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大结局前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大结局前篇

        也不知等了多久,等到上官槿快要发狂的时候,管家终于带着那些五大三粗的土匪们走进来。

        上官镇长看到他们,就连忙走上去就骂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事情办好了没有?”

        土匪们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就动手绑了那个管家,上官镇长和上官槿。

        上官槿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五花大绑了起来,急声喊道:“你们干什么,凭什么帮我?”

        “爹,这是怎么回事?”上官槿向上官镇长求助。

        上官镇长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对土匪头子怒目圆睁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们对待恩人的态度吗?”

        “恩人?”土匪头子不屑地啐一声,“你不过是把我们当做是你上官镇长养的一帮狗,只要给点甜头好处就帮你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算什么恩情!”土匪头子狠狠地踢了上官镇长一脚。

        其实他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这一脚踢得挺狠,而像上官镇长这样养尊处优的人自然是承受不住的,被一脚踹得老远,差点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

        上官槿和管家看到上官镇长被揍,顿时吓得停住了,不敢轻举妄动。

        “把他们带走。”土匪头子看到痛声哀嚎的上官镇长,不屑一啐,转身扛着大砍刀走了。

        这老东西的痛还不及他们昨晚所承受的痛的万分之一,他会一一替他和他的兄弟们向这老东西讨回来的。

        “你们……唔唔!”上官槿刚想破口大骂,却被人塞了一嘴的衣衫布料,这是那些土匪们刚从他衣服上面扒拉下来的。

        土匪汉子们动作迅速,很快就把上官镇长他们三人给扛走了。

        医馆

        日上三竿,刘掌柜和医馆药童才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揉着酸痛的脖子走出房间。

        走到前堂,看到茯苓正在给漓浅的伤口换药,就走过去。

        “茯苓大夫,你们起的好早!”

        茯苓给漓浅包扎好伤口说道:“不是我们起早了,而是你们起迟了,都已经亥时了,若是再晚点,可就是午时了。”

        “啊!都这么晚了。”医馆药童惊讶地说到。

        “也不知是不是昨日太累了,昨天晚上似乎睡得格外的熟,今早起来还腰酸背痛的,浑身不舒服。”刘掌柜捶捶自己的背,脸色疲惫。

        “可能是你们昨日太累了,所以晚上睡得不太好,一会我给你们配些安神茶,喝完就会好点了。”茯苓说到。

        她知道刘掌柜他们昨晚是因为什么才会睡得那么死,那些土匪们的迷药被刘掌柜他们无意识中吸入太多,需要用药才能够把残余的迷药给清除掉。

        “那好,那就多谢茯苓大夫了。”刘掌柜他们谢过茯苓就去各忙各的事情去了,毕竟起了这么晚,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帮漓浅包扎好穿好衣服,茯苓稍微收拾了一下,对刘掌柜说道:“刘掌柜,我有要事出去一趟,可能会晚些回来,来看病的病人就交给你们了。”

        “哦,哦,好,那茯苓大夫你早去早回,医馆有我们看着。“刘掌柜点头说到。

        “苓儿,我……”

        漓浅还未说完,茯苓就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开口打断他道:“你身上的伤没好,你就好好地在这里待着,不然伤口再裂开恶化,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好,我在这里等着苓儿便是。”漓浅不得已答应到。

        他可不能惹他媳妇生气,万一又被他气跑可怎么办?

        他可没有办法去追回来,身上还受着伤呢。

        “嗯,我很快就回来。”茯苓点头,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出了医馆,茯苓来到和水仙她们约定的地方,一间平安镇外郊的破房子。

        “茯苓小姐。”看到她过来,水仙就走上去说道:“人已经绑过来了,就在里面。”

        “嗯。”茯苓点头走进去,看到了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的上官镇长他们三个人。

        茯苓和水仙一走进去,那些坐得懒散的吊儿郎当的土匪汉子们立刻站得笔直,土匪头子迎上去说道:“女侠,我们按你说的把人给绑过来了。”

        茯苓看了一眼地上的被五花大绑的三人,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上官镇长,对土匪头子问道:“他这样,你们动手了?”

        土匪头子看了一眼如死人般一动不动的上官镇长,不屑道:“这老东西不老实,就给他点教训,谁知这么不经打,就一直昏到现在就没醒。”

        “那就拿水把他泼醒。”

        茯苓的话让土匪汉子们恍然大悟,赶忙跑去打水。

        他们怎么就没想到拿水泼?

        “你是什么人?把我们绑过来究竟想要做什么?”被蒙住眼睛看不见的上官槿听到一阵女声,就猜想是绑他们来的主谋。

        上官槿刚说完,茯苓就迈步走过去,似是感觉到有人朝自己走过来,以为是要杀他,上官槿有些害怕地往后退。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我?”

        茯苓在上官槿面前蹲下,说道:“无冤无仇?你对我有非分之想,你和你的父亲又借刀杀人,想要我未婚夫的命,你说我们有没有仇恨?”

        “什么?”上官槿有些反应不过来。

        茯苓一把扯下上官槿的眼布,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上官槿不适应地眯眯眼,等他适应过来,看清了在他面前的人,“茯苓!”

        “怎么会是你?”上官槿满脸的难以置信。

        茯苓没有回答他的疑惑,转身看向后面打水回来的土匪汉子,说道:“动手。”

        得到指令,土匪汉子把打来的水一桶一桶地泼到上官镇长身上,昏迷中的上官镇长就这样被泼醒了。

        醒来的上官镇长一阵哆嗦,因为看不见,所以就急声斥骂道:“狗娘养的野匪子,你们绑着我究竟想做什么?你们是想毁约?”

        听到上官镇长骂他们,土匪汉子们想要再上去狠揍他一顿,但是茯苓还在这里,他们也不敢乱来。

        茯苓冷眼看着上官镇长,开口道:“一镇之长,竟也会如此骂人。”

        “你是谁?”听到陌生的女声,上官镇长愣了一下。

        茯苓眼神示意,土匪头子上前扯下上官镇长的眼布,让他好看到面前的茯苓。

        “是你!”上官镇长还是见过茯苓一面的,毕竟茯苓之前救过上官槿一次。

        “看到我很惊讶?”茯苓脸色冷漠。

        “确实是很惊讶,我儿子那么喜欢你,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上官镇长冷哼一声。

        茯苓皱眉道:“喜欢我?喜欢我就是派人来杀我的未婚夫?”

        “什么?!”上官父子二人脸色惊讶。

        上官槿脸色复杂道:“漓浅是你未婚夫?你们早就认识了。”

        “是。”

        茯苓坚定的回答让上官槿心情复杂难以言喻。

        原来他才是那个第三者,那他这些天做的岂不是像跳梁小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