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661章 我自行我人间道

第661章 我自行我人间道

        晚餐时,南子和暗香、疏影还未归来,陈玄丘便让大家多等了一阵儿。

        又过片刻,三女方归,各自买了些衣裳头面,有说有笑的,尤其是暗香疏影,看起来快活的很。

        她们在伏妖塔世界时,哪有这样的日子。

        虽说那个世界也渐渐形成了小社会,也有店铺生意,但是身为阴影门人,活在阴影中的刺客,其实比之现在,更少自由。

        陈玄丘看在眼中,却是若有所悟。

        道有万千条,生活的方式何尝不是。

        他既已是修行人,当然也追求修为的进境,尤其是如今已经有着不逊于太乙境的修为,他更加明白力量强大的可贵。

        但是,他并不稀罕天界诸神又或者西方极乐天的生活方式。

        天界诸神是将六欲七情归化为执着的、唯一的追求,以专注虔诚来促进修为的进步。

        而西方极乐天,则是努力追求无欲无求,达至空明见性,从而获得修为的进步。

        但是,天赋七情六欲,各有所向,人应该对它们有所控制、从而才区别于没有灵识的野兽,但是不是要彻底割舍,抛弃为人的根本?

        一定要似人而非人,才能得到强大的力量?

        先天神兽是不讲求这些的,但是他们的终极力量,不亚于圣人。

        巫妖两族也不讲究这些,但是他们的最强大高手,同样是纵横天地。

        四大先天神族败落,巫妖两族继起,接着两败俱伤,人族修士主宰了天地。

        可是这些人族修士,不同于先天神兽和巫妖两族的是,他们出身于人,最后却是脱离了人,“背叛”了人,不再把自己视为人,似乎那副皮囊以及人族的六欲七情,全是他们追求至高力量的阻碍。

        真是这样吗?

        不,也许,这只是抵达修行彼岸的一条路。

        创世之神盘以力证道,是一条路,可是,盘身陨了。

        以他先天神躯,尚且不能成功,所以,世间罕有人肯再进这条路。

        鸿钧崛起来,世间流行的便是他传下的道,他所指的路。

        可是,如今多宝顿悟证道,没有鸿蒙紫气之助,一样到达了彼岸。

        现在,知道这件事的还不多,但是陈玄丘相信,等他正式开宗立教,向三界传播教义之后,世间修行人便会多一条路,而不再如从前一般,人人走的都是鸿钧之路。

        那么,抵达彼岸的路,是不是就只有这些了?

        再没有新的路了吗?

        真武体术的至高奥义、西方新教的无明实性,先天神族的率性自为,他迄今还没有能力修炼的无为经上的最后一篇那高深莫测的经文,一一闪过陈玄丘的心头。

        陈玄丘坐在那里,依旧用着餐,与众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但是心中的了悟,却让他的身上,渐渐流转起了道韵。

        陈玄丘身上的变化,在座诸人几乎都没有察觉,只有霸下除外。

        众人之中,以霸下修为最高,陈玄丘不知不觉间浸入了对道的理解与思索,只有他隐隐有所觉察。

        霸下偷偷打量着陈玄丘,却看越是惊讶,他不明白,为什么昨天的陈玄丘与今天的陈玄丘会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异。

        忽然之间,他已经看不透陈玄丘的深浅了。

        人,可以在一日之间,便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么?

        他这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了?

        李玄龟坐在他旁边,正在恶狠狠地瞪着陈玄丘。

        对陈玄丘,他向来不太服气,随着陈玄丘走南闯北,勘察各方地形,尤其是奉常院的情形过程中,他一直在苦练狂猎传给他的练体之术。

        这套练体术与陈玄丘的真武体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李玄龟特别适合修习这种功法,功力突飞猛进。

        所以,他也就越来越不安份了。

        他倒也不想做别的,就是想跟陈玄丘再打一场,用他的拳头狠狠揍陈玄丘一顿,出一口恶气。

        但是,霸下转眸,看到了儿子跃跃欲试的神情,便叹息一声,低声道:“玄龟,不要再想了。”

        李玄龟不服气地道:“凭什么,就算追随了他,就不能跟他动手了?

        我跟他切磋一下成不成?”

        “成个屁!”

        霸下翻了翻白眼儿,没好气地道:“你老子我,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

        李玄龟大吃一惊,道:“爹,你可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的修为,能超过你?”

        霸下苦笑道:“如果你爹我老眼未花不曾看错的话,陈玄丘如今已经是太乙境以上的修士,我不是他的对手。”

        霸下有些消沉,在葫中世界,人家是老天爷,这是没办法的事。

        这就像出身,人家出生就是太子,你比不了,也没法比。

        但是在这葫外世界,他们的修为造诣,却是靠自己的勤修与领悟的。

        可是在葫外世界,他还是比不了陈玄丘,这就有点太打击人了。

        李玄龟张口结舌,太乙金仙级别的高手?

        陈玄丘?

        凭什么!可是,自己这爹虽然不太靠谱,总也没有坑自己儿子的道理。

        陈玄丘……真有了太乙境之上的修为?

