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暗道里的男子

第六十三章 暗道里的男子

风轻茗皱眉轻瞥他一眼。她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吗。

        语气不悦道:“还是赶紧走吧,看看这条暗道的尽头到哪里,可能那个假林承就在里面。”还有那个贝啸

        风琰陌摸摸高挺的鼻子,轻笑着走在风轻茗身后。

        不知走了多久,看到一道磨得光滑的石门,此时半开着,隐约听到从里面传出的说话声。

        看来这假林承果然在这里。风轻茗和风琰陌对视一眼走过去。

        渐渐走近,那说话声越来越大,也听得清楚内容。

        “林盟主,明日就是你的生辰,我特地来看看你。”

        林盟主?风轻茗皱起眉头,这声音她认得,这是那个假林承的声音,只是他说林盟主,难道是在说那个真的林承,难道他没有死,而是一直被关在这里?

        风轻茗看向风琰陌,见他也是带着疑惑。

        接着另一个人声音传来,“少在这假惺惺的,一个伪君子带和着我一样的脸,让我看着恶心。”这声音听起来苍老有劲,但是却带着隐忍。

        听到这个声音,风轻茗就更加确定了这个人就是那个真的林承,他没有被杀,而是被囚禁在这里。

        石门后

        假林承面目狰狞,一只手掐着面前一个披散着头发,手脚被铁链拷住的中年男子的脖子,厉声道:“林承,你最好不要激怒我,否则我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被掐住脖子的林承毫不畏惧,反而笑道:“哈哈,老子都被你关在这里十二年了,早就不想活了,杀了我反倒让我得以解脱,杀啊,你倒是杀啊!”

        “哼!”假林承掐着林承脖子的手狠狠一甩,忍下心中的怒意,冷冷道:“林承,你想死,我是不会如你愿的,我就是想要你痛苦地活着,生不如死。”

        看着不痛不痒的林承,假林承突然阴邪地笑着说道:“对了,你的儿子和女儿这些年我可是照顾得很好。”

        此话一出,林承眼睛突然变得冰冷,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带着人皮面具,易容成和他一个模样的人冷冷说道:“你要是敢动唯儿和姣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知道林唯和林姣是他的软肋,假林承得意地笑道:“林承,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凭什么威胁我。”

        “就算我真的对他们下手,你又能奈我何。”假林承边说边径直走向石门。

        “我警告你,若是我的唯儿和姣儿受到任何伤害,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看着假林承要走,林承不停地拽动着铁链,铁链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在暗道里回荡着。

        听着声音,感觉假林承就要出来,风轻茗环视一下周围,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正想着是不是要直接跟他对上。

        而她身边的风琰陌突然伸手揽住她的细腰,将她抱在怀里,一个转身把她压在墙上,高大的身材把娇小的她完全挡住。

        风轻茗皱紧眉头看着昏暗中风琰陌戴着面具的脸,正想开口说话,风琰陌的食指却突然压在她的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

        安静的暗道里响起脚步声,被风琰陌抱在怀里的风轻茗被风琰陌挡住了视线,但是她不看也知道是假林承走出来了。

        虽然风轻茗穿着的是一件白色锦衣,但是由于烛光微弱,暗道昏暗,再加上风琰陌穿着的恰好是一件黑色玄衣,他们站着的地方是个黑暗的角落,所以假林承并没有发现他们

        假林承拉了一下墙上的拉环,看着石门缓缓关上,才迈步离开。

        被风琰陌抱在怀里,风轻茗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还有唇上的手指传来的灼热,能闻到他身上的薄荷清香,风轻茗小脸微烫,黑暗中的脸微微泛红。

        扑通扑通。听到一阵心跳声,不知这是她的,还是风琰陌的。

        直到假林承离开了暗道,风轻茗红着脸不自然地伸手推开风琰陌。

        被推开的风琰陌也不生气,而是心情大好,轻笑道:“情况紧急,才出此下策,姝娆不会怪我吧。”

        “不会。”风轻茗淡然道,越过风琰陌去拉下墙壁上的拉环,打开石门。

        风琰陌微笑着看着她,虽然暗道里昏暗,但是他还是能看到她那双灵动的眸子,让他看着心动不已。

        直到石门完全打开,风轻茗和风琰陌抬步走了进去。

        因为里面点着明亮的蜡烛,所以一进去看到的就是一应俱全的石头家具,石桌、石凳、石床等。

        然后就看到石门径直对过去的是一个披散着头发,手脚被如婴儿手臂般粗的铁链拷着,身上穿着的白色里衣已经变得脏兮兮的,看上去已经是很久了。

        垂着头的林承听到动静,他还以为是假林承又回来了,猛地抬起头,然而来人并不是假林承,而是两个长相不凡的男子,他冷冷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暗道是他当初建立霄林门时特地建造的,入口在他房间里,外人根本不会知道,也不可能进的来的,除非他们是那个伪君子的人。

        察觉到林承对他们的怀疑,风琰陌走上前对他抱拳道:“晚辈玄陌,拜见林承前辈,前辈放心,我们和刚才那个假扮您的男子不是一伙的。”

        “信与不信,选择权在林承前辈您的手上,总之您只要知道,我们是不会伤害前辈您的。”风轻茗上前一步拱手道。

        “那你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林承这么问,那就表示他选择试着相信他们。

        “实不相瞒,我们是受到那个假扮您的人的邀请来参加寿宴,然而我们发现了现在的武林盟主有些不对劲,所以我们才决定来好好调查,结果无意中发现机关,这才偶然地来到了这里。”风轻茗解释到。

        “同时我也是为了调查我贝家被灭门的真相就来到了这里。”

        “贝家?你说的贝家可是南麟国的首富贝岩所在的贝家?”听到贝家,林承突然兴奋问到。

        “正是。”虽然对林承的反应有些不解,但风轻茗还是回答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