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看着林唯疑惑地盯着江珧看,风轻茗觉得她应该告诉他真相,毕竟江珧这个人渣不配再让他叫父亲。

        看到风轻茗看着林唯,风琰陌顿时醋意大发,他伸手拉住风轻茗在宽大衣袖下面的柔荑,低头靠近她,“姝娆一直盯着林公子看,莫不是对他有意思?”说着,风琰陌都没发觉自己的语气到底有多酸。

        风轻茗皱眉瞪向他,“玄陌堡主在胡说八道什么?”她哪里有一直盯着林唯看了,不过才只是看了一眼而已,还有他哪里看出她对林唯有意思了?

        低头看着衣袖下风琰陌拉着她的手,风轻茗挣扎着,想抽出自己的手,虽然有宽大的衣袖挡住人们的视线,才没让人看到他们拉在一起的手,但是她就觉得不适应,再加上她现在是男子装扮,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胡说?那你看着他是做什么?”

        “我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想着要不要先把真相告诉他而已。”

        “真的?”

        “不然呢?”风轻茗挑眉,“你快点把我的手松开,要是被别人看到,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风轻茗话音刚落,风琰陌就轻笑着松开她的手,他也知道她不会轻易喜欢上别人,但是他就是不喜欢看她对除了他以为的男人上心,虽然到现在她还没对他上心过,不过他不会放弃的。

        江珧让人将水妩和水如送过来的寿礼搬下去,他就这样怀着不安的心煎熬地度过剩下的寿宴时间。

        一直到寿宴结束,江珧让林唯替他送走那些宾客,他拿着水如给他的帖子回他的松林院。

        风轻茗和风琰陌知道他是心虚了,正准备迈步离开,林姣就拦住了他们的路,“漓浅公子,父亲的寿宴已经结束了,姣儿能否邀请漓浅公子陪姣儿在霄林门里走走,顺便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风轻茗还没有什么反应,风琰陌就黑下脸来,没等风轻茗说话,就直截了当地拒绝,“林小姐,我师兄不胜酒力,有些宿醉,恐怕要辜负林小姐的好意了。”

        “漓浅公子醉了!那姣儿这就去为漓浅公子准备些解酒汤。”说完就带着婢女立刻跑去厨房。

        “我不胜酒力?亏得玄陌堡主想得出来。”风轻茗柳眉轻蹙看向风琰陌道。

        她哪里有不胜酒力的样子?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吗?拒绝林小姐的好理由,更何况你不是也想拒绝来着。”

        风轻茗不语,迈步离开,风琰陌轻笑着跟上。

        江珧回到松林院,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脸上满是惶恐和不安。

        最后看着桌上的帖子,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打开房门对门外的守卫说道:“本盟主有些醉了,现在要休息,不管谁来都不准让他进来,你们也不准进来打扰,听清楚了吗?”

        “是,盟主,属下明白。”

        听到回应,江珧才点头关上房门,转身拿起桌上的帖子,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飞身出去,离开松林院。

        只顾着离开的江珧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着他。

        风轻茗和风琰陌离开宴厅就来到松林院,在宴会上看着江珧的神情,知道他一定会有所动作,果然一来到松林院就看到江珧偷偷从窗户离开。

        江珧一路离开霄林门,因为霄林门是依山而建,所以霄林门的后面就是一座高山。

        江珧走进山里,七拐八拐地绕过森林,要不是风轻茗和风琰陌轻功好,可能会跟不上江珧。

        不知走了多久,江珧在一座山前停了下来,然后蹲下来在地上摸索着,在摸到一个凹进去的地方后用力一拉,眼前的山石慢慢移开,露出一个洞口,江珧站起身走进去,山石就又缓缓合上。

        风轻茗和风琰陌来到江珧刚才所站的地方,看着眼前的高山,风轻茗轻笑道:“竟然是利用机关术和阵法。”

        “姝娆对机关术和阵法有了解?”风琰陌看向她微笑道。

        风轻茗淡然道:“略懂而已”

        只不过因为她的凝雪阁总部也是用此方式隐藏起来。

        “水妩,水如”风轻茗喊了一声。

        “在。”水妩水如立刻出现在他们身后。

        “破了这个阵法”水妩和水如对机关术和阵法的了解比她要多。

        “是”

        江珧进了山洞后沿路走去,出了山洞眼前一亮,就看到一座高楼,他立刻跑过去。

        高楼里的人看到江珧,立刻皱起眉看着江珧跑到他面前。

        “快带我去见主子,我有要事禀报。”江珧气喘吁吁地说着。

        那人见他满脸的着急,也不迟疑,立刻把带他进到楼里,走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子看到江珧,眉头紧皱,“不是告诉过你没事不要随便来找我吗?”

        “主子,事情紧急,属下不得已才来禀报主子,来请示主子该怎么做。”

        “有什么要事让你大晚上的就来找我,若是待会说出来不是很紧急的,我可就要治你随意来叨扰我的罪。”中年男子一双虎目带着狠意盯着江珧。

        江珧顶着万分的压力从怀里拿出帖子递给中年男子,“主子,这是今天有人送来的帖子。”

        中年男子接过打开来看,看到里面的“血债血偿”,尤其是看到“贝家”那两个字的时候,中年男子猛地将帖子摔在地上,他露出了和江珧第一眼看到帖子时的惊恐的神情,他猛地抓着江珧的衣领。

        面部有些狰狞说道:“这帖子是谁送的?”

        “是凝雪阁的阁主姝娆派人送过来的,属下一看到这张帖子就立刻决定来找主子您。”江珧被他抓着衣领微微提起来,可见他力气有多大。

        “凝雪阁阁主,姝娆。”中年男子无力地松开手,踉跄地往后退,嘴里不停地呢喃着。

        自从十二年前他将贝家灭门后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借别人的帮助躲藏在这里,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没睡过一天好觉,总是在半夜梦到贝家的人来找他索命。

        所以他开始变得谨慎小心起来,生怕会有人来找他复仇,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