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石头剪子布

第六十五章 石头剪子布

风轻茗拿着蜡烛走在暗道里,微弱的烛光微微照亮暗道,顺着倾斜的阶梯往下走。

        走到一处平地,才没走多久就又有了阶梯,只不过这阶梯是往上。

        看来是快到出口了。

        风轻茗抬步正想走上阶梯,就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她连忙回头,昏暗中隐约看到林承半跪在地上,她连忙跑过去。

        “这是怎么了?”风轻茗蹲下将手里的蜡烛放在一旁,扶着林承的手臂问到。

        “林前辈应该是太久没走路而导致腿脚不灵活,走了那么长的阶梯,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风琰陌扶着林承对风轻茗说道。

        “人老了就不中用了,才走这点路就不行了,现在倒成了你们的累赘。”林承喘着气说道,昏暗中他的额头上冒出细汗。

        “您别这么说,我们一点也没觉得您是累赘,我和玄陌一起扶着您走出去。”说着就要扶起他。

        林承摆手拒绝道:“我是真的走不了了,你们还是先走吧,去找了人再来带我出去。”

        “不行,我们是不会丢下您一个人在这里的。”风轻茗皱紧眉头,她是绝不会丢下任何一个朋友的。

        “前辈,您上来,我背您出去。”风琰陌蹲在林承面前回头微笑说道。

        “小伙子,你确定吗?”林承看着蹲在面前的风琰陌笑道。

        风轻茗不解地看着他,心微微触动。他一个玄临堡的堡主,竟然要主动去背别人。

        “自然,林前辈您是长辈,让我来背您也是应该的。”风琰陌笑得风轻云淡。

        风琰陌的坦率,让林承由心佩服,但是嘴上还是说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嗯”

        风轻茗微微扶起林承,让他趴在风琰陌的背上,风琰陌背起林承看向风轻茗笑得:“就麻烦姝娆继续在前面探路了。”

        风琰陌的声音传进风轻茗耳里,竟让她有那么一秒钟时间脑子停顿了一下。

        反应过来轻“嗯”了一声拿起地上的蜡烛继续走在前面探路。

        踩着阶梯慢慢往上走,不知走了多久,就看到了暗道里两边的墙壁上爬满藤蔓,风轻茗心下一喜,终于到出口了。

        她快走两步,伸手掀开挡在面前的藤蔓,看到外面的朦胧月色。

        外面是一片幽暗的小森林,草丛里的虫子在叫着,时不时看到一点一点的荧光,那是在飞行的萤火虫。

        走出去将藤蔓拉开,风琰陌背着林承走了出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风轻茗看着周围的景物,很是陌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霄林门后山上的小树林。”风琰陌背上的林承开口回答道。

        “这么说这里离霄林门也不远了,那我们快点回去,让漓浅给林前辈医治。”风轻茗吹灭手中的蜡烛扔在地上。

        风琰陌点头,背着林承和风轻茗施展轻功向霄林门的方向飞去。

        清林院

        茯苓和漓浅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相对而坐,两人面色都有些凝重,在他们之间有一个石桌,石桌上放着黑子和白子两个棋子,只是桌上的棋子并没有动,而是摆的整齐。

        茯苓和漓浅相互对视着,突然两人伸出手,茯苓的手指握着拳头,漓浅的手是比着剪刀手。

        茯苓一看,顿时笑道:“呵,不好意思漓浅公子,我赢了,我的拳头比你的剪刀厉害。”

        “哼,不过是我失误了一次,有什么好得意的。”漓浅不满地哼一句。

        “失误一次?我们之前约好了用这个石头剪子布决定谁先下第一颗棋子,我们现在可是玩了不下十局石头剪子布了,你也输了不下十次了,怎么,想耍赖吗?”茯苓皱着柳眉说道。

        “那又如何,这石头剪子布是你提议的,你肯定玩的比我熟,你这是在欺负我不会玩。”漓浅不满地说道,双手抱胸,模样有点像赌气的小孩子。

        “欺负你?这么简单的石头剪子布小孩子都会玩了,你却玩了这么久都不会,真是连小孩子都不如,还医圣呢,切!”茯苓嫌弃地看着他道。

        这个游戏她还是从娆娆哪里听来的呢,说是连小孩子玩起来都是得心应手的,一般人一学就会,这男人倒好,跟她玩了这么久,还是不会。

        “你,明明是你非要拉我陪你下棋,还要用这个什么石头剪子布来比较谁先下第一步棋,你以为我乐意吗?”漓浅生气地说道。

        现在反倒是说我不如小孩子。

        “哼,那又如何,你不还是连个简单游戏都学不会。”茯苓双手平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风轻茗突然出现在茯苓身后冷然道,在回到清林院的时候就已经戴上了人皮面具,所以现在风轻茗还是一张俊美的男人脸。

        刚才在房间里找不到他们的身影,还以为是江珧过来找他们了,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下棋,关键是这棋子都没动过。

        “哎呀!娆娆你怎么回来的不说一声,吓死我了。”说着还惊魂未定地拍拍胸脯。

        “你们可有什么发现?”漓浅又看了看她身后,“我师弟人呢?”

        “他在房里,漓浅,我需要你帮忙医治一个人。”风轻茗看着漓浅郑重说道。

        “嗯?”漓浅疑惑地挑眉。

        房内,风琰陌把林承放在床上,扶着他躺下,转回头就看到风轻茗带着漓浅走进来。

        “就是这位前辈。”风轻茗指着躺在床上的林承说道。

        漓浅顺着她的手势看去,看着床上的人,面露惊讶。

        这不是武林盟主林承吗?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前辈查看伤势。”风琰陌瞥了发愣的漓浅一眼命令道。

        回神的漓浅突然很想打他一顿,这是什么语气,是对师兄说话的语气吗?

        漓浅轻“哼”一声,抬步走到床边。他才不跟他师弟一般见识呢。

        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林承,漓浅再次惊讶。

        床上的人脸面黄肌瘦,精神状态很不好,跟他今天见到的精神饱满,身体强壮的林承完全不一样。

        而且眼前的人的手腕和脚腕上都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痕,还发黑,看上去是被铁链常年绑着留下的痕迹,身上的白色里衣也变得黑乎乎的,看起来很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