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身份

第七十章 身份

“主子,我们外面设下的阵法被人给破了。”一个侍卫急急地走进来说道。

        “你说什么!”中年男子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他愤怒地扯着江珧的衣袖,怒吼道:“你居然带了外人来!”

        “没有,属下对主子你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带外人来”听到他们的阵法被破,江珧也很是惊讶。

        他每次来都是独自一人来的,从不敢带任何一个人,也不敢让别人知道他来这里,因为他们要避免仇家来寻仇。

        除非是,江珧突然想到什么,“属下被人跟踪了!”

        “蠢货,被人下了套都不知道。”中年男子愤怒地狠狠踢了一脚江珧。

        聪明人都知道,收到这样的帖子肯定会被人给盯上,这时候根本不能暴露什么,结果这个蠢货就傻傻地跑来找他,还引来了外人,真不知道他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个蠢货才会让他去冒充武林盟主的。

        中年男子狠狠地甩袖走出去,被踢倒在地对江珧也瞬间明白了。

        他被人利用了,凝雪阁,姝娆。江珧脸上露出狠意,拳头握得“咯吱”响。

        猛地站起来,走出外面,然而看到的却不是凝雪阁的人,而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玄陌,漓浅!怎么会是你们?”

        “林盟主,哦不,应该是江珧,你假扮林前辈,霸占他的盟主之位多年,还把他囚禁在暗室里多年,让他和亲子亲女分别多年,这笔账我们待会就跟你好好算算。”风琰陌嘴角噙着笑,但是黝黑深邃的眸子里却没有笑意。

        金色的面具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诡异,江珧看着他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令人忍不住颤抖起来,从心里的恐惧不断扩大。

        听到风琰陌的话,江珧仿若晴天霹雳一般,身躯一震,脸上满是惧意。

        他的真实身份竟然被查出来了,他假扮武林盟主林承的事情也被人知道了,要是让江湖上的人知道了,那就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不理会江珧的震惊,风轻茗冷冷地看向中年男子道:“贝啸,想不到你竟然躲到了这里。”

        听到风轻茗喊他出他的名字,贝啸瞳孔紧缩,心脏猛跳,他伸出手指着风轻茗声音颤抖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看着风轻茗冷漠如冰的眼眸,总感觉看到了当年被他亲手杀死的贝岩的影子。

        “贝啸,南麟国首富贝家曾经的大管家,贝家家主贝岩曾视若兄弟的人,贝家上下谁人不知。”风轻茗眸光阴寒,嘴角勾起嘲讽的讥笑。

        贝啸瞪大双眼不确定地说道:“你是贝家人?”

        当年贝家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被杀了,现在怎么可能还会突然出现一个,而且看起来年纪很轻,难不成是假冒的?

        “怎么,贝大管家不相信?也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贝管家年纪也大了,应该也不记得我了,也不记得当年你是如何联合外人灭我贝家。”

        “但是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地记得你是如何杀死我的父亲、母亲、还有贝家上下的所有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主的记忆,风轻茗看向贝啸的眸子充满嗜血的狠意和无尽的杀意,仿佛时刻都要撕碎了他一样。

        一旁的风琰陌看着她眼里的冷意,心痛不已,他的轻儿小时候竟然和他有着同样的经历,甚至是比他还要痛苦。

        “你究竟是谁?”贝啸怒瞪着风轻茗。

        “我是谁?你现在就好好看看我是谁。”风轻茗伸手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倾城绝色的容颜。

        贝啸震惊地看着风轻茗露出的容貌,嘴里轻喃道:“夫人!”

        这是他想念了多年的倾城绝色的脸庞。

        看到贝啸看着她那爱恋痴迷的眼神,风轻茗就觉得恶心,一个觊觎家主兼兄弟的妻子的败类,风轻茗冷嘲道:“贝管家可看清楚了,可别把我当成了我的母亲。”

        一句话让贝啸清醒过来,他看着眼前的人,渐渐露出冷意。

        不,这不是夫人,夫人不会露出如此冷漠嗜血的神情,“你是,大小姐?”

        “看来贝管家脑子还没糊涂到认不清人的地步。”风轻茗低声笑了一声。

        贝啸惊异地看着她,“这不可能,你当年明明……”

        “你是想说我当年就死了,死在你们的剑下?那真是不如你们的愿了,我没有死,我又活过来了,从死人堆里活了过来,特地为了找你和你的帮凶给我贝家的亡灵们陪葬。”风轻茗打断贝啸的话,眼神变得狠绝起来,不知是在对贝啸说还是在对其她人说。

        从风轻茗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开始,江珧脸上的震惊就没有消过,漓浅,医圣漓浅竟然是女的。

        不,也有可能是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医圣,是她假冒了别人来接近自己。

        “你竟然敢冒充医圣漓浅,若是我将此事告诉他本人,你的麻烦就来了,还有你。”

        江珧指向风琰陌厉声道:“恐怕你也不是真正的玄临堡堡主吧,我劝你们一句,要是不想让你们假扮的人知道,现在就乖乖地束手就擒。”

        面对江珧这副蠢样,风琰陌都无奈地摇头,林前辈当年到底是怎么才会败给这样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

        “哼!贝管家身边的人的贼喊捉贼的本领倒是挺大的,没想到贝管家这些年都没落到如此用一个没有脑子的蠢才。”风轻茗冷哼一声。

        “还是说贝管家被当年帮你灭掉贝家的那些人给抛弃,如今成了一颗弃子?“

        “你!”江珧被风轻茗的话激怒了。竟然说他是没脑子的蠢才。

        “够了,蠢货,别再给我丢人现眼的。”贝啸向着江珧冷冷地低喝了一声。

        这个蠢货,自己的把柄都在别人那里,竟然还想威胁别人,真是愚蠢,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选了这么一个蠢货当他的下属。

        被贝啸怒喝,江珧立刻闭了嘴站在后面,眼神怨恨地看着风轻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