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拜帖

第五十二章 拜帖

“水妩啊,她在知道那个登徒子是弑杀楼的副楼主之后就急匆匆地跑了,应该是带人去找弑杀楼的麻烦去了,至于水如嘛,是被她给拉走了”茯苓耸肩垂眸一笑,摆摆手,语气平淡道,似是对此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闻言,风轻茗挑眉道:“她们去了多久了?”

        她倒不会担心她们两个会吃亏,毕竟她们两个受到的都是不同寻常的训练,是她将现代职业杀手和古代杀手的训练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的新的训练方式。

        即使是对上世间再厉害的高手,她们也未必会吃亏,就更别说那个小小的弑杀楼了。

        “从她们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九个时辰了”茯苓思索一番,开口说道。

        风轻茗闻之,眉头轻蹙,“九个时辰?那弑杀楼很远?”不然怎么会这么久。

        “并不远,就在皇都的郊外。只不过水妩她还没听我说完弑杀楼的具体位置就拉着水如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可能是找不到弑杀楼而迷了路。”茯苓耸耸肩,两手平摊,我很无奈。

        风轻茗揉了揉眉心,脸色也有些无奈。

        她也清楚水妩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急性子,听别人讲话从来都是只听到一半。

        “小姐,属下有事禀报”,就在风轻茗垂眸轻叹的时候,一身冰蓝色雪花印边袍的水仙进入寒泉宫走到风轻茗面前拱手说到。

        “什么事?”风轻茗淡然道。

        “玄临堡堡主派人送来拜帖,说想要邀小姐您与他见一面。”说着,将手上烫金的红色拜帖递给风轻茗。

        风轻茗接过拜帖,打开看到里面那遒美健秀的毛笔字体,看起来像是主人亲手所写。

        只是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风轻茗眼眸微眯眉头一皱,拿着拜帖的玉手轻微颤抖。

        “小姐,你怎么了?”看到风轻茗的异样,水仙万年不变的冷漠脸露出一抹担心。

        “是拜帖里说了什么吗?”茯苓难得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面色凝重问到。

        风轻茗没有回答她,只是皱紧眉头看向水仙开口问道:“这拜帖是何时送来的?送帖的人是否还在?”语气有些急切。

        水仙虽然心下诧异,但还是开口说道:“拜帖是半个时辰之前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送到凝雪阁名下的一个产业里的,听手下的人说那男子将帖子送到那里说了句“将此拜帖交给姝娆阁主”就离开了。”

        “这样啊。”风轻茗小声轻喃道,轻敛的眸子里有着些许的失落。

        风轻茗瞌眸一叹,朝水仙摆摆手道:“你先下去吧。”

        “是”水仙低应一声,转身退了出去。

        知道她家小姐不愿多说,她也缄口不问。

        看到水仙退了下去,茯苓再次开口问道:“拜帖里到底写了什么,能让你有这么大的反应。”

        看到她的坚持,风轻茗也不隐瞒她,声音略微颤抖着开口,“玄临堡堡主送来拜帖约我见面,说他知道当年背叛贝家的叛徒的下落”

        茯苓闻言面露惊讶,“你相信这是真的吗?”她调查了这么多年都无法查到那叛徒下落,这玄临堡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们玄临堡的调查能力比她们凝雪阁的还要厉害吗?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去看看,反正我们调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既然现在有了一线希望,那么就不能轻易地放过它”而且她还想去会一会那玄临堡的堡主。

        “呵!那好吧,不过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茯苓敛眸一笑,又恢复那玩世不恭的神情,满脸的不容拒绝。

        “嗯”知道她决定的没法改变,风轻茗点头答应。

        “砰”的一声,寒泉宫的门突然被人粗鲁地推开。

        “小姐小姐,我们回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还没看到水妩的身影就听到了她兴奋的喊声。

        风轻茗和茯苓相视一看,眼里都透露着些许无奈。

        “小姐,我和水如,哎!茯苓小姐也在啊!”水妩拉着水如的手跑到风轻茗面前,同时也看到了一旁含笑看着她们的茯苓。

        “你们两个不是说去找弑杀楼算账吗?怎么到现在才回来?”风轻茗略带怒意地看着水妩她们。

        “小姐,那是因为,唔……”水如刚想说话,就被水妩捂住了嘴。

        “嘻嘻,小姐别生气,我们就是出了点意外”水妩笑嘻嘻说道。

        她可不想说她是因为迷了路才回来这么晚的,这多有损她在小姐心目中的形象啊!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们这么晚才回的原因已经被风轻茗猜到十之七八了。

        知道她的小心思,风轻茗也不戳穿她,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们这次去可有收获?”

        “小姐,没有。”水如垂眸说到,一旁的水妩也低着头,一脸的沮丧。

        看到她们这副样子,风轻茗和茯苓都有些诧异,就算是因为迷了路也不至于这副样子吧?

        “发生什么事了?”风轻茗忍不住问到。

        “小姐,我们本想去找弑杀楼的人算账替你出气的,结果我们迷了路不说,等我们找到弑杀楼的时候就看到已经有人先我们灭了弑杀楼,所以我们这次出去没有任何收获”水如垂首敛眸遮住眼里的失落。

        水妩也是委屈地点头轻“嗯”一声。

        说出来还真是丢脸,她们带着这么多人去,结果却被别人先她们一步灭了弑杀楼。

        于是水妩又开始在心里埋怨起了擎风,都怪那个戴着黑面具的男子,要不是他,她们也不会白走一趟了,下次见到他一定要打他一下。

        而此时在玄临堡的擎风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心想他这是感冒了吗?

        “原来是这样,其实没有收获这也没什么的,你们有这份心我已经很高兴了。”风轻茗柔柔一笑,也只有面对真心对待她的人才会露出的温柔。

        茯苓也走到她们身边安慰道:“对啊,虽然你们没有什么收获,但是你们有这份为小茗儿着想的心,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关心了”

        “而且现在弑杀楼也已经被灭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哭丧着脸了,高兴点,不然就不是好看的小美人了”说着,茯苓还不忘调侃几句。

        听到茯苓的调侃,水妩和水如被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