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各怀心思

第六十章 各怀心思

然而风轻茗对于林姣的这个样子并没有什么触感,面对貌美如花,脸颊含羞的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是个男子看了都会忍不住心动。

        但是风轻茗是名女子,对此自然是不感冒,她只是淡淡看了林姣一眼,礼貌性地回应一声:“嗯。”

        听到风轻茗的回应,林姣漂亮的脸蛋染上一抹红晕,嘴角轻轻扬起,心下一喜。

        漓浅公子不仅人长得俊美好看,声音也是如清泉般的动听,就简单的一个字就能让她沉醉不已,这就是她等待了多年的如意郎君。

        林姣害羞着脸缓缓坐下,微微低着头,眼睛时不时地偷瞄着风轻茗。

        这一切都被风琰陌尽收眼底,他不悦地蹙起眉头。

        他的轻儿就是扮成男子魅力也还是未减半分,尽招惹一些花蝴蝶,给他找情敌,还是个女的。

        风琰陌稍微低下头靠近风轻茗一点,用只能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姝娆的魅力还真是大,才不过刚见面,就让人家林小姐对你一见倾心。”

        闻言,风轻茗皱眉,眼神怪异地看着他。

        这股酸溜溜的语气是什么情况?难道他是看上了人家林小姐,怪她抢走了他的风头?

        想到这里,风轻茗也悄悄靠近风琰陌低声道:“玄陌堡主放心好了,我的魅力再大也比不过你,更何况我又不会跟你抢人的。”

        风琰陌一听,嘴角微抽,心下无奈又无语。

        他的小丫头这是在想什么呢!他明明是不满林姣看她那含情脉脉的火热眼神,怎么就被她理解成他不满她抢了自己的风头了,他能说这小丫头是情商低吗?

        而且他喜欢的人是她,怎么会再看上别的女人呢,他是那样的人吗?

        就在风琰陌冥想之际,风轻茗侧头看着他古怪的神情,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只是不知为什么,一想到他对林姣有意思,她就觉得莫名的烦躁。

        而在风轻茗对面的林姣看着她眉头紧锁的模样,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直跳。

        没想到漓浅公子皱眉的样子也是这般好看,叫人移不开眼。

        林姣旁边的林唯侧头看了看自家妹子,又看看对面的风轻茗,暗自摇头。真是妹大不中留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未尝不可,毕竟他妹妹如今已是年芳十七了,之前也有不少人来上门提亲,要求娶他妹妹,但是都被他妹妹以“不喜欢”为由给拒绝。

        他曾多次劝解他妹妹,但每次她都跟他说“今生只愿嫁一心悦之人”。

        虽然他理解妹妹那求嫁心悦之人的愿望,但是看着妹妹这样一天一天地等待下去,直到等到现在的十七岁,他真是为她着急,若是他妹妹的心悦之人还不出现的话,再过一年他妹妹可就十八了,到那时就成了老姑娘,要想再嫁人就很难了。

        不过现在好了,他妹妹苦苦等待的心悦之人终于出现了,这漓浅公子长相俊美如斯,还是个江湖人,再加上他医圣的称号,与他妹妹这个武林盟主的女儿也是般配。

        只是不知这位漓浅公子对他妹妹是何感觉,作为兄长,他定要为他妹妹问一问,不然他怕只是他妹妹一人单相思,最后受伤的还是他妹妹。

        然而坐在林唯旁边的林承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心里盘算着如何用林姣来将风轻茗拉进他们霄林门。

        要是有了这么一个医圣的加入,肯定会让他们多一份坚固的力量,再加上玄临堡的堡主还是他师弟,若是他真的加入了霄林门,那么他们就有多了玄临堡这个强大的后盾支持着他们,这样一来霄林门就能永久地立足于江湖上。

        只是林承不知道的是,在他眼前的漓浅并不是真正的漓浅,而是他们避如蛇蝎的凝雪阁阁主姝娆。

        晚膳就这样在众人的各怀心思中过去。

        林承叫来婢女将餐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就请风轻茗和风琰陌到正厅喝茶聊天。

        茯苓和漓浅还有林唯和林姣也跟着来了。

        “玄临堡主,漓浅公子,明日便是林某时辰,可能会无暇顾及到二位,若是有不周到之处还请见谅。”林承坐在主位上微笑道,全身散发着武林盟主的威凛气质。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假的,风琰陌还真的会因为他的威严认为他就是林承呢,他轻抿了口茶开口道:“这个倒是没什么,明日来给林盟主祝寿的宾客定是不会少,你无暇顾及我们也是情有可原,况且我与师兄一向自来熟,其实林盟主你不必在意我们的。”

        风轻茗点头赞同道:“师弟说的不错,林盟主你明日只需做好你的寿星就好。”

        这样他们也能自由些,好查探消息。

        只是风轻茗话音刚落,坐在她对面的林姣柔声道:“漓浅公子,不如就让姣儿替家父来招待你和玄临堡主吧,爹爹觉得如何?”

        这样也能让她时刻见到他了。

        “多谢林小姐的好意,只是这样漓浅觉得有些不妥。”风轻茗想也没想就开口拒绝。

        笑话,她现在可是男子打扮,就这些古代人迂腐的思想,她怎么可能会随意让一个女子专门来招待她。

        更何况作为一个女儿,在父亲寿宴上不去帮忙招待其他来客,只招待她一人,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和她关系匪浅吗?

        林承摆摆手道:“诶,林某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姣儿她从小聪明伶俐,让她来招待二位,我也能放心地过生辰了,相信二位不会拒绝吧?”虽然是询问,但是语气却是不容拒绝。

        闻言,风轻茗和风琰陌相视看一眼,都能看懂对方眼里的意思,风琰陌微笑着,语气随意道:“当然不会,那就麻烦林小姐了。”

        听到风琰陌的回答,林承看向林姣哈哈笑道:“既然如此,那姣儿你可就要替为父招待好二位贵客。”

        “是,女儿知道,女儿一定会招待好二位贵客,决不会让爹爹您失望,也不会让二位贵客失望的。”林姣缓缓起身行了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的礼仪柔声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