        再望向陈玄丘时,李玄龟不禁暗自沮丧,他以为自己的进步已经足够神速,可是当他发现人家的进境居然比他还快百倍时,那打击就太沉重了。

        如果对方的进境还有追赶的余地,差距只能激发他的斗志,但是当双方的差距已经天壤之别,拍马都追不上时,那一个人的斗志,就只能被彻底击溃了。

        “咳!明天,大家就要回转中京了,介时,霸下兄、玄龟侄儿,你们可径往奉常寺报道,已经招揽的各方高手,都在那里集结。

        不日,我们就要赶赴太平关,毕全功于一役。”

        龟灵拍掌雀跃道:“好啊好啊,到时候我要凭着一口勾动剑,叫姬国叛贼晓得我的厉害。

        师父,今儿下午,我和哥哥切磋过,我比兄长,如今也只略逊半筹了。”

        陈玄丘笑道:“你根骨好,而且霸下一门气血雄浑无双,也最适合体术修炼。

        你好好用功,待西方新教开宗立教之日,自然还有好处与你。”

        龟灵得了师父夸奖,不由得喜上眉梢。

        南子却道:“明日回了中京,我也去奉常寺报到么?”

        陈玄丘道:“要打败太平关外姬军容易,但要让天下人识破他的真面目,尤其是识破在他背后暗中相助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天界修行者的真面目,却需费些功夫。

        你本出身于姬国,南氏乃姬国大姓,或可从中发挥大力。

        “南子道:“你是想派我回姬国,搜罗姬侯那些见不得人的证据?”

        陈玄丘道:“平天下易,平人心难。

        若没有铁证如山,如何能让天下人识清素有贤名的姬侯真面目?

        如何相信他们敬仰崇畏的天神,不过是为一己私利,视众生如草芥的人物?

        你不要小看了这件事,很重要。

        “南子点点头,似笑非笑地道:“啧!这是连中京都不让我去了,直接打发我去姬国么?

        好吧,你说重要,我去就是。

        只是,你真不是寻个由头故意打发我避开么?”

        龟灵好奇地道:“南子姐姐,我师父为何要寻个由头打发你避开,你要有危险么?”

        南子对着龟灵笑靥如花:“姐姐我可没有危险,危险的是你师父。

        我估摸着,东夷画璧的朱雀辞,怕也要赶到中京了。”

        龟灵惊讶地道:“朱雀辞是谁,她很厉害么?”

        南子笑吟吟地道:“厉害,非常的厉害,尤其是她的火,都不用放出来,只要一听,你看,你师父马上就要焦头烂额了。”

        陈玄丘露出尴尬之色,讪讪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瞪了她一眼。

        霸下看着陈玄丘,原本突然发现他的修为已深不可测的紧张却是一扫而空。

        不论修为多深,他还是他,居然会惧内。

        陈玄丘走的是人间道,便不用担心他有朝一日,会随着修为进境的提升,没了人味儿。

        龟灵拍着胸脯道:“师父,你不用怕,徒儿帮你,谁要敢欺负我师父,我就揍她,我的天雷地火勾动剑,也能用火呢。”

        一旁,李玄龟却是瞪大了眼睛,惊诧地道:“东夷朱雀辞?

        你们……你们怎么认识小雀儿的?”

        南子道:“朱雀辞可是陈玄丘的正牌未婚妻呢,怎么,你也认识她么?”

        李玄龟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肉眼可见地挺了起来。

        “突突突突……”李玄龟浑身哆嗦着,怒气值迅速攀升。

        霸下诧异道:“玄龟,你怎么了?”

        李玄龟突然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地大叫起来:“原来小雀儿一直躲着我,竟然是为了你!是可忍,孰不可忍,陈玄丘,我要向你挑战!”

        霸下一脸嫌弃地看着儿了,这个呆瓜,都告诉他不是陈玄丘对手了,偏要自找苦吃。

        “糟糕,还是被他知道了。”

        陈玄丘刚要拒绝,忽然心中一动。

        陈玄丘马上笑眯眯地道:“你真要向我挑战?

        玄龟兄,刀枪无眼、拳脚无情啊。”

        霸下一听,马上紧张起来,向他求情道:“小儿莽撞,还请陈少保手下留情。”

        李玄龟还没动手呢,父亲先为他示弱求情了,这让火冒三丈的李玄龟愈发大光其火:“爹,你不用替我求情,陈玄丘,你敢不敢交手?”

        陈玄丘一拍桌子,撸胳膊挽袖子地站了起来:“你竟敢打我媳妇的主意!你肯罢休我还不肯呢,走走走,咱们到郊野里去,好生较量一番。

        我不打得你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ps:上部最后一卷开始鸟第一卷        软红十丈踏清凉        第二卷        搅风搅雨中京城        第三卷        东夷再觅朱雀辞        第四卷        天柱未折地维绝        第五卷        伏妖塔中人世界        第六卷        南疆巫神通天柱        第七卷        倒拔奉常立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