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住在玄临堡

第五十三章 住在玄临堡

看着她俩的笑容,风轻茗也微微一笑,“好了,你们这一趟也累了,赶紧回房去休息吧。”

        “是,小姐”

        “嗯,我们这就去”水如和水妩应了一声,都转身离开寒泉宫。

        “哎呀,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休息了”茯苓打了个哈欠,跟风轻茗说了一声也走要出寒泉宫。

        然而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回头看向风轻茗,“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那个玄临堡堡主?”

        “明日一早”风轻茗淡然道。她不想拖太久。

        “好,别忘了叫我,先走了”话音刚落人就已经不见了。

        风轻茗低头看着手里的拜帖,玉指轻轻摩挲着上面的烫金字体。

        玄临堡堡主吗。

        风轻茗身子往后倒去,躺在冰蓝色的柔软大床上,手里还握着那张拜帖,长长的墨发铺在床上。

        望着房顶,风轻茗瞌眸轻轻一叹,渐渐陷入沉睡。

        第二日清晨,风轻茗刚起身换好衣服,正准备戴上面纱时,寒泉宫的门被推开,依旧是穿着一身浅绿色衣裙的茯苓走了进来。

        看到早已穿戴整齐的风轻茗,忍不住调侃道:“哎呀,小茗儿怎么起得这么早,本来还想来看看小茗儿你美丽的睡颜呢,好可惜啊!”说着,又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风轻茗轻瞥了她一眼,抬步走向门口,边走边说道:“出发吧。”

        “这就走了?不用早膳了吗?”茯苓看着她轻笑问到。

        难不成要饿着肚子去?

        “没胃口”风轻茗走出寒泉宫淡然说道。

        她现在只想知道她贝家被灭门的真相,知道那个卖主求荣,忘恩负义的叛徒的下落。

        茯苓撇撇嘴,走在风轻茗身后。看来她只能在路上再买点东西垫肚子了。

        因为玄临堡在江湖上威名远扬,而且他们的堡主在江湖上的威慑力甚至是超过了当今的武林盟主,所以玄临堡并不像凝雪阁那样为了远离尘嚣而使用阵法隐藏起来。

        所以风轻茗和茯苓轻而易举地就找到玄临堡的位置。

        站在玄临堡前,看着眼前的景象,茯苓轻笑出声,“这是知道我们会来,所以早早就安排好了”

        风轻茗挑眉,面纱下的小脸神色有些怪异。

        眼前的玄临堡确实是像传闻中的那样宏伟壮观,高大气派。

        只是那敞开的大门和站在两旁的暗卫是什么情况,这是在列队欢迎她们吗?

        看到风轻茗和茯苓,在大门等候的擎风和御风走上前朝她们拱手道:“欢迎姝娆阁主的到来,我们奉堡主之命在此恭候您。”

        说着,擎风还往风轻茗身后瞄了瞄,没有看到那个他心心念了一天的人,心里有些失落,但脸上却没露出来。

        风轻茗直接问道:“你们的堡主在哪?”虽然和他们两个见过,但是因为擎风和御风都带着黑色面具,再加上她对他们两个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她此刻认不出他们。

        “堡主在殿厅,属下这就带您去见堡主,请”擎风和御风做了个请的姿势,走在前面带路。

        风轻茗轻轻颔首,径直走进玄临堡,被擎风他们一路带到殿厅。

        一进去就看到戴着一个金色面具的风琰陌坐在上方,长发的墨发随意披散,露出的下巴光洁白皙,一身黑色的金丝滚边袍衬得他的身材更加劲瘦挺拔,这在风轻茗看来有些眼熟。

        在看到风轻茗的那一刻玫红色的薄唇轻轻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深邃的黑眸一直盯着她看。

        然而让风轻茗略感惊讶的并不是风琰陌看着她略微兴奋愉悦的炽热眼神,而是坐在他下方的一个穿着红色衣袍的男子。

        那妖孽俊美的容颜,比女人还要白的肤色,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此刻正在上下打量着她,眼角的泪痣给他平添一丝魅惑。

        这男子不就是在品香楼出手帮她解围的红袍男子吗,没想到他是玄临堡的人。

        风轻茗看着漓浅的眼神也就惊讶一秒便移开,她可没忘来这里的目的,而且那也不过是帮过她一次的陌生人而已,现在她是戴着面纱,他也没可能会认得出她。

        看着走近的风轻茗,漓浅轻笑说道:“姝娆阁主来得可真早。”

        “玄临大堡主不是早就料到我会来吗,还派人打开大门等候着”风轻茗看着座上的风琰陌蹙眉道。

        她总觉得这玄临堡堡主跟某个人很像。

        “呵,在下也不过是担心姝娆阁主什么时候来都不知道,担心尽不到地主之谊,这才让人时刻注意着。”风琰陌轻笑出声,声音依旧是低沉好听,只不过是有些沙哑,不像之前的那般富有磁性,这是服用了变声丸的效果。

        听到他的声音,风轻茗才认定他不是风琰陌。

        “废话也不必再多说,请问玄临大堡主何时能告知我们当年贝家被灭门的真相和那个背叛我们的叛徒的下落”风轻茗表示不想多说,茯苓这才开口问到。

        风琰陌邪魅一笑说道:“当然是可以,只不过姝娆阁主要答应我,明日陪我一起去个地方,我才能将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这样他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陪在她身边。

        “好,我答应你”风轻茗一口答应,毫不拖泥带水。

        为了知道那些真相,即使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心甘情愿。

        “既然姝娆阁主答应得如此爽快,那就先请姝娆阁主先住在玄临堡,明日就立刻出发。”听到风轻茗的答应,风琰陌是高兴得不得了,连忙叫来擎风让人准备好给风轻茗和茯苓的房间。

        “那就麻烦玄临堡主了”风轻茗轻敛眸子漫不经心说道。

        “姝娆阁主客气了,我们堡主是巴不得你能留下来多住几天呢”漓浅扬起一抹坏笑,轻瞥了风琰陌一眼。

        闻言,风轻茗和茯苓脸色有些怪异,这是什么意思?

        风琰陌危险地眯起黑眸,看向漓浅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