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85章:破译部分日军电报

第385章:破译部分日军电报

        “罗,我跟徐贞商量了一下,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了。”奥斯本兴奋的过来找罗耀说道。

        “是吗,这么快?”

        “嘿嘿,我们美国人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奥斯本笑道。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想办个西式的婚礼,但是徐贞说,我们的身份不适合抛头露面,还是简单的办一个中式的就行了。”奥斯本道,“你们是她的娘家人,我来当女婿好了。”

        “你的身份,的确不宜大操大办,免得惹来闲话,但也不能太随便了,婚宴打算在哪里办?”

        “这个好像还得要得到你的同意才行。”

        “你要是不打算请外面的客人,咱们就在自己的食堂办,如果你要是有外面的朋友,那就只能去外面找个饭店了,但是,还得要低调。”罗耀道。

        “就在咱们食堂办吧,去外面太招摇了。”奥斯本道,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现在是真怕再碰到那样的绑架事件。

        “行,那就这么定了,你把日子给我,我来安排,保证给你们俩办的漂亮了。”罗耀点了点头。

        奥斯本递给罗耀一张纸条。

        “9月18号,农历八月初六,这个日子不大好吧?”罗耀一看日期,立马皱起了眉头,这不是九·一八吗?

        “这不是好日子吗?”奥斯本有些奇怪的问道,我问过很多人了,好事成双,六六大顺?

        “奥斯本,你知道吗,九年前的这一天,日本关东军在东北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武装占领我国的东三省,这个日子对你来说没什么,可对全体中国人来说,是个悲伤耻辱的日子,你要是在这一天举办婚礼,在你们美国无所谓,但是在中国,只怕是不合时宜。”罗耀解释道。

        “那换个日子,9月20号怎样?”

        “这个行,八月初八,这听着也吉利。”罗耀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去准备去了。”

        望着像个老顽童一样的奥斯本,罗耀忽然觉得,这个美国佬对这段感情可能是认真的,至少这一刻是。

        ……

        一眨眼功夫,徐济鸿回到山城已经有三天了,局本部催着她去山城特训班报道,她万般不情愿,但还是去了。

        担任密电通讯教官,同时兼任敌后情报收集工作的助理。

        一人身兼两职。

        本来特训班那边给她安排了住处,但是她不愿意住,非要住在兽医站“招待所”,没办法,再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特训班方面还是同意了她的要求。

        徐济鸿倒是很想去“骚扰”罗耀,可是她连兽医站的大门都进不去,即便是以外客的身份进来,那也是由宫慧陪着。

        不给她任何机会。

        倒是她还乐此不彼。

        其实时间长了,宫慧也明白,徐济鸿未见得就是真的对罗耀有意思,她就是故意的气自己,或者是“好玩”。

        我得不到,还不能“口花花”一下?

        反正她跟顾原的事情,宫慧和罗耀都已经知道了,顾原跟他们过去还是共过患难的组员呢。

        ……

        欧洲战场不利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德军进展如此之快,令全世界震惊,而波军的败退和无能也令世界为之咂舌。

        德国人发明了一种新的战术,那就是“闪电战”,全世界的军事家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波兰战场上。

        一种新的战术诞生,让全世界对战争的形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战争不再是挖几条堑壕了。

        相比而言,中国战场上中日两国军队的对决,还像是一战时候的方式,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当德国人的钢铁洪流碾压波兰的国土,一泻千里,毫无抵抗之力,灭国只是在旦夕之间。

        英法两国除了色厉内荏之外,似乎根本阻止不了这一切,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波兰被灭国。

        下一个会轮到谁?

        德国已经称霸欧洲了,他们最恨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

        ……

        “站长,刚截获的电报,日本内阁决定,要跟苏俄人进行停战谈判,授权给日本驻莫斯科大使东乡与苏俄外交委员会……”这一天晚上,迟安拿着一份电报,直接推门走进了罗耀的办公室。

        他知道,罗耀每晚都在的。

        “嗯,马上抄送侍从室和局本部。”罗耀看了一眼,直接在电报上签字吩咐道。

        “是。”

        “站长,你带回来的那四本密码本经过这几日我们的分析和评估,有用,我们已经掌握了一部分规律,可以尝试对日军密电吗进行破译。”迟安道,“这还是从英国人那里得到的恩格尼密码机起了作用,他们给我们的是当初德国人出口给日本的原型机。”

        “是吗,看来英国人对日本人也是警惕的,不然他们搞原型机干什么?”罗耀嘿嘿一笑道。

        “是呀,这下帮我们大忙了。”

        “我想能不能派一个小组去湘城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靠近战场,更容易截听日军的密电通讯,掌握第一手资料。”迟安道。

