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出发

第五十六章 出发

这时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木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堡主,膳食已经拿来了。”

        风琰陌恋恋不舍地离开风轻茗柔软的樱唇,重新帮她把面纱戴上,这才让木芷她们进来。

        风琰陌起身站在床边,房间里的蜡烛被丫鬟们点亮,等她们将膳食摆好放在桌子上,才摆手示意她们出去。

        风琰陌重新坐回床边,低头轻声在风轻茗耳边唤道:“轻儿,该起床用膳了。”

        而沉睡中的风轻茗朦胧间听到了有人在唤她“轻儿”,好像,好像这么叫她的人只有风琰陌,风琰陌,风琰陌……

        忽然想到什么,风轻茗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含笑看着她的风琰陌,眉头轻皱,“玄临堡主怎么在这?”

        她不是吩咐过不许人进来的吗。

        “听婢女说你睡了一天,东西也没吃,就来看看你”

        “刚才是你在叫我吗?”风轻茗下意识地摸脸。

        还好,面纱还在。

        “嗯,刚才是在叫你起床用膳”看着她的动作,风琰陌忍俊不禁一笑。

        他的轻儿警惕性还挺高。

        “那你刚才叫我什么?”她刚才总感觉风琰陌就在她旁边,还喊她“轻儿”。

        “当然是叫你姝娆阁下了,莫非你是希望我喊得亲密一点,是唤你姝儿还是娆儿?”风琰陌忽然俯下身凑到风轻茗面前调笑道。

        “我们还没熟到那种地步,玄临堡主可别这么叫,不然让别人误会什么可不好。”风轻茗伸手推开风琰陌坐起身。

        闻到了菜香,抬头看到桌上摆好的膳食,顿时觉得有些饿了,穿上鞋子走到桌子旁边坐下。

        风琰陌微微一笑,起身走到风轻茗身边坐下,“相处久了就熟了,更何况总是叫你“姝娆阁下”倒是显得我们很生疏。”

        顿了顿,又道:“你不想别人误会我们什么,那我便唤你姝娆好了,你也直接叫我名字玄陌。”

        “随意”风轻茗淡淡答了一句,拿着一双白玉筷开始吃饭。

        风琰陌也不打扰她,就静静地看着她,心想要是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吃饱饭的风轻茗放下碗筷,抬头就看到风琰陌一直盯着她看,眼里还有淡淡的柔情。

        眉头轻蹙,冷然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风琰陌微笑道,看着她放下碗筷,又问:“吃饱了?”

        “嗯”

        “我让人给你准备好了热水,洗漱完再睡吧”风琰陌叫来木芷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干净,看着风轻茗微笑道。

        “谢谢”风轻茗有些别扭地道谢,毕竟她觉得和他不过才相识一天,他就对她这么细致的照顾,让她有些不适应。

        “好好休息”风琰陌说出这句话,抬步走出房间,留下风轻茗在那里抽搐着嘴角。

        她才刚醒没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再睡着。

        ………

        

        次日,风琰陌早早地起了床,来到清灵轩,刚走进去就看到风轻茗的房门打开了,一身月白色锦袍的风轻茗走了出来。

        看着她这副样子,风琰陌微愣了一下。

        一张俊美如斯的美男脸,长长的墨发用玉冠束起,那双冰蓝色的双眸变回了正常人的颜色,眉心的冰莲印记也不见了。

        走到风轻茗面前,风琰陌打量着她,轻笑道:“怎么想到要易容?”

        “为了方便一点,就改变了容貌,换了一身装束,怎么?不合适吗?”风轻茗低头看着身上的锦袍。

        这是昨晚她让木芷照着她的尺寸好不容易找来的男装,难道不好看?

        “没有,很合适。”风琰陌轻笑。

        这样也好,就不会有事的会觊觎她了。

        “走吧,茯苓公子和我师兄还在等我们。”

        “嗯。”风轻茗走在风琰陌旁边,与他并肩走出清灵轩。

        在玄临堡的大门口,一身青色玄衣的茯苓时不时地看着门口,“哎,漓浅医圣,怎么你师弟去叫娆娆这么久啊!”

        ”这我怎么知道。”漓浅双手抱胸斜靠在门上,微微侧头看着茯苓,嘴角勾起的微笑再加上他那俊美的脸庞,整个人都妖孽无比。

        “哼!早知道就应该我去叫,说不定还能看到娆娆美丽的睡颜呢!”茯苓冷哼到。

        她一直很不爽风琰陌竟然给她安排到离娆娆最远的槿雨轩去,还让漓浅这么一个妖孽看着她不让她去找娆娆,真是可恶。

        “茯苓公子,我奉劝一句,虽然你是凝雪阁的副阁主,但是你还是不要总对姝娆阁主有什么非分之想。”否则以他师弟那性子,肯定不会放过他。

        “哦?非分之想?哼,我的娆娆长得如此美若天仙,如何不让人想要去疼爱她,你对我说这话就是句废话。”茯苓嘴角轻扬,有些挑衅似的看向漓浅。

        说什么非分之想,虽然她是总调戏娆娆,但她又不是个男人,能有什么非分之想。

        “你还真不怕……”刚想说下去的漓浅在看到向他们走来的两人,立刻闭了嘴勾起一抹邪笑走上去。

        “娆娆。”看到风轻茗的茯苓立刻扑上去,但是却被风琰陌拦住了。

        “姝娆现在是男装,你这样子会让人以为你是断袖呢!”

        断什么袖啊!她又不是真男人。茯苓不满地看了风琰陌一眼,走到风轻茗身边盯着她易容后的俊脸轻啧一声。

        “没想到娆娆扮起男子也是这么的好看,又一次大开眼界了。”

        “都一样”风轻茗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

        风琰陌和漓浅只以为风轻茗说的意思是她扮不扮男装都一样好看。

        但茯苓却是知道她的真正意思。

        “好了,出发吧”漓浅走到一匹黑色骏马旁边翻身上马。

        风轻茗和风琰陌也都点头,各找了匹马翻身坐上去。

        “上来”风轻茗骑马走到茯苓面前向她伸出手。

        然而风琰陌不乐意了,“姝娆,你让他自己骑不成吗?”

        他怎么能允许他的轻儿和别的男人共骑一匹马,要和也是和他。

        “茯苓不会骑马。”风轻茗淡淡说道。

        闻言,漓浅哈哈笑道:“茯苓兄竟然不会骑马。”

        “你一个大男人,竟然不会骑马”风琰陌嫌弃地看了一眼茯苓,心里又有些高兴。

        茯苓不会骑马,那他不是在这一方面上胜于他了。

        “不会就不会骑,有什么好笑的。”茯苓有些炸毛,不就是不会骑马吗,有什么好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