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生气

第三十六章 生气

安炀王府

        “啪啦”

        “啊!凭什么!”从一间满地是花瓶碎屑的房间里传出摔东西的声音以及一声尖锐的怒吼。

        四五个丫鬟低着头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脸上满是害怕的神情。

        在她们面前站着的是一身粉色长裙的风茹,一张漂亮的脸蛋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脸上满是不甘,“为什么什么好事都落到她风轻茗身上,为什么?”说着她又伸手扫落摆在一旁的名贵花瓶。

        闻声赶来的林侧妃一进门就看到地面一片狼藉和地上跪着的丫鬟,她看向一脸怒气的风茹,秀眉一皱,走向她生气道“你看你现在还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吗?”

        一看到林侧妃,风茹脸上的怒气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委屈,她眼圈微红,扑到林侧妃怀里,略带哭腔地说道“母妃”

        看着她这副模样,林侧妃心立刻软了下来,原本还带有的怒意立刻消散。谁让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呢。

        林侧妃温柔地擦去风茹脸上的泪水,心疼道“是什么惹得我的茹儿如此生气,发这么大的火?”

        “母妃,茹儿不服,她风轻茗不过是平康王的义女,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凭什么她就能得到一品郡主的头衔,凭什么她就能嫁给莘王爷”风茹眉头紧皱,脸色阴沉,恨恨说道。

        “原来是因为这事”林侧妃皱眉道,她想起在庆功宴上看到的风轻茗的样子,容貌绝色倾城,气质如初绽的清莲。她看向生气的女儿,挥手让屋里的丫鬟都退了下去。

        拉着风茹走到床榻上坐下,面色凝重道“茹儿可是喜欢莘王爷?”不然她的女儿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闻言,风茹脸颊微红,想起那日在庆功宴上见到俊美妖孽不似凡人的风琰陌,还有他淡漠深邃的凤眸,和嘴角那似有若无的邪笑,她的心就砰砰直跳,脸色通红。

        风茹脸上浮起一抹娇羞,良久她才轻轻点头道“嗯,女儿喜欢莘王爷”

        “母妃,女儿要嫁给莘王爷做他的王妃,您帮帮女儿好不好”风茹拉着林侧妃的衣袖恳请道,眼里满是对风琰陌的爱慕之情。

        “这,茹儿,母妃恐怕没办法帮你”林侧妃面露难色。

        “为什么!母妃不是说过只要是我想要的都会满足我的吗?难道都是骗我的吗?”风茹眼里含着泪,一副随时要落下来的模样。

        “当然不是骗你,你是我的宝贝女儿,母妃当然是想实现你的愿望”林侧妃将风茹搂进怀里轻声安慰。

        “但是茹儿,并不是母妃不想帮你,只是皇上已经为莘王爷和沐阳郡主赐了婚,这是……”

        “她算什么郡主,她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养女罢了,有什么资格当这个郡主!”风茹打断林侧妃的话,生气地推开林侧妃。

        “好好好,她不是,她不是,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母妃会心疼的”林侧妃柔声安慰道。

        “只是茹儿,你听母妃的,莘王爷不是你的良人,除了他,你想嫁谁母妃都不会阻拦你,好吗?”林侧妃柔声劝到。她不希望她的女儿受到伤害,毕竟选择莘王,她女儿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那个沐阳郡主。

        知道她母妃想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风茹只能淡淡地点头,躺进林侧妃怀里轻“嗯”了一声,只是在林侧妃看不到的地方,风茹脸色阴沉至极,眼里满是狠毒的算计。

        听到她的回答,林侧妃欣慰地轻拍着风茹的背,幸好她的女儿入情还不算太深。

        安抚好风茹,林侧妃走出她的房间,对着站在门外风茹的侍女吩咐道“一会你们将小姐房里的东西收拾干净。”

        “是,奴婢遵命”

        “还有,刚才发生的事你们谁要是敢说出去,本侧妃就立刻杖毙她,听清楚了吗?”林侧妃对着一干婢女威胁道。

        “是,奴婢们保证守口如瓶,不会透露一个字”众丫鬟立刻浑身一抖,跪下发誓。

        得到满意答案,林侧妃才迈着莲步缓缓离开,刚走出院门,林侧妃就对身后的一个青衫婢女问道“环儿,王爷现在何处?”她要去找王爷谈谈。

        “回侧妃,王爷此时正在书房”环儿福身答道。

        “那就去书房”

        “是。”

        书房

        安炀王坐在书案后面,俊逸的脸上布满阴霾,锐利的目光看向跪在书案前的暗卫,冷冷开口“你是说本王要的东西确实是在凝雪阁阁主姝娆的手上?”

        “是,只不过现在不在了,最近江湖上都在传,说是凝雪阁内部出了叛徒,又紧接着凝雪阁的镇阁秘籍“凝冰诀”被盗,凝雪阁阁主姝娆勃然大怒,发出追杀令全力追捕偷盗者”暗卫语气恭敬却又不带一丝温度说道。

        暗卫身着一身暗红色的衣袍,腰间挂着有着血红色月牙图案的腰牌,这赫然是江湖上杀手组织血月楼的标志。

        闻言,安炀王眼眸微眯,手指在书案上轻轻敲打着,发出“咚咚”的声响,在安静的书房里尤其响亮。

        “你的意思是说,那凝冰诀秘籍是被凝雪阁的叛徒偷走的了?”安炀王看向暗卫,眼神晦暗不明。

        “属下不敢断言,但是此消息也不是不可信”

        “那凝雪阁的叛徒现在身在何处?”

        “就在血月楼的暗牢里,少主正在审问她”

        “既然如此,你即刻就回去,看泽儿有没有从那个叛徒身上问出凝冰诀的下落,然后再回来告诉本王”安炀王沉声道。

        “是,属下领命”说完,就立刻消失在原地,仿佛从没来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