        “这个就比较难办了,不是我说了算的,我试试看吧。”罗耀当然知道这么做的好处,可是一来密译室人手不足,二来,这也不是他说能做就能做的,军统在军事主官眼里那都是些搞阴谋的特务,天生不待见。

        迟安笑了笑,他也明白这个道理。

        日本跟苏俄停战,那中国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日本又换了新外相,是海军的一个退役大将,野村吉三郎。

        ……

        “毛秘书,怎么了这是,大家情绪都不高?”罗耀前往罗家湾十九号局本部汇报工作,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大家都闷头做事儿,死气沉沉的。

        毛齐五道:“汪氏在静海成立了特工总部,丁默涵和林世群分别担任正副主任,还有之前叛变过去的王天桓也做了特别顾问,戴老板很生气,发了一通脾气。”

        “这特工总部不是早就成立了?”

        “这一次是正式对外公布了,汪氏这是打算要另立一个中央,跟国府分庭抗礼。”毛齐五说道。

        “看来所谓的和平救国不过是卖国求荣的遮羞布而已。”

        “你说得对,你今天来找戴老板有事儿?”毛齐五问道。

        “嗯,是有些情况汇报一下。”

        “好事儿?”

        “嗯。”

        “能否先跟我说说?”毛齐五问道。

        “没问题。”罗耀嘿嘿一笑道,“这第一件事,就是奥斯本顾问要结婚了,婚期定下来了。”

        “真的?”毛齐五惊讶道。

        “这我还能骗您,您和主任的请柬我都带来了。”罗耀嘿嘿一笑,从随身的皮包掏出一张大红的请柬递过去。

        “行,到时候我要是没别的事,一定参加。”

        “人来不来没关系,关键是份子钱不能少。”罗耀嘿嘿一笑。

        “又不是你结婚,他一个美国人,估计也没那么多讲究。”毛齐五哈哈一笑。

        “还有,咱们不是从乔治·凯文那边弄的那笔钱嘛,丞相已经在香港购买了我们所需要的紧缺物资,通过咱们的渠道运回来了。”罗耀道。

        “这是个好消息,戴老板听了一定高兴。”毛齐五点头道。

        “这第三,我们破译了一部分日军通讯密电,级别不高,但对局部战场而言,能起到关键作用。”罗耀道。

        “你说的是真的,没撒谎吧?”

        “毛秘书,我敢拿这种事儿跟您开玩笑?”罗耀严肃的说道。

        “这可了不得,你呀,真是能给人惊喜。”毛齐五大喜过望,别看这只是一部分的日军密电通讯,那就是从零到一的突破。

        过去,国府的密电破译机构日本陆军的密电通讯那是束手无策,反倒是有情报现实日军的密电破译部门对国军的密电通讯屡有破译的消息,当然,也未见证实,但事实上,日军对国军作战计划和意图掌握的程度极高,除了一部分情报泄密之外,难道就没有密电通讯泄密的情况吗?

        国军的密电通讯编码技术并非一无是处,而是没有统一的密电码,如果有统一的密电码的话,那下面那么多的山头的部队调动的秘密岂不是全部都被国府掌握了?

        都统一了,他们也不愿意这么干,而地方山头的密电通讯技术能力可就参差不齐了,有的几年使用一套密码都不带更换的,密电码早就被人破译了。

        这只要有一个漏洞,那到处都是漏洞,漏洞变成大洞,大洞就变成决口了,结果,己方的布置和战略意图全部暴露在敌人的眼鼻子底下了。

        “走,走,跟我一起去见戴老板,他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的。”毛齐五欢喜万分的拉着罗耀就往外走去。

        ……

        “毛主任,戴老板吩咐了,谁来都不见!”密室门口,毛齐五和罗耀都被卫士给拦了下来。

        “我跟罗站长有要事汇报,戴老板若是知道我们汇报的事情,一定会见我们的。”毛齐五道。

        “不行,毛主任,您别为难我们。”卫士苦着脸,他若是放人进去了,毛齐五和罗耀没啥事儿,他们可就倒霉了。

        “站长,你来找戴先生?”面对油盐不进的卫士,毛齐五和罗耀也没办法,只能先打算回去再说,刚要转身,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声音还挺熟悉的。

        扭头一看,不是于淑衡又是哪个?

        “于秘书啊,好巧,我来找主任汇报一点儿事情,这不,被拦下来了,进不去。”罗耀忙道。

        “稍等一下,我进去问一下。”于淑衡直接走向那密室的门,门口的卫士目不斜视,连伸手拦一下的动作都没有,显然于淑衡有这个特权。

        罗耀与毛齐五相视一眼,讪讪一声。