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酸溜溜的深闺怨妇语气

第六十一章 酸溜溜的深闺怨妇语气

“天色已晚,漓浅想和师弟先回清林院休息了。”风轻茗站起身说道。

        她可不想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她今晚可是有事要做的。

        林承看了看外面的夜色说道:“也是,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漓浅公子和玄临堡主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风轻茗点头表示了一下,就和已经站起身的风琰陌并肩走出正厅,作为侍卫的茯苓和漓浅也连忙跟上。

        林姣在风轻茗说要回去休息时,一双美眸就紧紧盯着她,看着风轻茗就要离开自己的视线,她竟鬼使神差地要迈步跟上去,幸好是林唯即使拉住了她,不然她可就做出不合礼仪的事情来了。

        林唯无奈地看着对风轻茗爱得疯魔的妹妹,他这妹妹不爱就不爱,一爱便是无法自拔。

        直到风轻茗彻底消失在林姣的视线里,她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发觉自己的父亲和哥哥都看着自己,林姣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

        她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失落,朱唇轻启,微微福身说道:“爹爹,哥哥,姣儿有些累了,就先回凌姣阁了。”

        “嗯,去吧。”林承随意地点头应道。

        “妹妹,注意身体,好好休息。”林唯微笑着说道。

        “嗯,姣儿知道,先走了,爹爹和哥哥也早点休息。”说完,林姣的贴身婢女就上前扶着她,慢慢离开正厅。

        看着林姣离开,林唯回头看向林承喊到:“父亲,姣儿她……”

        林承站起身打断林唯的话,边走边说道:“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既然姣儿喜欢那个漓浅,那就想办法成全她吧,这样也能把漓浅拉进我们霄林门。”

        林唯看着林承远去的背影皱起眉头。父亲这是打算把姣儿当做拉拢漓浅和玄临堡的工具了!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他的父亲变了很多,有时还感觉眼前的父亲并不是真正的父亲,而这种感觉早在十年前父亲生了那场大病好了之后就有了。

        可是他怎么也查不到什么消息,就连当初父亲生病时照顾在旁的那些家仆也都是一个也没有找到,就连当初那个为父亲治病的大夫也没找到,就好像是凭空消失的一样,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姝娆阁下这招蜂引蝶的魅力还真是好,看那林小姐是一副非你不嫁的神情。”出了正厅,确定周围没有了外人,风琰陌这才语气酸溜溜地开口说道。

        他的小丫头真是容易被人给觊觎,无论是扮成男子还是恢复女子的装束都能让别人为之倾倒。

        听到风琰陌那酸溜溜的语气,后面的漓浅毫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他这师弟是闹哪样啊?听听这如深闺怨妇般的酸溜语气。

        茯苓抽抽嘴角,一个大男人说话语气这么酸,这是吃醋的表现吗?

        “你怎么还是揪着这个不放。”风轻茗有些生气地看向风琰陌,“我不是都说了不会跟你抢人了吗。”干嘛还用这种酸溜溜的语气跟她说话。

        “什么不会跟我抢人,姝娆,你可别误会,我对那林姣可没什么意思,只是不喜欢她看你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而已。”风琰陌轻笑着解释道。

        他可不希望自己在他的轻儿眼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不然他可就更难攻克她的心房了,那样的话他可怎么办。

        听到风琰陌说对林姣没有意思,风轻茗心微微动了下,看着他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

        “不是说今晚要去查探消息吗?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回去准备。”风轻茗迅速转回身,抬步向着清林院的方向走去。

        “哎,娆娆你等等我,别丢下我。”茯苓见风轻茗走远,急忙追上去。

        对于风轻茗的突然转移话题,风琰陌微愣。

        他的轻儿这是在逃避吗?

        漓浅走上前拍拍走神的风琰陌的肩膀邪笑说道:“走吧,别杵在这里当木头了。”

        风琰陌嫌弃地侧头看着肩上的手,一把拍掉它,“把你的脏手拿开,暗卫就要有暗卫的样子,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说完,面无表情地迈步走上去。

        “脏手?本公子的手可干净可美了,怎么就成了脏手了。”漓浅伸手看着自己的手,白净修长,骨节分明。

        “还有,别以为我真的是你的暗卫,也别对我呼来呼去的。”漓浅与风琰陌并肩而行。

        “看你表现了。”

        风轻茗和茯苓回到清林院,茯苓看着风轻茗住的房间,同样是干净整洁,宽敞舒适,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而且那张床也是很大。

        关键是这么大的房间是风轻茗一个人睡,茯苓顿时羡慕不已,她挤出一抹委屈的表情看着正在寻找着夜行衣的风轻茗说道:“娆娆,今晚我能不能在你这里睡啊!”

        风轻茗停顿了一下手中的动作,瞥了她一眼道:“怎么,林公子给你安排的房间不满意?”

        “何止是不满意啊,简直就是超级地嫌弃,那可恨的林公子居然安排我住在一间家仆住过的房间里,而且还是我和那个漓浅睡在一张床上。”茯苓瞪大双眼说着她今天的不幸。

        “而到后面最不能忍的那就是那间房还会有其他人来住,你说,你会忍心我和一大群臭烘烘的男人挤在一间房里睡觉吗?”茯苓可怜巴巴地看着风轻茗说到。

        害怕风轻茗还会拒绝,茯苓又继续说道:“而且,人家晚上还想好好看看娆娆你妖娆多姿的睡姿。”

        “听到你这么调戏,我突然有改变主意了,为了我的清白,你还是回你的地方睡觉去吧,实在不行随便找棵隐秘的大树睡好了。”

        “啊,别别,我错了我错了,娆娆,你这么好,可一定要收留我啊。”

        “要住在我这里,你就不怕别人误会什么?我现在可是男子装扮。”风轻茗挑眉道。

        “这个没问题的,晚上我在我的房间里等着,等别人都睡着了我再跑到娆娆你这边来睡觉,天一亮我就再跑回去。”茯苓自顾自说着。

        “这样很麻烦。干脆明日我去跟林公子说说让你回到我身边来好了。”

        “这个可以,娆娆你太聪明了。”茯苓兴奋地说到。

        风轻茗轻瞥了她一眼,这算什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