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蓝晶

第六十六章 蓝晶

看出漓浅的疑惑,风琰陌才开口解释道:“这位才是真正的林盟主,被我们今天见到的那个假的林盟主囚禁在了他的房间里十二年。”

        “什么!”不仅漓浅感到震惊,就连茯苓也面露惊讶。

        有谁能想到会有人假扮武林盟主,还把他囚禁了十二年,折磨成这样。

        漓浅把手搭在林承骨瘦嶙峋的手上,仔细地听到他的脉搏,良久,才皱着眉拿开。

        转回头看向身后的人悠悠开口道:“林盟主身中麻毒,而且看起来已经有十几年之久了,好在林盟主功力深厚,一直用内力与之对抗,毒才没有攻入心脏。”

        “那这毒能不能解?”风轻茗眉头轻蹙,没想到林前辈被这毒折磨了十几年。

        “解是能解,只不过这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传到了四肢百骸,要彻底清除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以后林盟主恐怕不能再站起来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不能再站起来,这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大的痛苦,更何况林承他还是武林盟主。

        风轻茗握紧拳头,身上冒着寒气,沉声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毒素在体内停留时间太长,已经导致部分身体结构坏死,没有截肢就已经算好了。”漓浅轻摇头。

        纵使他医术再高超,也没有办法让那些坏死的身体结构重新活过来。

        “没关系,只要解了毒,即使不能站起来我也不在意了。”床上的林承突然睁开眼睛,沙哑着声音说道。

        “林前辈!”

        林承看着她微笑道:“你们能救我出来,现在又为我解毒,我已经很高兴了,就算不能站起来,我也不会自暴自弃的,人活着就好。”

        “林盟主能这样看得开是好事。”漓浅轻笑,心里有些佩服林承的坦然与豁达。

        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玉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递到林承嘴边,“林盟主先服下我的解毒丸,一会我再为您针灸清毒。”

        “好。”林承张嘴服下药丸。

        收好药瓶,漓浅转身看向茯苓微笑道:“麻烦茯苓公子帮我去打盆热水来。”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茯苓蹭地站起来,“干嘛要我去?”

        漓浅笑眯眯道:“我要照顾林盟主走不开,玄陌和姝娆阁下又是主子,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当然是茯苓兄你去。”

        更何况他也不敢让他师弟帮他,而姝娆就更不敢了,他怕被他师弟的眼神给秒杀了。

        茯苓无言以对,轻“哼”一声开门走出去。

        “你们二位主子,是要在这里旁观吗?”漓浅笑着看向风琰陌和风轻茗,特意加重了“主子”两个字。

        风琰陌轻瞥了他一眼,才看向风轻茗说道:“我们先出去吧,免得某人不好意思放手医治。”

        风轻茗看了床上的林承一眼,“我想在这里再待会。”

        她想留在这里帮忙。

        看出她的想法,风琰陌也不再多问,只是轻笑,“好,我陪你。”

        风轻茗看着他,不说话。

        一旁做着电灯泡的漓浅无声地被喂了一把狗粮,感觉这两人在无声地秀恩爱。

        林承看着风琰陌和风轻茗之间的氛围,感觉他们站在一起异常般配,而且他看着风琰陌看向风轻茗的眼里总是带着柔情。

        突然觉得他的儿子好像没有机会了。

        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茯苓端着一盆热腾腾的热水回来,放在床榻旁边,“你要的热水打回来了,还需要做什么吗?漓,浅,公,子。”茯苓微笑着一字一顿说道,尤其是后面一句加重语气。

        “嗯,一会在我旁边当我的助手。”漓浅无害地笑着,邪肆俊美的脸露出如此微笑,让人能轻易被迷住,就连阅美男无数的茯苓都一时失了神,愣愣地点头。

        看到她点头,漓浅笑意更甚,看向风轻茗和风琰陌,“你们两位主子应该累了,还是先去休息吧,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这里交给我们就好。”

        此话一出,风轻茗和风琰陌出奇默契地用冰冷的眼神扫向漓浅。

        竟然在嫌弃他们碍事。

        漓浅暗暗吞吞不存在的口水,强装淡定地转回身拿出随身携带的金针,“我要开始施针了。”

        言意下是你们快点出去。

        风琰陌凉凉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转头看向风轻茗道:“我们先出去吧。”

        风轻茗看向林承,见他也点头,才跟风琰陌离开房间。

        出了房间,风琰陌侧头看向身边的风轻茗,“你打算怎么做?”

        “他把林前辈害成这样,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风轻茗眼里射出冷意,“既然他明天要办寿宴,那我就送他一份大礼。”

        风轻茗拿出一个手指般大小的翠绿色的短箫,放在唇边轻轻一吹,发出的并不是清脆的声音,而是闷闷的,声音有些低。

        风琰陌看着她想要做什么,忽然听到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一只全身蓝羽的小鹦鹉出现在视线中。

        风轻茗伸出手,鹦鹉就停在她的手上,嘴里喊道“主人好,主人好”,风轻茗白玉似的手指在鹦鹉的蓝羽上轻抚着,轻声低语道:“蓝晶,去把水妩和水如带来这里。”

        蓝晶扑腾着翅膀,飞离风轻茗的手,嘴里喊着“遵命,遵命”,在她面前飞着转了一圈就飞走了。

        看着蓝晶飞走的方向,风轻茗瞥了风琰陌一眼,“你不想问点什么?”

        “没有”风琰陌轻笑着。

        只要不是她想说,他就不会问。

        风轻茗不看他,自顾自说道:“蓝晶是我在一个猎人手里买来的,它第一眼看到我就飞过来在我身边转圈。”

        “那时它混身是鲜红的血,让我一时以为它是一只红色羽毛的鹦鹉,但当它停在我手上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是血,浑身都是血,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就从它主人那里买下了它。”

        “我把它带回凝雪阁,给它清洗着染血的羽毛,洗了整整一个时辰,直到整盆水都红了才把它洗的干干净净,那时我才知道它是一只有着蓝色羽毛的鹦鹉,我真庆幸我买下了它,它那一身蓝羽,跟我还真是好像。”风轻茗侧头看向风琰陌笑道,清冷的眸子里有着忧伤。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告诉他这些,但是她现在就好想找人倾诉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