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寿宴,敬酒

第六十七章 寿宴,敬酒

风琰陌眼神温柔地看着她,“蓝晶它,很可爱。它的主人更可爱。”

        风轻茗易容的脸微红,眼睛看向别处,面无表情道:“我回房了。”

        说着,转身离去。

        风琰陌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轻儿,若是你知道我的身份,还会像现在这样不排斥我的靠近吗?

        房里

        漓浅在林承的腿上和手上都扎满了金针,从金针的顶端流出黑色的血,滴落在地上。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漓浅才把金针取下,扔进茯苓准备好的热水盆里,看着林承道:“林盟主,今天的清毒已经完成,等明天再继续,这样坚持四五天,毒素基本就排出,之后再按我的药方抓药来调养,余毒就可以彻底清除了。”

        “公子年纪轻轻医术就如此高明,真是年轻有为,不知如何称呼?”

        “晚辈漓浅。”漓浅微笑答道。

        “哦,漓浅公子”林承点头说道,他抬头看向漓浅身后站着的茯苓问道:“这位姑娘是?”

        “林盟主,他叫茯苓,他可不是什么姑娘,只是一个长得像姑娘的男子而已。”漓浅轻瞥了一眼茯苓,笑着纠正林承的叫法。

        原本听到林承叫她姑娘,茯苓还震惊竟然有人能看穿她的伪装,但是听到漓浅这么说她,顿时不悦地反驳:“喂,你说什么呢,我看你长得这么漂亮,皮肤又这么白,才更像女子吧。”

        居然说她是长得像女子的男子,虽然说她的确是个女子,但是被一个男人这么说,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那也比不过你更像。”漓浅挑眉道。

        “什么叫像,我本来就……”茯苓突然捂着嘴。好险,差点说漏嘴。

        “你本来就什么?”漓浅突然对茯苓后面还未说出的话来了兴趣。

        “你又不是我的谁,你管不着。”茯苓怒瞪着漓浅。

        茯苓走到热水盆旁边,伸手准备将盆里的金针清洗一下,她可没忘她现在是漓浅的助手,可是她却忘了那盆里的水是刚烧开的沸水,手一伸进去,茯苓立马缩回手,尖叫出声。

        听到茯苓的声音,漓浅和林承同时看向她,见她一直吹着自己的手,漓浅走过去抓起她的手。

        看到她白嫩的手被烫得通红,还起了几颗水泡,漓浅就莫名觉得一阵心疼,他取出一瓶药,打开盖子将里面的药粉轻轻倒在茯苓的手上,语气责备道:“你是笨蛋吗?明明这盆水是你打回来的,也知道那是刚烧开的沸水,干嘛还把手伸到水盆。”

        “我忘了嘛!”茯苓撅着嘴,小声嘀咕道,眼神不满地看向漓浅,要不是他突然说话刺激到她,她也不会突然伸手进水盆里。

        漓浅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在茯苓的手上来回揉着。

        茯苓能感受到从他手指上传来的温度,看着漓浅给她擦药的认真模样,她微微红了脸,心跳加速,还没有那个男人能这样碰着她的手,也没有那个男的会这么温柔地给她上药。

        其实漓浅也好不到哪去,他抓着茯苓的手,感觉她的手软软的,滑滑的,摸起来特别舒服,他抬头看着茯苓微红的小脸,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女儿家的媚态,漓浅突然觉得这样的茯苓可爱极了。

        而一旁的林承看着这两个愣愣相视的人,调笑道:“你们两个在我一个老头子面前秀恩爱真的好吗?”

        闻言,漓浅立刻松开茯苓的柔荑,看向林承道:“林盟主千万别误会,我可没有龙阳之癖。”

        茯苓也迅速地收回自己的手说道:“我也是,没有断袖的嗜好。”

        看着两人都有些害羞的模样,林承哈哈笑两声。

        有些事情他也不好掺和,他一眼就能看出茯苓是女儿身,更看出漓浅和她就是一对欢喜冤家,也就能预料到他们以后的结果了,只不过这小丫头的一身男装只能等漓浅他自己去发现了。

        清晨,霄林门里热闹了起来,原因是今天是他们门主的生辰,来祝寿的宾客都早早地到了。

        江珧一直招待着前来祝寿的宾客。

        “林盟主,生辰快乐啊!”

        “祝林盟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感谢各位能来为林某祝寿,林某实在是感动不已,来,林某敬大家一杯,先干为敬。”在所有宾客都入座,江珧举起一杯酒向所有人敬酒到。

        看着江珧爽快地干了一杯酒,众人纷纷夸赞,“盟主大人如此爽快,在下佩服。”

        “没错没错,盟主大人好酒量,来,我再敬盟主大人一杯。”

        ……

        看着和众宾客敬酒的江珧,风轻茗嘴角勾起冷笑,喝吧,多喝点,等会恐怕就没有机会喝了。

        坐在她右边的风琰陌看着她嘴角勾起的笑,眼神温柔着,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茯苓公子,姣儿也敬你一杯。”而坐在风轻茗另一边的林姣倒了杯酒对她敬到。

        原本林姣并不是坐在风轻茗旁边的,而是应该做在江珧的旁边,但是她却已要招待风轻茗为由一定要坐在风轻茗的身边,这样才能尽到地主之谊。

        江珧也由着她,毕竟他是想要通过林姣得到风轻茗这个“医生”。

        风轻茗拿起面前的酒杯对林姣微笑着回敬道:“林小姐请,在下先干为敬。”

        在知道林承和她父母关系匪浅,又因为林姣和林唯是林承的亲生女儿和儿子,风轻茗对他们也不是那么冷漠。

        看着风轻茗朝她露出微笑,林姣瞬间红了脸,她轻咬着下唇低头抿了一口酒。

        看向风轻茗,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不知漓浅公子可有喜欢的人?”

        “嗯?林小姐问这个做什么?”风轻茗疑惑道。

        “我,我只是想和漓浅公子你随便聊聊,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公子也不必说。”林姣觉得自己问得有些露骨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哦”风轻茗只是轻应了一句,目光看向门口。

        心想着水妩水如怎么还不来。

        林姣只听到风轻茗轻应了一句便没了下文,她抬起头看向她,只见她目光已经不在自己这里,心下有些失落。

        突然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看着自己,林姣抬头寻找,却找不到,心里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