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受伤

第七十二章 受伤

风轻茗放下搭在贝啸脖子上的冰剑,沉声道:“你最好不要欺骗我。”

        见风轻茗放下冰剑,贝啸连忙捂住脖子上的伤口,勉强扯出一丝笑意,“不会。”

        “你这样会让自己陷入危险。”风琰陌担忧道。

        风轻茗垂眸,手里的冰剑化作一缕白气飘散不见,“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想放过。”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有感受过来自母亲的爱,贝家的人如今只剩下她和叛徒贝啸,现在有一点她母亲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她都要去看看,即使是龙潭虎穴。

        风琰陌一愣,随即无奈一叹,他知道她想念家人的心情,看着她柔声道:“好,我陪着你。”

        风轻茗看着他玫红色薄唇扬起的弧度,心微微一动,她突然想知道他面具下的脸究竟长什么样,不过现在也不是时候,她转头看向贝啸,“你现在就带我去见我母亲。”

        “好,我这就带你们去。”贝啸捂着脖子艰难地站起来,刚才流了太多的血,此刻站起身来有些头昏,身形不稳。

        扶着旁边的墙,贝啸带着风轻茗和风琰陌走进楼房里,直到走到一间房间里。

        贝啸走到房间的墙壁面前,伸手按下机关,墙壁上突然出现一道门,贝啸推开门率先走进去,风轻茗和风琰陌紧随其后。

        贝啸走在前面带路并点燃两旁的烛台,火红的烛光照亮了眼前的景象,风轻茗看看四周,他们现在是在一个宽敞的暗道里,不同于林承松林院里的那条暗道,这里是宽敞明亮的,而且两边还是石壁,这看起来很像是一个机关室。

        风轻茗和风琰陌都提起警惕,他们倒要看看这个贝啸到底要搞什么把戏。

        “到了”贝啸在一道石门前停了下来。

        “我母亲就在里面?”

        “没错,因为夫人她身体不太好,我就把她安置在这里面好好休养。”说着,贝啸按下旁边的暗门,石门打开了。

        “大小姐,夫人就在里面,您进去就能看到她了。”贝啸向风轻茗做了个请的姿势。

        风轻茗轻瞥了他一眼,迈步走进去,风琰陌也和她一起走进去。

        一见他们进去,贝啸立刻按住暗门把石门迅速关上。

        “哈哈!大小姐,没想到你如此之单纯,一个小小的谎言就能把你哄骗住。”

        石门后的风轻茗眸色冰寒地看着眼前的石门,果然是有阴谋的。

        “贝啸,你敢欺骗我,等我出去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门外的贝啸得意一笑,“恐怕大小姐你没那机会了,你不是想见夫人吗?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她。“

        说着,按下了暗门旁边的机关开关,“大小姐,你就好好地尝受一下我机关的厉害吧,哈哈!”贝啸笑着离开。

        机关启动,风轻茗和风琰陌所在的石室里的石壁上出现了无数个密密麻麻的暗孔,“咻”的一声,无数支箭从四面八方朝着风轻茗和风琰陌射去,密密麻麻的,就像箭雨一般。

        风轻茗眸色一冷,手中多了一把冰剑,以迅雷不及的速度躲闪着利箭的攻击,又用挥着冰剑扫落那些飞箭。

        风琰陌提起内力迅速抓住一支长箭,飞身躲闪着利箭来到风轻茗身边与她背靠背应付着飞箭。

        “这些箭永不停息地向我们射来,这样下去我们的体力会被耗尽的。”风琰陌一边应付着飞箭,一边在风轻茗耳边说到。

        “那你有什么法子?”箭速极快,风轻茗不断地挥着冰剑挡住利箭的攻击,一边又用抓住的飞箭去堵住那些暗孔。

        “你会水吗?”风琰陌突然问到。

        “会,怎么了?”怎么突然问她这个。

        “看到我们两边的水池没有,上面漂浮着一些枯叶,说明这些水是从外面流进来的,所以这水下一定有通往外面的出口。”

        风轻茗也注意到了两边的池水,他们是站在中间的宽道上的,两边都有清澈的池水,上面浮着几张枯叶。

        “那就这么办”风轻茗和风琰陌慢慢移动到池水边。

        风轻茗应付着飞箭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先下去。”

        风琰陌皱眉,“那怎么可能,要下一起下。”他怎么可能会留下她一人自己先走。

        风轻茗回头蹙眉看向他低喝道:“别废话,快点!”

        在应对攻击的时候分神是最危险的,就在风轻茗回头的那一瞬间,一支利箭直直刺进她的左肩,离心脏很近。

        “唔!”风轻茗闷哼一声,听到声音的风琰陌迅速转回身。

        看到风轻茗肩上的利箭,瞳孔一缩,不顾如何叫她,紧张地喊了一声“轻儿!”急急地把她抱在怀里,提起内力扫落眼前的利箭。

        “走”风琰陌抱着风轻茗跳进池水里,一手揽着风轻茗,一手在水里划动着,顺着水流的方向游去。

        夜色朦胧,月光倾洒大地,漆黑的夜空中点缀着点点繁星。

        在一个亮着光的山洞里,风琰陌脱下湿透的衣服挂在火堆旁边烘干,露出精壮的腰身和健硕紧实的胸膛,肌理分明。

        风琰陌走到斜靠在石壁上的昏迷过去的风轻茗面前,想要查看她的伤口,帮她烘干湿透的衣服,但是在看到她肩上的伤口流出的黑血,风琰陌瞳孔一缩,箭上有毒!该死,他竟然没有注意到。

        “姝娆,醒醒!”风琰陌伸出手要叫醒她,但是还没碰到她,就被她抓住了。

        风轻茗抬起头看着他,眼里是无尽的冰冷,“你要做什么?”

        以为她是误会自己,风琰陌解释道:“你受伤了,箭上有毒,我想帮你把箭头拔出来。”

        “呵!是吗?”风轻茗冷笑一声,抬头冷眼看着风琰陌道:“难道我死了,不就正好如你愿了吗?”

        风琰陌皱眉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朋友,我怎么可能会想你死?”而且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想你死。

        “朋友”好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风轻茗低头轻笑,再抬头时眼里布满寒冰,她一字一句说道:“风琰陌,隐瞒身份接近我很好玩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