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另一个出口

第六十四章 另一个出口

听到风轻茗的回答,林承脸色有些激动,语气急切道:“那你是贝家的什么人?贝岩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我的名字叫贝轻茗,贝岩,是我的父亲。”

        “你是他的子嗣,有何证据证明?”林承瞪大双眼,如雄鹰般锐利的目光看向风轻茗,仿佛要把她看穿。

        风琰陌走到风轻茗身后看着林承说道:“如果林前辈不相信,那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您看。”说着,伸手撕下风轻茗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绝色艳丽的容颜。

        脸上的人皮面具被撕下,风轻茗眼露寒光瞪向风琰陌,“你干什么?”

        竟然随意敢把她的人皮面具给撕下来。

        风琰陌不理会她的怒瞪,而是看着林承轻笑道:“林前辈,这个证明是否充足?”

        看着风轻茗露出的真容,林承眼睛微红,干裂的唇蠕动,声音沙哑地轻喃出声:“你真是贝兄的女儿,你跟你母亲长的真像。”

        “林前辈认识我的父母?”风轻茗惊讶地看着林承。

        “不仅是认识,你父亲还是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而你的母亲希芸是我的义妹。”林承眼眶湿润,看向风轻茗他们的目光不再冷漠,语气变得和蔼可亲。

        风轻茗面露惊讶,没想到她的父母和林承不仅认识,而且关系还是这么密切。

        “当年贝兄和希芸成亲时我还带着妻儿去祝福,并且还定下了娃娃亲,若是希芸生下儿子,就娶我的女儿,若是生下女儿,就嫁给我的儿子。”似是看到了往昔的美好时光,林承嘴角扬着微笑。

        “那日分别之后,因为我事务繁忙,就一直没有机会再去看贝兄和希芸他们,但是令我没有没想到的是,那一次竟然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林承突然面露哀伤。

        “才没过几年的时间,就突然听到南麟国首富贝岩全家被灭门的消息,我当时不相信,因为你父亲为人正直,很少得罪人,并没有什么仇家,所以我一直不相信。”

        “原来林前辈和我父母还有这么深厚的友谊。”风轻茗深有感触说道。

        她原以为除了她父王之外没有其他人是真心对待她的父母和她们贝家,现在看来也并不是。

        “那前辈,请问您又是如何被关在这里的?”风琰陌不着痕迹地轻揽着风轻茗微微颤抖的肩膀,给予她安慰。动作轻得连风轻茗都没有发觉。

        听到风琰陌这样问,林承想起十二年前他被人算计的那一幕,一双虎目透露出寒光,“当年我听到贝家被灭门,我第一时间就是要赶去查实,结果没想到我还没出得了门就突然感觉全身绞痛,竟然毫无意识地倒在地上。”

        “当我再次醒来时就已经被拷在这里,而且面前还站着一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得意地看着我,还说从今天开始他就代替我,坐上那个武林盟主的位置。”

        风琰陌皱眉道:“那个人可是现在假扮您的那个?”

        “没错,而且我突然倒地也是因为他早先就在我的膳食里下了毒。”

        “前辈可知他的来历?”

        “我也只知道他的名字叫江珧,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林承摇头叹息。

        他也真是无能,被人不知不觉地下毒,又被别人在他自己建造的暗道里囚禁了十几年,甚至连对方底细都不知道,他真是枉为武林盟主。

        “林前辈,我们现在就救您出去。”风轻茗走到林承身边想要弄开他手上的铁链。

        林承却摇头劝道:“没用的,孩子,这是用千年玄铁打造的铁链,不管是什么兵器都弄不开也砸不断的,不要为我白费力气的。”

        “不管行不行,都要试一试,兵器不管用,可以用其它方法。”风轻茗把手搭在铁链上,清冷的眸子慢慢变成了冰蓝色。

        然后铁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冰,不一会整条铁链结满寒冰,风轻茗瞳孔一缩,结冰的铁链开始碎裂,成了冰渣落在地上。

        因为十几年来都被铁链拉着保持站着的姿势,现在没了铁链的拉力,林承站不稳,眼看就要摔倒,风琰陌眼疾手快扶住他。

        被扶着靠墙坐下,林承侧头看向风轻茗道:“孩子,你刚才能以气凝冰,使用的是凝冰诀?你修炼了它?”

        “嗯。”风轻茗点头。林承是她父亲的好兄弟,所以也不奇怪林承会知道凝冰诀。

        闻言,林承看着风轻茗的眼神透露着心疼,“孩子,你一定受了不少苦。”

        凝冰诀,贝兄曾跟他说过,那是贝家世代守护相传的武功秘籍。

        要修炼它,就必须在极寒之地进行修炼,过程痛苦异常,所以没有人敢修炼,也没有人愿意修炼。

        风轻茗摇摇头,微笑道:“我并不觉得苦。”

        看她这样,林承更觉得心疼。这孩子一定是吃了很多苦,不想别人为她担心才这么说。

        等风轻茗再把林承脚上的铁链给毁掉,风琰陌才扶起林承说道:“现在要把林前辈带出去让师兄治疗。”

        “嗯”风轻茗点头,“前辈可知道这暗道里还有别的出口吗?”

        他们是从林承的房间里的机关暗门进来的,但是现在那个假扮林承的江珧已经出去。

        若是他们还从那里出去的话,可能就要和他对上,虽然凭他们的武功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他,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还要从他嘴里问出贝啸的下落,而且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林前辈带出去,只能找别的出路。

        “知道,这暗道里的确还有一个出口,就在那张石床下面。”林承指着一边的石床说到。

        风轻茗走过去,照林承说的在石床的左侧用力一按,厚重的石床开始移动,看着那露出的又一暗道口和长长的阶梯,眉头一挑。

        怎么古人建个暗道都喜欢弄在地上,还有那长长的阶梯。

        正想着,风琰陌就已经扶着林承走到她身边,“怎么了?”

        “没什么”风轻茗轻轻摇头,“我先进去探路,你扶着前辈跟在我后面。”

        “好,小心点。”

        见他答应,风轻茗拿下墙壁上点燃的蜡烛走进暗道,风琰陌和林承也紧随其后。

        在他们都进去之后,石床就自动回到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