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霄林门

第五十七章 霄林门

“既然茯苓公子不会骑马,那就麻烦师兄带着他。”风琰陌语气不容拒绝说道。

        漓浅顿时不爽,他怎么有一个见色忘义的兄弟,居然为了自己的幸福,让他和一个男人共骑一匹马。

        还没等漓浅开口抗议,茯苓眼角斜挑,看着漓浅勾起一抹痞笑,开口答应道:“好啊,能跟漓浅公子如此盛世美男共骑一马,那也不错。”

        看她这副模样,风轻茗就知道她好色的毛病又犯了,骑马走到风琰陌旁边,淡然道:“那就拜托漓浅公子带着茯苓了。”

        于是漓浅万般不愿地骑马走到茯苓面前伸出手咬牙切齿道:“上来。”

        哼!茯苓邪气一笑,伸手搭在漓浅骨节分明的白皙细长的手上,借力飞身上马坐在漓浅后面。

        待茯苓坐好,四人才骑马浩浩荡荡地离开玄临堡。

        风琰陌跑在最前面负责带路,风轻茗速度与他不相上下,而最后面的就是漓浅和茯苓两人了。

        看着骑在他们最前面的风琰陌和风轻茗,漓浅很想加快速度,但是后面的茯苓却以她不会骑马,害怕摔下去为由,硬是要他降低速度。

        漓浅低头看着像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腰间的手,咬牙切齿道:“茯苓公子,在下已经骑得很慢了,还请你把手松开。”

        真的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抱着,对方还是一个男子,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现在还不行,我还是怕摔下去摔成残废,等到了我再放开。”说着,缠在漓浅腰上的一刻也不肯放松,反而越抱越紧。

        “你放心好了,就算你摔成残废,凭本公子的医术一定能治好你的。”

        “那也不成,我怕痛。”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不会骑马也就算了,还怕痛。”漓浅看着她皱眉说道。

        他觉得茯苓是他见过最弱的男人,像个女人似的麻烦多事。

        可他不知道的是茯苓确确实实是名女子。

        茯苓不甘示弱地喊道:“怕痛怎么了,要你管。”她又不是真的男人,还不能怕痛啊!

        “专心骑你的马,不然待会撞到什么,我们就一起遭殃。”

        “哼!”漓浅冷哼一声,转回头不再看她。

        就这样骑了几个时辰,到了一座高大气派的房子前,风琰陌拉紧缰绳,停了下来,飞身下马。

        见他下了马,风轻茗也停了下来,跳下马背,走到风琰陌身边。

        抬头看着眼前高大气派的建筑,眉头轻蹙,“霄林门?”

        这霄林门是当今武林盟主林承一手创建,难道这林承跟她贝家灭门有什么关系?

        正欲开口,就看到从霄林门里出来一个穿着棕黑色绣纹长袍的中年男子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蓝色锦衣的年轻公子和几个家丁。

        看到风琰陌他们,微笑着走过来抱拳说道:“玄临堡堡主能应邀而来,林某甚感荣幸。”

        “林盟主客气,盟主生辰,我岂有不来的道理。”风琰陌淡淡回以一笑。

        “不知这位公子是?”林承看着站在风琰陌旁边的风轻茗微笑问道。

        “他是我师兄漓浅。”风琰陌看着风轻茗介绍道。

        嗯?风轻茗蹙眉,疑惑地看向风琰陌。谎报她的身份,他这是要干什么?

        “原来是医圣漓浅,幸会幸会。”林承又对风轻茗抱拳说道。

        “林盟主客气”虽然对风琰陌的做法有疑惑,但她还是礼貌地淡然应道。

        “那这两位又是?”林承指了指后面慢步走过来的漓浅和茯苓问道。

        风琰陌轻瞥了他们一眼,语气随意道:“他们两个是我玄临堡的暗卫。”

        “哦,原来是暗卫。”林承点头笑道。

        而后面走来的漓浅和茯苓听到风琰陌对他们的介绍皆是一愣。

        茯苓顿时一脸不爽,她怒瞪着风琰陌,“你说谁……”

        还没说完就被漓浅捂住嘴,他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先忍着,别坏事。”

        虽然不知道他师弟这么做的原因,但他知道他师弟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玄临堡主,漓浅公子,一路赶来一定累了,唯儿,厢房可收拾好?”林承向身后的锦衣公子问到。

        “父亲,孩儿早已派人收拾好东院的厢房。”林唯轻声应道,俊秀的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嗯,这就好。玄临堡主,漓浅公子,里面请。”林承微微颔首,伸手请风琰陌和风轻茗进去。

        “嗯”风琰陌点点头,看着风轻茗轻笑道:“师兄,走吧。”

        察觉到风轻茗的疑惑,风琰陌低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有什么疑问,待会再问。”

        风轻茗眉头轻皱,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看着风琰陌和风轻茗被迎进去,茯苓心里憋着一股气,她狠狠踩了还捂着她嘴的漓浅一脚,“你还想捂到什么时候?”

        “你这人。”漓浅吃痛松开手,咬牙看着茯苓,俊美的脸庞皱在一起,可见茯苓下脚有多重。

        “哼!”不理会漓浅的疼痛,茯苓抬脚走进霄林门,留给漓浅一个潇洒的背影。

        在确定脚没有被茯苓踩废后,漓浅这才慢慢抬步走进霄林门。

        这边,林承引着风琰陌和风轻茗来到清林院。

        “玄临堡主,漓浅公子,因着林某的生辰,来客有些多,所以房间有些不够,就暂时委屈两位同住一个院子,这院子里有两间厢房。”林承不好意思地说到。

        “无妨”风琰陌轻笑道,他巴不得这样呢,能和他的轻儿住在一起。

        “玄临堡主,漓浅公子,林某想起还有事要去忙,就让犬子在此招待二位吧!”林承拱手道。

        “嗯,林盟主您忙。”风琰陌点头礼貌一笑。

        林承一离开,林唯就看着风琰陌和风轻茗淡雅一笑说道:“二位可以去看看房间,如若有什么不满意的,在下再给二位做下调整。”

        “我就不必看了,相信林公子的安排。师兄觉得如何?”风琰陌看向风轻茗轻笑问道。

        “我没什么问题,随意。”风轻茗直直地看风琰陌带着面具的脸,淡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