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以其人之道

第二百八十五章 以其人之道

        等到简单地处理好伤口之后,漓浅继续向山下而去,但因为失血过多,还未来得及走到山下,就晕倒了,正好摔进了斜坡里面,也因此躲避了那些人的追杀。

        茯苓听了土匪头子说了前面的事情经过,怒道:“还说你们没有伤他,漓浅身上的多出轻伤不都是你们动手弄成的吗?”

        “不是,我们是伤了那位公子,但也就让他受了点皮外伤,也不是太碍事的。”土匪头子辩解说到。

        “皮外伤?”茯苓直接被他们给气笑了。

        “若不是你们之前让漓浅受了轻伤,之后又见死不救,漓浅他又怎会被其他人给伤成那样,又怎会在山上摔倒受伤?这些责任你们是推卸不了的。”

        土匪汉子们无奈地哀嚎道:“那女侠,你究竟想怎样才能放过我们?”

        茯苓不为所动,土匪头子又道:“女侠,只要你肯放过我们,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都成!”

        只要能放了他和他的弟兄们,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茯苓眯起眼睛说道:“真的?让你们做什么都愿意?”

        “对,只要你答应放了我们,过往的都不再追究,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在所不辞!”

        “好,这可是你们亲口说的。”茯苓勾唇一笑,看得这些土匪汉子们背脊一凉。

        他们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跳进了别人挖的坑里一样呢?

        翌日

        休息了一晚,漓浅体力恢复了一些,悠悠醒来,看着他还躺在医馆的房间内,他立刻坐起来,见房间内无人,担心茯苓出什么事,他连忙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要跑出去。

        茯苓端着刚煮好的汤药走进来就正好看到跑下床的漓浅,见他东倒西歪的就要站不稳的模样,茯苓连忙跑过去扶着他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你的伤还未痊愈,还不能下床走动知不知道?”

        看到茯苓,漓浅连忙上前抱住她道:“苓儿你没事,没事就好。”

        他真的怕极了他的苓儿会出什么意外。

        茯苓单手抱住他安抚道:“我当然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伤不但没好还恶化了,快点给我坐回床上待着,再趁热把药喝了。”

        茯苓拉着漓浅走回床上坐好,靠在床头,端着汤药稍稍搅拌一下,让它没有那么烫嘴。

        漓浅看着茯苓说道:“苓儿,昨晚那些人……”

        茯苓将药递给他说道:“昨晚那些人是土匪山上的土匪,现在已经被赶走了。”

        “土匪山?”漓浅皱紧眉头,“竟然又是他们!”

        “听你的意思,是与他们有过节?”茯苓问到。

        尽管她昨晚听了那些土匪头子的话,但是她也不会完全相信他们,她还是要亲自问过漓浅才可以。

        漓浅喝着汤药,顿了顿说道:“是有些过节。”

        茯苓挑眉,问道:“之前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还有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来的?”

        漓浅将空了的碗放到一边,说道:“为了找你,来到了这里,偶然撞见有人在跟那些土匪们做黑心交易,不小心被他们发现,就动起手来。”

        “所以你身上的刀伤也是他们弄的了?”茯苓皱眉说到。

        漓浅摇头,“也不全是,那帮土匪无意与我作对,真正伤我的是与那些土匪们做交易的人,他们出手狠辣,招招想致我于死地。”

        “那些跟土匪们做交易的人,是平安镇镇长的人。”茯苓想起土匪头子跟她说过的话。

        “错不了的,平安镇的镇长一定是跟那些土匪有什么勾结。”漓浅点头说到。

        在土匪山上时,他就隐约听到那些土匪和送银两的人的对话,说的就是平安镇和平安镇镇长与土匪之间的什么交易。

        茯苓说道:“他们确实是有勾结,昨晚我在审问那些土匪的时候,他们就全都交代了。”

        “说是上官镇长与他们约定,只要那些土匪们不下山骚扰平安镇的居民,在上官镇长需要的时候提供助力,镇长就会每月给他们送上粮食和银两。”

        “想不到这镇长竟然会这样做,为了平安镇居民的安定生活,居然会跟那些土匪们做交易。”漓浅低头沉思。

        茯苓皱着眉沉声说道:“他这样做也不全是为了平安镇的居民,更多的是为他自己。”

        表面上看他是为了平安镇的百姓才会如此,但是仔细想想,他作为一个小镇的镇长,家产是有多大才会每月都给土匪们上万两白银?她不相信这些钱的来路都是光明的。

        漓浅道:“不管他是为了谁,也不管他的家产来路是否光明,总而言之他这样做是保全了平安镇的百姓不受土匪的骚扰。”

        “这里没有朝廷和官府管制,镇长就是这样的最大权力者,这里的事我们无权干涉,是福是祸,这都是平安镇的事情。”

        茯苓道:“你说的是不错,但是那个上官镇长想杀你,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见茯苓想要替他出头,漓浅轻笑道:“苓儿想怎么做?”

        茯苓坏笑道:“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今晚你就知道了。”

        “好。”漓浅宠溺一笑,他倒要看看他的苓儿要怎么为他报仇。

        在上官府的上官镇长在等待着那帮土匪们带回的漓浅的死讯,等得有些急不可耐了。

        “爹,为何那些人还不回来?都一个晚上了,难道是他们临阵脱逃不肯帮我们了吗?”坐在椅子上的上官槿不耐烦地问到。

        “肯定不会的,那些人都是贪财之徒,我给他们那么多的银两,他们不可能会放弃而临阵脱逃的。”上官镇长负手而立说到。

        “那为什么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听到漓浅的死讯,这样也就没有人能再跟他抢茯苓了。

        上官镇长来回走着,说道:“现在白天人多眼杂,可能他们需要避开镇民们的耳目才能回来传消息,再等等吧。”

        上官槿脸色很不耐烦,但是也没有法子,只能坐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