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爱慕

第五十九章爱慕

风琰陌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微笑,轻笑道:“与我无关那是在以前,现在我已经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消息,也把你带来这里了,肯定是要负责到底的,怎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而且,我也不想离开你。

        风轻茗微愣,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好像从中看到了一丝柔情。

        但是她随即甩头,否定心中的想法。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错觉。

        收回目光拿起茶杯轻抿一口,垂眸淡然道:“这可是你说的,今晚我们就去查探一番。”

        “好。”听到“我们”两个字,风琰陌愣了一秒,眼神变得越发温柔,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

        他的轻儿总算是把他当成队友了。

        而另一边

        在家丁的带领下,来到安排好的房间的茯苓站在房门口一脸兴奋地看着眼前的房间,干净整洁,一应俱全,关键是还很大,很宽敞。

        目光扫到那张大床,大的足以躺下十几个人,茯苓心里顿时乐开花了。

        没想到那个林公子给她安排的房间这么大,这么宽敞,床也是这么宽大,真是太好了。

        “你别在这里挡路。”

        听到身后传来低沉好听的声音,茯苓连忙让开,回头看到妖孽俊美,一身红袍的漓浅抬步走进来。

        茯苓瞬间皱起秀眉,“你进来干嘛,这是我的房间。”

        漓浅挑眉道:“你的房间?这明明是给我安排的房间。”

        “胡说八道,这明明是给我的,还是他带我来的呢。”茯苓指着那个给她引路的家丁说道。

        “哼,我也是有人带过来的。”漓浅双手环胸,眼角斜挑,挑衅似的冷哼一声。

        茯苓气结,怒目看向门口的那两个家丁问道:“你们说,这房间是给谁的?”

        两个家丁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走上前一步说道:“两位,根据我们少爷的安排,是你们一起住在这间房间。”

        “什么!”漓浅闻之俊眉紧皱,嫌弃地看向茯苓。

        让他和这么一个像娘们似的的男人住在一间房,这怎么可以。

        漓浅看向那两个家丁问道:“能不能给我换一间房。”

        两人都面露难色,“这个不行,因为我们盟主的生辰将至,所以来此祝寿的各路英雄很多,霄林门空余的房间几乎没有了,这个房间还是我们这些下人住的,现在腾出来专门给那些贵客的侍卫们居住的。”

        闻言,漓浅脸瞬间黑了。想他堂堂一位受人尊敬的医圣,玄临堡的副堡主,现在竟然成为一个暗卫,还要在这么一间下人住的房间里和其他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光是想他都难以接受。

        “听你的意思,这间房除了我们,还会有其他人来住?”茯苓皱眉问道。

        “是的,如果两位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说完,还没等茯苓他们说话,两个家丁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喂,你们”看着两人没了踪影,茯苓生气地鼓起腮帮子,回头看向身后黑着脸的漓浅。

        大大的眼睛咕噜一转,嘴角勾起痞痞的笑,迈步走到漓浅面前伸手勾住漓浅光洁白皙的下巴说道:“漓大公子,今晚我们可就要同床而眠了,可有何想法?”

        茯苓现在的样子,嘴角的痞笑,眼角斜挑,像极了一个色眯眯调戏人的痞子流氓。

        漓浅被她这样挑逗,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就一直定定地看着她,这副蠢萌呆愣的样子让茯苓忍不住笑了出来,“呵,漓大公子莫不是因我的撩拨失了神,竟然忘了反应。”

        被茯苓的笑声拉回现实的漓浅皱紧眉头拍掉茯苓的手,生气道:“茯苓公子未免也太自信了,看你的长得白白嫩嫩的,像个女人,还没本公子的英俊帅气,你凭什么说我会被你撩拨得失了神。”

        他才不会承认刚才他确实有那么一瞬心跳加速,不知所措。从来只有他调戏别人,还没有那个人敢来调戏他的,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哼,是吗?”茯苓得意一笑,她刚才可是看到了他眼中闪过的一丝慌张。

        “茯苓公子与其在这里撩拨我,还不如想想该怎么办呢,难不成你想要和一群人挤在一起睡觉吗。”漓浅调整好情态,面无表情地坐到一旁的凳子上。

        茯苓轻哼道:“我当然不会和一群臭烘烘的大男人挤在一起睡了。”

        她可是女的,为了她的清白,怎么可能会跟一群男人睡在一起。而且就算她是真的男人,也没有和别人睡一张床的习惯。

        “臭烘烘的男人?难道你就不是?”听到茯苓这样说,漓浅顿时感觉不悦。

        “我当然不是男……”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茯苓即刻改口,“我又没指名道姓说是谁,你自己对号入座怪我吗。”

        “你!”漓浅怒瞪了茯苓一眼,然后垂眸不看她。

        “切”茯苓也别过脸去。

        两人的模样有些像刚赌气吵架的夫妻,互相不理对方。

        时间就这样消逝,一直到了傍晚,天色渐暗。

        清林院的风轻茗和风琰陌被林唯来请到饭厅去用晚膳,作为他们的暗卫的茯苓和漓浅自然也要跟着去了。

        只不过只有作为主子的风轻茗和风琰陌可以坐下来用膳,而作为暗卫的茯苓和漓浅两个人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餐桌上,林承作为主人自然是坐在主位上,在他的右边是风琰陌和风轻茗,而左边则是林唯和一个粉面含春,穿着粉黄色长裙的女子。

        那女子坐在风轻茗对面,她看着长相俊美如斯,浑身带着冷漠气息的风轻茗温声问道:“不知这位俊美的公子是何人?”

        说着,她脸色微红,脸上带着一抹娇羞。

        林承看着她这副模样,似是明白了什么,看着风琰陌开口道:“姣儿,这位是玄临堡的玄陌堡主。”

        又看向风轻茗道:“而这位是玄临堡主的师兄,江湖上有名的医圣漓浅。”

        “玄临堡主,漓浅公子,这是我的女儿林姣。”林承又为风琰陌他们介绍道。

        “小女子林姣见过玄临堡主,见过漓浅公子。”林姣站起身向风琰陌和风轻茗微微福了福身,只不过在看向风轻茗的时候声音异常温柔,脸色娇羞。

        明眼人都能看出林姣对风轻茗的爱慕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