着风轻茗肩上凝固的血块,一边擦着一边还注意着风轻茗的脸色。

        待擦到伤口上时,尽管水如动作很轻,但风轻茗还是能感受到从伤口上传来的阵阵刺痛。

        只是她依旧是面带微笑,眉头也不皱一下,她怕眼前这两个丫头担心,更何况这点痛跟她以前经历过的痛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整整擦了一个时辰,风轻茗肩上的黑血块才擦拭干净,雪白的肌肤上只有一个圆形的红色伤口。

        水妩打开漓浅给她的药瓶,将雪肤露倒一点在风轻茗的伤口上,用手轻轻地将它均匀地抹开,然后再拿一条白色的绷带小心翼翼地把伤口包扎好。

        水如把准备好的一套红色长裙递给风轻茗,风轻茗看了一眼那件长裙说道:“还是给我找一件男装来吧。”

        她现在还是继续扮演着漓浅的角色好了,那样方便行事。

        “是,水如这就去准备。”将手上的衣裙递给水妩,水如转身走出去。

        刚走出房门,就遇到了风琰陌,水如连忙行礼喊了一声:“姑爷。”

        风琰陌轻应了一声问道:“轻儿她怎么样了?”

        水如抬头就看到风琰陌的俊脸上染上一点红晕,心里偷笑一下,开口答道:“回姑爷的话,小姐的伤口已经上了药,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没事了就好。”听到风轻茗没事,风琰陌松了一口气,他把手里的月白色锦袍递给水如道:“轻儿身上的衣袍应该不能穿了,你把这件衣袍拿给她。”

        水如笑着接过,“刚巧小姐让我去给她找一件男装呢,没想到姑爷就送过来了,姑爷和小姐真是心有灵犀啊!”

        “咳”风琰陌红着脸轻咳一声,“你给她拿进去,不用告诉她是我给的。”

        水如疑惑道:“这是为什么?”告诉小姐不是很好吗?这样说不定小姐会很高兴呢。

        “不用问为什么,你拿去给她就行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水如看着她家姑爷的背影,感觉有种落荒而逃的样子。

        主子的心思真难猜,水如耸耸肩,捧着手里的衣袍走进屋内。

        看着走进来的水如,风轻茗挑眉道:“怎么这么快?”

        水如将手中的衣袍递给风轻茗笑道:“嘻嘻,奴婢一出门就遇到了姑爷,他拿着这件衣袍。”

        她可是听了姑爷的命令没有说是他给她的。

        姑爷?风琰陌。

        风轻茗低头看着手中的衣袍,水如看不到她眼里的情绪,见她半天没动静,心中不免疑惑。

        水如试探性地开口道:“小姐,你若是不喜欢,奴婢就给您另外找一件。”

        “不用,就穿这件好了,去帮我准备好热水,我要洗澡。”风轻茗垂眸道。

        “是”

        而这边,漓浅找到林唯,正巧他和林姣在用膳,于是他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把事情的真相粗略地说了一遍,林唯一脸震惊,而林姣有些不敢相信,漓浅就带着他们来到清林院。

        “林公子,林小姐,令尊就在里面。”漓浅指了指林承所在的房间说道。

        林唯和林姣立刻推门进去,看到了坐在床上骨瘦如柴的林承和坐在床边椅子上早已经带上面具的风琰陌。

        看着那张瘦削的熟悉面孔,林唯红了眼睛,走到床榻旁边,喊了一声“父亲。”

        “唯儿”林承伸出手,林唯立刻伸手握住它,两手相触,林唯这才感受到暖暖的父爱,之前和那个假的,根本没有这种感觉。

        “父亲”林唯再次喊了一声,他转头看向还站在门口的林姣喊到:“姣儿,这才是我们的父亲,之前那个是假的。”

        林承也看向林姣,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慈爱,他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姣儿”

        看到林承眼里的慈爱,还有林唯眼里坚定的期待,林姣这才完全相信,她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爹爹”,跑过去扑进林承怀里大哭起来,“爹爹,你是真的爹爹,不是假的!”

        林承眼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他伸手轻抚着林姣的头,温柔哄道:“对,我是爹爹,姣儿,我是你的爹爹,是真的,不是假的。”

        林唯也做到床边拍着林姣的背安抚着她,林承空出的另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

        风琰陌在林唯和林姣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起身站在一旁,看着亲生父子父女重逢的画面。

        进门的漓浅也站到风琰陌身边看着这幅温馨的画面,“亲生父子父女重逢,真是令人感动啊!”

        “嗯,确实。”

        “父亲,我们已经知道真相了,您这些年受苦了。”林唯红着眼看向林承,脸上满是愧疚。

        如果他早些发现这些异样,早些想办法去调查心中的疑惑,如果他足够强大,也许他的父亲就不会被人关在暗室里十二年之久,他和妹妹也就不会喊了假扮了他父亲的那个阴险小人十几年的“父亲”了。

        “是啊,爹爹,我一听到您被小人下了毒,被关了十二年,导致武功尽废,而且还伤了腿,以后都不能再下地走路了,我就好心痛,爹爹。”林姣从林承怀里退出来一点哭到。

        “没事了,爹爹现在不是好好的了吗?别哭了。”林承只剩皮包骨的粗糙大手轻轻地擦拭着林姣脸上的泪水。

        林承又看向林唯说道:“唯儿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也不必太过自责,这件事不怪你们,你们当时都还是几岁大的孩子,也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的。”

        “也是为父当时太心急,听到好兄弟受难,急着去寻找真相,这才中了小人的圈套,为父也有错,让你们陪着一个阴险小人过了这么多年,让你们也陪了危险过了这么多年,如今看着你们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林承面露疚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