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杀了我你会后悔

第七十一章杀了我你会后悔

“大小姐现在是想要找我报仇了?”贝啸面色紧张地看向风轻茗说道。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贝啸,你多活了十二年,也该下去给我父亲母亲,还有那些被你害死的贝家人赎罪去了。”风轻茗面无表情道,清冷的眸子里充满杀意。

        “要我偿命?大小姐,你要看清楚情况,你们只有两个人,而我手下武功高强的侍卫可远比你们要多得多。”贝啸得意地笑着,他一挥手,身后就出现了一排排持剑的黑衣侍卫。

        这些人都是他背后的人派给他的,个个都武功高强。

        风轻茗淡淡地扫了一眼那些人,不在意地冷笑,“就这些人,还不值得让我出手。”

        说着,朝空气中说了一句:“他们就给你们练手了。”

        话音刚落,水妩和水如就出现在了她身后,“是,小姐。”

        闻言,贝啸看着她冷笑,果然还是个无知的小姑娘,如此狂妄,一会他就让她知道厉害。

        贝啸朝身后的侍卫摆摆手,“上,杀了她们。”

        侍卫们看到风轻茗只让两个小姑娘对付他们,顿时觉得可笑,一听到贝啸的命令,就纷纷拔剑冲上去。

        水妩和水如飞身上前和他们缠斗在一起,一刻也不放松,这可是她们小姐对她们的信任,可不能让她失望。

        水妩的武器是一条长长的铁鞭,铁鞭上还有凸出的铁刺,因为水妩不擅长近身搏斗,所以风轻茗就特意为她量身设计这样的武器。

        水妩挥着铁鞭,每一下都打在侍卫的身上,鞭上的铁刺扎进身体里,划破身上的衣服,再划破他们的皮肤,这是一种折磨人的疼痛,疼得他们直叫。

        而水如的武器是一把月牙形的弯刀,刀背上有一个可以手握的把手,拿在手里很是称心应手,游刃有余。

        水如和水妩正好是相反的,她擅长近身攻击,所以风轻茗才给她设计了这样的弯刀。

        水如握着弯刀,不断地划破侍卫的身体,丝毫不留情,弯刀上沾满了鲜血。

        一瞬间,原本和水妩水如缠斗在一起的几十个侍卫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十个人,其他人都死在了地上,鲜红色的血染红了地面。

        贝啸难以置信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下属,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这些都是武功高强的杀手侍卫,就这样被两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给杀得所剩无几。

        江珧也是万分惊恐,这么多人,一会的功夫就没了一半多,没想到这两个小姑娘这么厉害。

        风琰陌微笑着看着风轻茗,刚才他看了水妩水如的招式,快准狠,下手丝毫不留情,还有她们的武器,独特又狠绝,这跟他的小丫头性子倒是有些相似。

        如果风轻茗知道他这么评价她的话,一定会让他感受一下变成冰雕的感觉。

        “贝啸,这就是你说的武功高强的侍卫,还不够我的人练手的。”风轻茗冷笑出声,声音如银铃般的清脆,美眸含冰。

        贝啸咬紧牙关,片刻间,水妩和水如就已经把他的人杀得片甲不留,他抬头看了看身后,只剩下江珧一个人。

        他也指望不了这个蠢货能干什么。

        他忽地抬头看向风轻茗,“如若今日大小姐杀了我,一定会后悔的。”

        风轻茗身形一闪,瞬间就站在贝啸面前,冷笑地看着他,“后悔?贝啸,我不杀你才会后悔。”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风轻茗,看到她布满寒霜的眸子里嗜血的杀意,贝啸想往后退,但是却绊倒了什么,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一旁的江珧看到风轻茗眼里的阴冷杀意,下意识地想跑,只是刚转身就被水妩用铁鞭打在了背上趴倒在地,背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伤口,血在不断地冒着,但他顾不得疼痛,转过身朝风轻茗连连磕头求饶。

        “漓浅公子,哦不,贝大小姐,求你饶我一命,我只是一个侍卫,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主子受命的,我也不想的,求你不要杀我。”

        风轻茗懒得多看他一眼,只是朝水妩水如吩咐道:“你们二人先将他带回霄林门交给茯苓,再看林前辈要如何处置他。”

        “是,水妩(水如)明白。”领了令,水妩和水如一人抓着江珧的手飞身离开。

        “至于你贝啸,是时候去给贝家的亡灵们赎罪了。”说着,风轻茗的瞳孔变成了冰蓝色,眉心的冰莲印记若隐若现,手里握着的冰剑搭在贝啸的肩上,抵在他的脖子上。

        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眸子,贝啸瞪大双眼,“你,你修炼了凝冰诀?”

        “对,用你们千方百计都想要得到的凝冰诀结果你,你该感到荣幸。”说着手稍微用力,血就顺势流下来。

        贝啸顿时脸色惨白,“大小姐要是现在就杀了我,夫人也活不了了。”

        闻言,风轻茗手一顿,眉头一蹙眼眸微眯,“你什么意思?”

        脖子上的冰剑没有继续往里动,贝啸松了一口气,“我说,我要是死了,夫人也活不了。”

        风轻茗眸光骤冷,“你以为编个谎话来骗我,我就不会杀你,我母亲早在贝家被灭门的时候就和父亲一起葬身火海了。”说着手上一个用力,冰剑更刺进了贝啸的脖子,血也越流越多,不一会就在地上形成了一小摊血迹。

        脖子上的疼痛让贝啸面部皱起,脸色苍白,他能清楚地感觉他的血在不停的流着,若是再这样下去,就要失血过多而死了,“我没骗你,在贝家灭门时我偷偷地把她救了出来,因为我舍不得她死,因为我喜欢夫人……”

        “住嘴!”风轻茗冷冷地打断他的话,“你有什么资格说喜欢我的母亲。”

        “是,我没有资格,但是夫人她还活着是真的,她现在就在这里,你放了我,我就带你去见她。”贝啸紧张着脸,额头上冒出细汗。

        “姝娆,他的话不可信,可能这是他的诡计。”风琰陌走到风轻茗身后看着贝啸,黑眸射出冰冷的锋芒。

        看得贝啸打心底里感到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