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替她吸毒

第七十三章 替她吸毒

闻言,风琰陌身形一顿,随即敛眸轻叹一笑。原来她已经知道了,也是聪明如她,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

        骨节分明的玉手抚上脸上的金面具,慢慢地摘了下来,露出了天地都为之失色的俊美妖异的脸庞。

        风轻茗冷冷地看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庞,冷声道:“若是我没有发现,莘王爷是不是还想一直隐瞒下去?”

        如果不是在刚才的密室里听到他喊她“轻儿”,她可能还没有发现他就是风琰陌,更不会知道风琰陌竟然就是玄临堡的堡主。

        听出她语气里的怒意,风琰陌连忙认错道:“对不起轻儿,我并不想瞒着你,我怕你看到我会生气,怕你会再次离我而去,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原谅我轻儿。”

        “原谅?原谅什么?原谅你的欺骗?还是你的隐瞒?”风轻茗自嘲一声,甩开风琰陌的手。

        手握上肩上的箭柄,皱着眉头,用力地将它拔出来,扔在一旁,血瞬间涌出来,风轻茗用手捂住伤口,黑色的血顺着指缝流出,一会就顺着她白皙的玉指滴落在白色的锦袍上,显得越发明显恐怖。

        看着她这样粗鲁地拔出利箭,风琰陌心一惊,心疼地伸手抓住她的手,“你这是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有生命危险的?”

        风琰陌出手点住她的穴道,制止血不停地流。

        “莘王爷也会在意我的死活?”风轻茗轻讽地看着他说道。

        “你是我的妻,我最爱的人,我当然在意你了。”

        “妻子?最爱?莘王爷说这话难道就不觉得很讽刺吗?”风轻茗冷笑着,眼里疏远的冷意生生刺痛了风琰陌的心。

        “如果莘王爷真的在意的话,那么当初在大婚那天还会出现那一幕吗?”

        “轻儿,你误会我了,大婚那天我……”风琰陌想要告诉她真相,但却被她冷冷地打断。

        “够了,风琰陌,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不会相信,以前有,现在是,以后也是。”

        风轻茗的话,宛如一把锋利的刀刃,深深地刺进风琰陌的胸膛,将他爱她的心血淋淋地刨开,撕心裂肺的痛,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见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眼里的受伤,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让风轻茗感觉心微微一痛,她垂下眸子遮住眼里的情绪。

        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但是却扯动了伤口,感觉喉咙一甜,轻咳一声,黑色的血就顺着嘴角流出来,在她白皙的脸上尤为明显。

        “轻儿!”看着她嘴角流出的血迹,还有微微泛黑的樱唇,风琰陌心一紧,猛地扯开她左边的衣袍,露出了她泛黑的伤口,泛黑的地方不只在伤口处,伤口附近也变黑了,范围很大,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显得异常明显恐怖,可见毒之狠。

        “你干什么?!”风轻茗感觉到肩上一凉,抬头看到风琰陌扯开了她的衣袍一直盯着她的伤口看,风轻茗脸色一红,伸手想要推开他。

        风琰陌皱眉抓住她的手,“毒素已经快蔓延到心脏了,你别动,我帮你吸出来。”

        说着,没等风轻茗回答,风琰陌就俯下身,带着些许凉意的薄唇印在她的伤口上。

        “你!”风轻茗不适地皱起眉头,她能清楚地感受到风琰陌薄唇上传来的凉意,风琰陌帮她吸着毒,从肩上传来的酥麻感就仿佛一道电流,传到她身体的每一处。

        风轻茗羞红了脸,白齿轻咬着红唇,双眼有些迷离,攀在风琰陌白皙的臂膀上想要推开他的手不自觉地抓紧。

        为什么?她刚才的话明明说得那么重,她明明看到了他脸上痛苦的神情,为什么他不是直接愤怒地一走了之,反而还是在关心她,为她吸出伤口上的毒?

        把吸出的毒血吐在地上,又继续印在风轻茗的伤口处,这样反复地做着,直到风轻茗的伤口不再泛黑,地上多了一滩黑血。

        把最后一口黑血吐在地上,风琰陌拿出他先前从衣服上撕下的布料轻轻地绑在她的肩上,做完这些,他抬头看向风轻茗,修长的手抚上她红得能滴血的脸颊,柔声道:“不管轻儿你信不信我,但你只要知道我爱你,爱你入骨,这就够了。”

        风轻茗眸子微微闪动,抬眼看向他,俊美深邃的五官,狭长的凤眸里满是化不开的柔情,因为给她吸毒而嘴角染上的血迹给他平添一丝魅惑,显得他更加俊美妖冶。

        山洞里很安静,只有偶尔听到火堆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眼里只有对方的影子,但是两人的心却都不一样,风琰陌心里装的全都是她,而风轻茗的心里装的却是仇恨和负担。

        一阵凉风吹进洞里,风轻茗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肩膀又暴露在空气中,她拉上衣服低头道:“我有点冷。”

        风琰陌收回目光,起身走到火堆旁边拿起烤干的衣服递给风轻茗,“把你的湿衣换下来,先穿着我的。”说着他背过身去。

        风轻茗看着手里的衣服,上面有着他独有的清冽的薄荷清香,因为刚刚被火烤干,还有着微微的暖意。

        风轻茗微微敛眸,坐起身开始解下身上的湿衣服,目光看到绑在她伤口上的布条,微微一愣,她看向那件黑色的衣袍,果然在衣摆那里缺了块布料。

        风轻茗抿了抿唇,心里像打翻了无味瓶一样,说不出的滋味。她把那件衣袍换上,才看向风琰陌白皙的后背,“我换好了。”

        风琰陌转过身,看着她穿着自己的衣服,因为是他的尺寸,所以穿在她身上倒显得宽大,黑色的衣袍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

        起身走到风轻茗身边拿起她湿透的衣服放在火堆旁边,让它烘烤着。

        风琰陌再次走回风轻茗身边,挨着她坐下,伸手揽过她抱在怀里,低头看着她惊讶的面容,在她还没开口前就轻声说道:“这样睡觉可以暖和些,我没衣服穿,冷。”

        听到他这句话,风轻茗抬头看着他赤裸的上身,白皙的肤色,条理分明的八块腹肌,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身材。

        风轻茗微红着脸,涌到嘴边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算了,这是她欠他的。

        见她没有说话,风琰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揽紧她,慢慢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